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章 自我定位

天外重生者 +A -A

  不是火车是什么?

  见鬼了吗?

  郝婷的脸唰的一下就白了……实际上她对社团场地的抱怨,不仅仅因为距离火车道太近,还有偏僻和人烟稀少的因素在里面。

  她虽然接受了外星式的人生再教育,某些知识领域达到了人类中的巅峰,但本质上来说她还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女生,一个喜欢看恐怖小说,胆子却不大的女生。

  “你们没开玩笑……吧?”

  郝婷拿起水杯,手心有点发软,接着喝水的动作来掩盖神色的惊慌。

  于明正瞧出来郝婷情绪上的不对劲,也想不到原因,想用开玩笑的方式去缓解郝婷的紧张,说:“你不信李二傻还不信我么?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正因为郝婷很了解于明正,知道他如所说的那样几乎没有说谎吹牛的坏习惯,所以她才更加惶恐不安。

  感觉可以做的了假,但是眼线不会啊……

  对于化妆术,郝婷自信不会出现这么大的失误。越是自信,越是难以理解先前走廊里出现的异常震动,如果不是火车,那会是什么?

  其实有件事一直深藏在她的内心深处。

  前些日子,她跟踪温谦亦一直来到了奉京市西郊,最后在半道上失去了踪迹。她不甘心,顺着马路继续往前走了大概半个小时,然后她看见了此生难忘的奇异景象――

  天空突然多出来一大片乌云,几百米外出现了一个卷着闪电的龙卷风……短短的数秒过去,龙卷风立刻消失不见,天空又恢复了晴朗。

  她坚信……这个世界上存在着某种自己不知道的神秘力量。

  直到温谦亦走进房间,郝婷依旧在胡思乱想。

  “简单说一说接下来的计划。”温谦亦单刀直入,说话不拖泥带水,直接交代话题主旨。

  他望向李闯,说:“李闯,你对《深渊勇者EX》这款游戏有多少了解?”

  李闯一愣,这不就是前几天一直忙着当客服的游戏么?

  他以为这款游戏是SCP小组的第一个客户,根本没想到温谦亦就是次元游戏的制作者。

  “《深渊勇者EX》是国内一家不知名工作室制作的核心向游戏,无论是玩家还是媒评分,都代表着国产RPG游戏的顶尖水准。虽然有仿造《地下城》的嫌疑,但是游戏玩法和任务剧情的设计上,更像是一款纯粹的探险类游。根据估算,每个月的营收流水大约在八十万人民币左右。”

  李闯擦拭着圆框眼镜,仿佛关于游戏的资料全都保存在他的大脑中,堪比电子储存介质。

  “这款游戏的主要问题局限于其小众设定。完全架空的西幻风格并不是很讨喜,即便游戏中细节做得十分完善,但这也带来了解密元素过多的困扰。”

  郝婷暗暗呼出一口气,将刚刚的惊惧压在心底。加入到话题讨论中。她没听说过这款游戏,提出了自己的疑惑:“游戏里细节多还不好么?这样不是能显得更加真实嘛……”

  李闯咬着字眼:“真实度并不能成为衡量游戏质量的最关键指标。画面质量一般,但是凭借创意独特、玩法出色而大红的络游戏,我想不需要去举例吧,只要不是络文盲都应该听说过一二,因为这类游戏实在太多了。”

  郝婷撇撇嘴,明显听出来李闯口中的络文盲另有所指,这种朋友间挤兑的小玩笑她也不会生气。

  “理解很透彻。”温谦亦点点头。

  郝婷从温谦亦和李闯的对话中,大致明白了SCP活动小组接下来的主攻方向。她偷偷瞄了一眼温谦亦,然后若无其事地盯着李闯问说:“那你说,如果想要做一款爆红的游戏该怎么做?”

  李闯沉吟片刻:“嗯……应该从玩法入手吧。以我们目前的情况,再找一些开发经验丰富的人手,想要开发一款轻量级的游不是难事。算上美工和后期调试,不到一个月就可以拿出成品。”

  他将笔记本电脑搬过来,手指灵巧地敲击着键盘。李闯的赌术称得上出神入化,手指上的功夫造诣极深。郝婷和于明正还没看清李闯的动作,他就做完了一连串让人眼花缭乱的操作。

  “但是――”李闯扶了扶圆框眼镜,面无表情:“我们需要一个明确的研发方向。”

  “在这个渠道为王的时代,宣发渠道更重要一点吧。”于明正摸头笑了笑,突然插话说。

  郝婷不太懂:“刚刚还说研发呢,怎么又说到渠道了?”

