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人为财死

魔道巨擘系统 +A -A

  “大......大胆江诚,你知道你是在干什么吗?快放开黄执事!”

  光线阴暗的茅屋内,看到江诚竟然一个照面就擒住了黄达的脖子,李有量简直不敢置信得差点咬断自己舌头,心中发寒声色内荏的低喝起来。

  江诚目光冰冷,嘴角含笑,凝视着一脸惊骇盯着自己的黄达,对于李有量的叫嚣他完全就没放在心上。

  “黄执事,你说得不错,要怪,就怪你太弱了......”

  冷冷轻笑,江诚将这句先前黄达说的话返还了回去。

  黄达瞳孔一缩,双手紧紧抓.住江诚的胳膊想要反抗,但在内力运行的状态下,江诚这看似不怎么强壮的胳膊却如钢浇铁铸一般,根本不是黄达所能撼动的。

  手掌一用力,咔嚓一声脆响,黄达眼中瞳孔放大,被江诚这一爪直接掐断了脖子气绝身亡。

  临死他都难以相信,曾经任由他欺压的江诚竟然拥有如此实力,他竟然是死在了江诚这个从未放在眼里的杂役手里。

  “啊!......”李有量发出恐惧的大叫,看着被江诚随手抛在地上如破麻袋般的尸体,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袭上他的心头,毫不犹豫他转身就要逃跑。

  江诚冷哼一声猛冲而过,手掌便似穿云飞箭一般猛窜而过,直接戳在了李有量的后颈部位。

  又一声咔嚓骨碎的脆响,李有量哼都没哼一声扑倒在地,死得不能再死。

  “系统提示:任务人为财死完成,获得任务奖励活跃值200点,是否兑换活跃宝箱?”

  江诚选择了否,算是明白了这任务难度所谓的小试身手是什么意思。

  大概系统判定他现在的实力超过黄达和李有量太多,所以任务难度很低,奖励也就不算太丰富。

  没有去管李有量的尸体,江诚快步走出房间打开门。

  环目四顾,四周没有一人,空旷的山腹中只有写虫鸟鸣啼之声,周围的茅屋中很是安静,所有人现在都已经去完成黄达的任务去了。

  江诚面无表情,沉吟片刻关上了房门。

  过了约莫十几秒后,江诚陡然再次打开房门,在打开房门的瞬间他耳听八方眼观四路打量四周,目光锐利的就仿佛老鹰扫视周围的所有动静。

  这次终于确定,这会儿附近是没有人的,江诚稍稍松了口气,第一次杀人,他出奇的没有任何不适感,反而在经过最初的激动热血后,开始变得很冷静,或许他是真的适合做一个心狠手辣的魔门弟子。

  关上门后,江诚转身走向了地面的两具尸体。

  李有量,这是个彻头彻尾的只会趋炎附势的小人,跟在黄达身边没少为虎作伥,死了也是活该。

  至于黄达,江诚看向这个真正的天魔门弟子。

  对方这半年来没少刁难他,可现在却也死在了他的手里,可以说是因果报应,同样活该。

  不过对方的身份却是个麻烦,天魔门的弟子死在了自己门内,还是被他这样的一名杂役给杀死的,一旦门内高层追究下来,他将死无葬身之地。

  而最重要的是,这个黄达还有个名叫黄子睿的堂弟。

  黄子睿同样也是天魔门的弟子,资质比之黄达还要好,虽然也是最低级的弟子,可据说这次的门内大比,在低级弟子中黄子睿就是一个夺得前三甲的热门人选,在一群低级弟子中的声望比之黄达要强多了。

  江诚不清楚李有量和黄达来找他是否还有其他人知道,现在既然已经下了杀手,江诚也不会后悔。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还是会下杀手。

  无他,在天魔门中,竞争就是这样的激烈,弱肉强食。

  今天黄达发现了他有巨款,如果不杀死黄达和李有量,消息传出去,麻烦只会更大。

  至于交出千两白银这样的事情,江诚不会做也不愿选择。

  这么一笔巨款,就算他交出去了,从何解释这笔巨款的来历?

  反而会因为软弱的表现吸引来更多人不善的窥探。

  把黄达和李有量的尸体拖到了房间的角落,江诚又在房间中收拾了一下,将白银都堆到了床底下藏好,旋即直接出了门。

  这次的事情想要处理好其实很简单,只有一条途径,那就是成为天魔门弟子。

  天魔门的弟子分为好几个层次,从地位最高的真传弟子再到下面是入室弟子,而入室弟子之后则分为内外门弟子,最后才是多如蚂蚁般的低级弟子。

  江诚现在只是天魔门的一个杂役,连蚂蚁都不如,是那种可以随意被魔门弟子打杀的存在。

  事实上这半年以来若不是承蒙青青的照顾庇护,江诚早就会被看他不顺眼的黄达随手给杀了。

  现在,江诚杀了黄达,那就是弱小的蚂蚁大胆咬伤了人。

  没被查出还好,一旦被查出,自然会有天魔门的刑罚执事找上门来,没有第二条路可选,一命偿一命。

  江诚明白时间紧迫,事态更是严峻,出了茅屋后就直接来到了之前准备清扫的那片建筑群。

  此刻,这片建筑群中时而会有些身穿黑衣的弟子穿行而过。

  这些也都是最低级的弟子,他们看到江诚要么无视要么不屑,全都匆匆行过。

  江诚看到这些人能避则避,他现在还没有成为魔门弟子,能低调点就尽量低调。

  快走到荣耀堂时,江诚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有一群人向着这边冲过来。

  “让开让开!”

  有人在后方发出呵斥。

  江诚眉头微皱,连忙让开道路。

  几乎也在他刚刚让开道路的瞬间,一群黑衣低级弟子就从他的身旁冲过,其中一个疤子脸还鄙夷看了他一眼,咔了一口浓痰直接往他脸上吐。

  江诚神色微变,连忙后撤一步避开。

  那一口痰打在地上发出一声啪地脆响,极具侮辱性。

  “嗯?你还敢躲?”

  疤子脸黑衣弟子一下子站住了脚步,双目露出凶光盯着江诚。

  其他人闻言也都停了脚步,带头是一位额头有剑痕的中年汉子,看了眼江诚后对疤子脸皱眉道,“疤子,算了,任务要紧,这个杂役被青青那娘们罩着,不要惹事。”

  “青青,呵呵呵,就算青青那骚娘们儿今天来了我疤子也不惧,刘哥你们先去接任务吧。”

  疤子脸压根儿听不进去,他现在看到江诚这幅一点都不惧怕自己的模样就愤怒,话说完直接就狞笑着大步冲向江诚飞起一腿。

  这一脚飞踢不简单,是走马急停的一个蹬腿,力道无比可怕,显然是下了狠手!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