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章 老师有点不对劲

天外重生者 +A -A

  “星灵科技中,关于人体精神力的第一个使用方法:激活磁场络的能量信道,利用磁能引发该区域的带电物质进行电荷交换……”

  温谦亦认真地将实验现象与推论记录下来,然后又进行了一些简单的实验。

  他重新启动能量共振器,将作用区域进一步缩小,变得更加精准。通过一系列的测试,他发现在不同的介质上,以他目前精神力所能激发的放电强度完全不同。

  在实验记录中,放电强度按照饮用水、空气、橡胶和毛皮、导电金属依次递增。这说明精神力起到的最大作用是引导,而不是凭空产生电荷出来。

  温谦亦揉揉太阳穴,多次实验测试让他感觉有种用力过度的头痛感,他再次检查了一遍实验报告:“果然是合理的科学现象,而不是扯蛋的电系异能啊。”

  暂时摆脱了SOM17的命令与束缚,温谦亦渐渐恢复了原本的性格。

  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调教训练,有些东西已经深入到骨子里永远都无法改变了。例如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温谦亦越来越享受当下这种自由探索科学的滋味,任何一个新奇现象都能让他高兴很久。

  磁能络……

  温谦亦继承了SOM17的小心与谨慎。他清楚,自己大脑中拥有的这些外星科技,不可能一直躲避开有心人的视线。但在窥视与试探都无法避免之前,他需要有足够的自保手段。

  一张让政府与政治势力都忌惮的底牌。

  磁能络作为星灵科技的核心,就是他今后最大的依仗。

  赚钱不是目的,而是达成目的的必要手段,这一点温谦亦十分清楚。

  他用饮水机给自己接了一杯水,喝水的动作很慢,细细体会着水流在牙齿、舌头和喉咙的流动,最后一饮而尽。随手将玻璃杯放在了桌角,吐出胸中闷气。

  他揉了揉太阳穴,因为精神力使用过度而引发的大脑疼痛没有破坏他的好心情,嘴里哼不知名的摇滚音律:“这就是自由的感觉!”

  从药箱中他找到一盒******。这是一种效果显著的镇痛类药物,经常用于缓解头痛等症状,与吗啡不同,这种药物的成瘾性极低。

  犹豫了一下,最后将铝制封装的******放回到药箱中。

  可是刚刚收回来手臂,如同针刺一样的强烈痛感再次袭击了温谦亦的大脑。他只是皱了皱眉头,将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压了下去。不仅是头部阵痛,他对周围的感知能力出现了大幅度减弱的情况。

  感官敏感度从超乎常人变成了比普通人略好一些的层次。

  “实验次数有点多,下次得多加注意了……”温谦亦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抬脚准备离开房间,刺痛再一次出现在前额处。

  疼痛来临时,整个世界都像是在震动的嗡嗡作响。

  他深吸一口气,强硬地忽视了这种负面感觉。房门重重关上的一刹那,原本放在桌角的玻璃杯突然摔在了地板上,啪的一声变成了满地玻璃碎片……

  喀啦――

  仿佛是内部应力积蓄到了顶点,接连的微小脆响,房间窗户出现了七八条奇怪的裂纹。与外力撞击不同,这些裂纹分布没有任何规律。

  温谦亦回到学校。

  社团申请获得批准之后,团委方面会根据需要给新社团安排场地。一般来说,像个人兴趣或是小众意义不明的社团,是没有固定场所的。

  但社会上的通行法则在高校里同样能起到作用。

  大学生活动中心刚刚建成不久,位于东海大学最南边,比邻一条普通铁道线路,是东海大学目前最大的社团场地。

  一笔小钱,让SCP活动小组在这申请到了一个还算不错的房间,六十平米的大小等同于其他中大型社团,两隔三厅的结构,完全不像是刚成立小社团的待遇。

  根据温谦亦的要求,也是由他提供一笔资金,在本地的电子商城购置了一批电脑桌、台式机等必备品。以郝婷三人组的高效执行效率,四天的时间完成了场地的修整工作。

  郝婷单手托腮,埋怨说:“这地方唯一的不好,就是火车经过时的声音和震动太强了……”

