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财帛动人心

魔道巨擘系统 +A -A

  收势,回身简单的整理了一下床铺上的东西。

  江诚把两瓶养气丹都装在怀里放好,一些碎银子也找了个破布袋装了进去。

  至于那铺满一床的一千两白银,江诚想了想,打算全都给扔进床底下。

  才这么想着,江诚突然听到了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这声音隔着一道门不算太清晰,如果是他没有修炼内功心法之前,根本不可能听见房外的脚步声,但现在他却能察觉。

  脚步声是直奔他的房屋方向而来的。

  江诚神色微变,这个时候竟然有人来找他?

  不及多想,江诚连忙把床铺上的白银抓起往床底下藏。

  然而嘭地一声,房门直接被人给踹开了。

  一声粗厚的大嗓门响起。

  “江诚,你竟然敢跑到房里偷懒,我看你最近真是胆儿够肥了。”

  踹开门的赫然就是前不久还杀死三名灰衣杂役的蟑头鼠脑男,很难想象他这瘦弱的身体是怎么爆发出那么粗厚的嗓音的。

  在他的身后还有一人,赫然便是之前交代江诚任务的那名天魔门中年弟子黄达,此刻满脸寒霜。

  江诚心中暗道不好,床.上还有接近一半的白银没有藏好。

  果然,闯进房的两人突然不说话了,江诚甚至都能听到这二人猛地变.粗重的呼吸声。

  “银子,这......这么多银子!”

  蟑头鼠脑男呆了,双目发光盯着江诚床.上那白花花的银锭子,眼神中是赤.裸裸的贪婪之色。

  财帛动人心,连身为天魔门低级弟子的黄达都瞪大了眼,目光中露出了贪婪和杀机。

  江诚转身时看到这二人的神色心中就是微微一沉,事情到了这一地步,似乎接下来会发展成什么样,已经不需要多想了。

  “大胆江诚,没想到就是你这窃贼多日来行窃,将我黄达辛辛苦苦积蓄了多年的财产盗窃了一空,今天若不是李有量发现你行窃并及时通知我,倒还真让你就此逍遥法外了。”

  身穿黑衣的黄达一脸愤慨之色,望向江诚的眼神中却带着浓郁的杀机。

  一旁蟑头鼠脑的李有量闻言直接懵逼了。

  江诚是窃贼?

  是他发现了江诚行窃?

  李有量一个激灵立即反应过来,顿时一脸义正言辞的看向江诚,“没错,江诚你这个小偷,若非我今天发现你行踪诡秘的进了黄执事的房间,并且及时将此事汇报,说不定还真让你这小子行窃得逞了。”

  江诚神色慢慢冷了下来,这两人还真是够无耻的,一唱一和的直接就给他定了罪,还把他这银子判定为赃物想要吞下,真是好大一顶帽子。

  “系统提示:激活任务人为财死,任务要求,击杀面前两名敌人。任务难度:小试身手。任务奖励:活跃值200点,任务失败惩罚:死。”

  “任务失败就是死?”江诚被这系统霸道狠辣的提示给吓了一跳,他完全不会怀疑系统这提示中的真实性。

  不过转念一想,任务如果失败了,他的下场还真是好不到哪里去。

  在这天魔门中,怀璧之罪的道理有多严重不必多说,放跑了黄达他们任何一人,下场都绝对很难过。

  “江诚,你也不用狡辩了,让你乖乖当狗你不当,现在撞到我手上来,你也就只有死了?”

  黄达看着江诚戏虐冷笑。

  江诚心中一跳,神色冷了下来,双目闪烁寒芒,“你想杀我?”

  “大胆,就算黄执事要杀你,你也只能跪着受死,还敢顶嘴?”

  李有量气得一哆嗦,压根儿就没料到平日里向来是逆来顺受很好欺负的江诚,现在竟然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说出这样的话。

  这是想干嘛?

  想造反?找死?破罐子破摔想拼命?

  “李有量,关门。”黄达也没想到江诚这次竟然改了性子,竟然变得这么有勇气,不由诧异,但他却没放在心上。

  现在他的心已经被那一床的银子给占据了,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杀了江诚,夺了这笔不义之财。

  他完全不理解江诚是哪来的这么多的银子的,可这些都不需要去想了。

  现在他既然看到了这笔银子,那么这笔财富就是他的了。

  或许杀了江诚会招惹和他一样同为天魔门弟子的青青,更或许这笔银子就是青青给江诚的,但这些都不需要太顾忌。

  一个青青还奈何不了他黄达,有了这笔银子,完全可以买通一些师兄为他压下此事,青青就算闹腾,为一个死人她一个女子还能闹腾多久呢?

  李有量不叫嚣了,满脸阴笑的关了门。

  他向来跟在黄达身边阿谀奉承惯了,这样不要脸够阴暗的事情也做多了,现在黄达这么交代,他就明白了黄达的打算。

  门一关上,外面的阳光彻底与屋内隔绝,房屋里一下子变得有些阴暗。

  黄达慢慢走向江诚,冷冷笑着,“江诚,我本还想慢慢的玩弄你,毕竟一条听话的宠物狗活蹦乱跳的还是挺不错的,但可惜,上天不给我继续玩弄你的机会了。

  记住,你死的原因就是,你太弱了。”

  说完这句话,黄达出手了。

  他成为天魔门弟子已经有十几年的时间,虽然一直都是一名普通的最低级的弟子,但手头上的基本功夫却不弱。

  这一出手,黄达脚掌趟着地面擦出一条痕迹,弓步上前眼神锐利,手掌似虎爪一个下劈,虎虎生风快如迅雷。

  一掌打得空气作响,江诚能感受到面部的肌肉都被掌风刮得刺痛。

  对方的基本功很扎实,体魄也绝对比他要强。

  这一掌若是在今天没有修炼吸星大.法之前,他根本无法闪避开来,承受下这一掌绝对要重伤,而对方后续的进攻会在三个回合之类就终结他这条小命。

  但现在。

  江诚双目精光湛湛,内力流转了一丝到达手掌劳工穴,同样不甘示弱箭步踏前,拳头从肋下出击翻转击打过去,便似一条毒.龙出洞,印向黄达猛劈而来的虎爪。

  “嗯?”江诚这一手让黄达看得目光一呆,这分明是基本拳脚功夫里的毒.龙出洞一式。

  然而交手只在瞬息,就算看清了江诚这一招以黄达的实力也不及临时应变。

  龙虎相争,拳掌相碰!

  一声炸响,气劲伴随着骨裂的声响爆发。

  黄达一声惨叫,在李有量一个哆嗦的恐惧眼神中,被江城一拳轰断了右臂,还未退避开来,江诚眼神冷冽,已改拳为爪,一爪擒拿轻易扣住了黄达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