第五章 青青

魔道巨擘系统 +A -A

  面对疤子脸飞踢而来的一脚,江诚眼神冷冽了下来。

  这一脚太猛太快,如果是在未修炼吸星大.法之前,即便他也学了基础拳脚,也压根儿不是对方的敌手,会直接被这狠辣的一脚给踢断几根骨头。

  他本来是不想惹什么事端的,可现在看来,有时候不是他不想惹事就能安然置身事外。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丹田中内力一个激荡,直冲到了脚底百汇,江诚感觉整个人都变得轻.盈了许多,脚步后撤一个野癞倒爬树的步子踩出,脚步飞点地面就仿佛发了癫痫似的速度快得惊人。

  只是一个刹那,他已然避开了疤子脸飞踢而来的一脚,对方那强劲的腿风掀动他的衣袍,这一进一退之间,他是惊险避过。

  “嗯?”

  另外一群本还准备进入荣耀堂的黑衣弟子都诧异驻足,疤子脸一脚落在地面,同样一脸的惊诧,感到十分的意外。

  他这一脚看书寻常,但踢出去的速度和角度,却不是寻常人可以避开的。

  江诚一个普通杂役弟子竟然避开了他这一脚,这难道只是一次意外?

  “好小子,看来我陈疤子还小瞧你了,来来来,让你陈爷爷看看你还有多少本事,今天陈爷爷要踢爆你的卵黄。”

  疤子脸一脚落空被这么多人瞧着,感觉无比羞辱,双眼已经显露出了杀机,今天他誓要杀江诚泄愤,管他来头怎样。

  江诚心中一沉,也起了些杀念。

  这还真是我退一步敌人进一丈,真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强悍内力缓缓在体内蠢.蠢.欲.动,面对咄咄相逼的陈疤子,江诚也不打算留手了,既然今天已经杀了人,那索性就杀个痛快,谁想要他的命,他就先解决了对方。

  反正现在已经到了荣耀堂,只要通过荣耀堂的门派考验,他就可以成为一名低级弟子,纵然杀了其他弟子也罪不至死,花些钱财银两疏通关系就能摆平。

  陈疤子一声暴喝冲向江诚,他同样没再留手了,双爪在空气中舞动虎虎生风,坚硬的手爪撕扯空气发出爆响。

  一旁的刘哥等人都看得眼睑微眯,眼神都有点儿嘲讽似的为江诚感到可怜。

  他们明白,陈疤子已经动了杀心,甭管江诚刚刚是怎么凑巧躲过一劫的,这一次江诚绝对再也躲不过去,必须得躺尸。

  嗡!

  两只利爪落下,即将就要抓.住江诚的两个肩膀。

  江诚明白,一旦被对方抓.住了肩膀,对方立即就可以直接卸掉他的两条手臂。

  他两腿成弓便要出击,可在此时一道劲风突然从斜后方激射而来,咻地一声速如奔雷。

  陈疤子神色剧变,即将抓.住江诚肩膀的两爪慌忙变招拦截。

  然而他的动作还是稍迟了半步。

  所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这迟了半步便要付出.血的代价。

  陈疤子一声痛呼,胸口靠近肩膀处不知何时已经多出了一道柳叶飞镖,深入了体内两寸,虽并非要害,却也是实打实的受了重伤。

  “青青......”

  刘哥等一帮在旁观战的人都神色微变,包括刘哥在内都眼神流露出了忌惮之色。

  陈疤子惨叫着退后五六步,一脸惊容以及愤怒瞪着江诚身后的来人。

  江诚这时也愣了一下,情况转变的太快,他打消了出手的念头转身看向身后。

  “江诚。”

  香风临近,一名穿着黑衣以青色丝巾束发的娇俏女子靠近了过来。

  她走路轻.盈蹦跃,活泼无限,大眼睛望着江诚含笑,精致的脸蛋儿上都因美丽笑容陷下去了两个小酒窝,瑶鼻绛唇,肤嫩肌白,气质清灵给人一种古灵精怪的感觉。

  这样一个美女,却出身在天魔门这种尔虞我诈杀人不眨眼的魔窟,这样古灵精怪的活泼气质,简直是与周围这种魔门弟子的阴沉狠辣格格不入。

  但她就是出身在魔门,是十数万天魔门低级弟子中的翘楚人物――青青。

  曾经有很多人被青青貌美如花的外表以及活泼纯真的性情迷惑,他们想要接近青青,盘算得各种肮脏念头各种邪恶企图都有,但最终那些人都死了。

  刻意接近青青的,只有一个人活了下来,这个人就是江诚。

  因为江诚接近青青,并不抱有什么邪恶的企图,他曾主动救过青青一命。

  从此他也就被青青所庇护。

  “呆.子,发什么愣呢?你今天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又被那姓黄的刁难了?”

  青青看着江诚有点儿走神儿,不由深处瓷器般的小手轻轻弹了一下江诚的脑袋。

  这种亲昵的举动,在天魔门中,青青也只会对江诚做出来。

  江诚回过神,摸了摸有点儿痛的额头,点了一下头,又摇了摇头,样子看起来很傻。

  “我来这里是想晋升成为弟子门徒的。”

  “什么?”青青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一旁打算开溜的刘哥等人闻言也微微吃惊,旋即心里感到好笑,暗骂江诚不自量力。

  陈疤子见青青注意力已经被江诚吸引过去,连忙向刘哥一批人那边靠拢。

  青青却冷哼一声,抬眼便扫了陈疤子一眼,都不见她是怎么起手的,只看得黑色袖子微微一甩,就有两道破风声急促传出。

  江诚目光一闪,青青的出手虽快,但他现在的体质经过内力洗练改善后已得到了极大提高,眼力已经可以捕捉青青刚刚出手的手势。

  青青的实力的确很强,远超普通低级弟子一大截,她学的更是基础暗器这一门很难练成的功法。

  现在看来,果然是这种越难练的功法,最终练出火候以后就越具备威力。

  陈疤子惨叫一声,屁.股上已然扎了两道柳叶镖,简直是看着都痛。

  “打了我的人,就要付出代价,陈疤子,这次算是给你一个教训,下次再冒犯我青青,你就不会是站着从我眼前离开了。”

  青青笑盈盈地说着这一番煞气凛然的话。

  江诚在一旁摸了摸鼻子,心中暗道这丫头说话还真是口没遮拦,感情自己都成了她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