  于明正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先望向温谦亦,看到他点头同意后,才组织语言缓缓说出心中的想法:“我对游戏运营懂得不多……但是我明白一个道理,酒再香也怕巷子深。常常有人提起‘叫好不卖座’这句话,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你没有发行和宣传的渠道,玩家们从哪里了解这样一款游戏?仅凭借口碑和玩家自发宣传十分不现实。络游戏是一种时间消耗品,本身有着游戏寿命的限制,不可能存在永远大红大紫的作品。举个不恰当的例子,比如说冷门的好看电影,再怎样好看即便等口碑传开,电影早就因为排片的关系下映了,最后制作方陪了个血本无归。”

  “不仅如此。游戏运营时的维护工作更是重中之重……”李闯接过话题继续说。

  最终这两人的意见综合起来,归咎到底还是自身底蕴不足、人手太少,开发游戏很容易,但是想要占领市场太难。

  郝婷望着讨论得面红耳赤的李闯和于明正,抿了抿嘴。

  她不像男人那样对络懂得很多,但作为女人,她看待问题的角度完全不同,或许更加犀利能够直击问题本质。

  郝婷望向温谦亦,款款问说:“团长,我们为什么要做游戏?是为了钱,还是……其他的什么?”

  温谦亦笑了笑。

  这才是理想的手下。

  他刚刚坐在椅子上一直旁听着李闯和于明正的讨论,虽然没有露出不耐烦的表情,但心中不免生出一些失望。制定计划的本质是达到目的,李闯和于明正只关注过程却忽视了最重要的结果。

  等郝婷问这话,另外两个家伙也跟着反应过来。

  他们到现在都不清楚温谦亦创办SCP活动小组的缘由,只是一直在闷头做事。但由于教育注射剂的作用,他们即便疑惑不解,也不会对温谦亦的言论和命令有反对想法。

  温谦亦观察着这三人的表情,用手指轻点桌面,交代自己的真正想法。

  “我要的是对这个社会的影响力。游戏只是其中一个手段。”

  换做是任何一个人说出这话,旁人都会认为是狂人痴语,喝多了酒在这里大放厥词。只不过是个没离开大学象牙塔的学生,谈什么对社会的影响力?以为自己是谁?

  但郝婷等人对此深信不疑。

  别人不知道……他们可清楚温谦亦的手段,事后温谦亦没有隐瞒地告诉他们这是药效作用,但是他们心中没有任何怨言,反而是对温谦亦赐予新生十分感激。

  影响这个社会?那需要爬到多么高的地方啊。

  顶尖娱乐公司?还是制造业大亨、或者是互联巨头?掌握着富可敌国的财富,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无数人的神经,在任何一个省份都是极为重要的经济助力,这样才能被称为对社会有影响吧……

  “没有人脉关系,不依存体制,甚至人手都怎么足够……我们做得到么?”郝婷有些犹豫。

  “你们觉得金浪雅会所的老板张生,这个人怎么样?”温谦亦突然提了个问题。

  郝婷犹豫说:“手下很蠢。”

  “一惊一乍,观察力极为低下。”李闯轻蔑地笑了笑。

  于明正挠挠头:“一个愚蠢又迟钝的商人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种说法一点都不狂妄。他们三个之间的完美配合,没有留下一丝证据,着实把张生吓了个半死。

  温谦亦没多说什么,只是从怀中取出一个MP3,然后按下了播放键。

  “张生,49岁,奉京生人,名下资产高达5.7亿人民币。原奉平街十三兄弟领头人,经营放贷生意起家,在01年开始,通过投资电影、房地产等手段进行洗白。现为奉京著名慈善家,市人大代表,政商两界恒通,与奉京市副市长赵爱民关系密切。其人手段阴狠冷酷,在奉京市的地下圈子里,有着宁犯阎王莫惹张生的说法……”

  “别人对他的看法,跟你们有点不一样啊。”

  郝婷想解释什么:“可是……”

  “你们没有错。真正的错误在于――”

  温谦亦微微一笑:“你们还把自己归类在普通人的范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