  话音未落,屋子里响起沉闷的共振声音。

  窗户、电脑桌、饮水机……好像全都在震动着。饮水机里的水花幅度越来越大,啪的一声打在水桶内壁上。

  李闯扶了扶圆框眼镜,低头忙碌在电脑前,没有回头,语气平缓。

  “我在上调查过,这条线路通往西海岸的炼钢厂,每天也只有上午六点、十点和下午两点、六点,一共四次而已。我们SCP小组的场地虽然是大学生活动中心距离火车道最近的地方,但这反而是很大的优点,有利于安全和保密。”

  郝婷被气笑了,连说:“是是是!这周围只有我们几个活人,其余的都在另外一边呢!这偏僻角落连鬼都不会来!除了地方大一点有什么好的。”

  “我认为保密大于一切。”李闯淡然说。

  这幅平静淡定的语气把郝婷气得够呛,她像是发威的野猫突然站起身,手一拍桌子,眼睛瞪得溜圆,反驳说:“我们也要招人的好吧,明天就是一年一次的百团活动,哪里会有人愿意来这种鬼地方啊!”

  李闯根本不回视郝婷的眼睛,语气生冷地强调:“安全最重要。”

  “你――”郝婷还要继续说些什么。

  于明正笑呵呵说:“都别吵了,这其实是老师的决定。”

  这句话对于郝婷和李闯有着莫大的威力。

  “老师说晚上八点钟会过来交代一下接下来的主要工作,咱们着手准备准备吧。”于明正其貌不扬的脸上,露出一丝强忍着的笑容,他看了眼手表:“现在是七点半,还有半个小时。”

  郝婷嘀咕说:“有什么可准备的……”

  于明正盯着郝婷,轻声说:“郝大姐,你的妆花了。”

  “啊――”

  郝婷急忙把梳妆盒掏出来,里面是从上购买的各种专业化妆品,资金出自于SCP小组的活动经费。她没好气地甩了于明正一个白眼,走出标有内部工作室的房间。

  站在安静的走廊里,她对着镜子小心翼翼地描画着眼线,动作轻柔而精准,眼线笔在她的手中宛如艺术大师的画笔,优化又灵动。

  嗡――

  走廊里隐隐响起了震动声音,旁边挂着的“SCP”标示牌微微歪斜。

  郝婷动作一晃,把眼线都画歪了,她看了眼梳妆镜子,恼怒地骂了一句说:“这挨千刀的火车……”

  “怎么了?”

  仿佛是火车带来的震动掩盖了脚步声,温谦亦的身影突然出现在走廊里,问了一句。他的眼睛里略带血丝,看上去精神不是很饱满的样子。

  “啊……老师,啊不对,团长。”这是温谦亦对他们要求更改的称呼。

  郝婷努力做出自己最完美的笑容,只是眼角恶作剧一样的长线条破坏了气质,她轻声说:“还没到八点,您怎么突然来了?”

  “时间也可以灵活调配的么。”温谦亦眉头突然一皱,勉强露出笑容:“你先进屋,我去趟卫生间。”

  “哦!好!”

  郝婷像是朵蝴蝶转过身,然后低头羞涩一笑,还没等推开门,火车经过带来的震动再一次出现。她这回一点都不生气,反而抿着嘴,嘴角微微上扬露出好看的弧度。

  推门而入,她哼着歌地坐在椅子上,看着李闯可恶又冰冷的脸也不觉得气恼了,随口调笑说:“李闯,你查的资料也不准嘛,什么火车一天四趟,最晚下午六点,这都晚上七点四十了还有火车呢。”

  “哪来的火车?你脑子坏掉了吧?”李闯转过身,疑惑地望着郝婷。

  郝婷再也忍不住了:“李!二!傻!”

  于明正赶紧圆场,顺便指出了郝婷的语病:“刚刚真的没有火车过去。”

  “没有火车?”郝婷愣神了。

  那刚刚的震动是自己出现错觉了吗?她瞥了一眼镜子,余光中自己脸上画得略显搞笑的奇怪眼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