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章 观测者(下)

天外重生者 +A -A

  面包车的速度不急不缓。

  这个方向是城郊谢胖子的仓库!

  它到底想要做什么?那个地方除了能量共振器以外,什么都没有……吧?

  SOM17知道温谦亦的想法,它平静说:“在计划日程中,当你拥有创立组织的能力之后,我们需要立刻确定一个模糊、准确的未来,从而制定下一步的最佳选择路线。”

  最佳选择路线?

  只要是路线,那就势必要有终点。可是这个外星家伙的终点究竟在哪?施行那个听起来就很不靠谱的游戏影响世界的计划?

  温谦亦摸不清SOM17的想法。自从上一次能量共振器造成了半个地球的奇异影响后,他终于明白自己与SOM17关于“夸张”的标准定义是完全不一样的。

  它根本就不认为一群蚂蚁的慌乱究竟有什么必要值得关注。这种由高等向低等的俯视感,才是两者之间认知上的最大差别。

  无论怎样,自己都以人类的身份生活了整整十七年。

  在SOM17来临前,温谦亦还是一个为了学业和自由苦恼的青春少年。现在他变成了人类之中的巅峰生命体。

  面包车的油箱中很快被耗尽,SOM17把车停在了国道旁,然后走下来,认真地检查着鞋带,选取了一种纤维鞋带最大摩擦力的缠绕方式,重新将鞋带绑好。

  然后将手机、钥匙等东西通通扔在了驾驶位上,重重关上驾驶位的车门。

  顺便用手轻轻抹了下在车门的锁孔。

  嘭――

  像是被沙包一样大的拳头击中,随着沉闷的巨大声响,锁孔彻底损坏,车门内部的机械结构在外力作用下发生扭曲形变,即便是再优秀的开锁匠对于这种情况也无能为力。

  SOM17能够彻底调动温谦亦体内的潜能。出于基因中对自身的保护,人不可能发挥出最大力量,破除基因本能中对肌肉、血管、骨骼的保护限制,轻而易举将发挥出的力量瞬间提升到人体极限。

  路过的大车司机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卧槽?”司机有些愣神,他揉了揉眼睛,确认自己不是眼花。

  他刚刚看见,就在路边旁一辆面包车像是被某种巨大的力道撞击,嘭地一声,硬生生地平移了三四十厘米!那可是钢筋结构的汽车,自重至少在一吨以上!

  脑子里的记忆绝对没有出错。

  除了那个男人“碰”了一下面包车以外,旁边什么东西都没有!

  “应该是太累了吧……”这么一会愣神的功夫,司机已经开出去几百米远,他缓缓吐了口气,将内心的震惊和疑惑压了下去,让注意力回到路况上,以免遇到意外情况。

  司机下意识瞥了一眼后视镜,想要再看看那辆面包车……他的确看见了面包车。

  他还看见了――

  一个面无表情,向自己狂奔过来的男人。

  狂奔的男人?!

  我TM的是疯了吗?

  这位老司机驾驶经验丰富得很,将目光从后视镜移动到仪表盘仅仅用了不到半秒钟的时间,他瞄到了指示卡车瞬时速度的指针,还有指针所指向的数字。

  80km/h。

  老司机面露冷汗,目光在仪表盘和后视镜之间游离,这两个东西中肯定有什么出错了!要么,就是自己开车开得疯掉了!他用另一只手拍了拍脸,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怎么可能会有人跑出80km/h的速度?

  在这瞬间,老司机的脑子飞快的运转起来,想用自己不算宽广的知识面来解释看到了离奇景象。

  由于距离很远,起初他还看不清这个男人的正脸。

  就当老司机惊疑得汗水直流的时候,冷峻硬朗的五官渐渐映入眼帘……

  映入,眼帘?!

  “他TM的追上来了啊!”

  老司机吓得下意识狠狠踹了一脚油门,泰托拉重卡的柴油发动机发出轰鸣声,再次提速。在鞋底与油门杆碰触到的一刹那,他找到了一种最有可能的解释,这多亏了他儿子平日里最喜欢看各种美国大片。

  终结者!

  T800!

  斯瓦辛格啊!

  什么斯瓦辛格……就算美国大力士,也不可能用拳头就把一吨重的面包打出接近半米的横移距离吧?即便是真的有那种体格强壮拳头硬的变态强人,也不可能光凭两条腿追上时速八十多的卡车啊!

  老司机声线颤抖着骂了一句,给自己壮壮胆:“老子遇到外星人了?!”

  他生怕这个男人追上来,像是《终结者》电影里演的那样,一刀捅死自己,然后再变成了自己的模样……

  以后再也不跑货了!给多少钱都不跑了!

  老天爷,求求你让这不知道啥玩意的东西赶紧走吧……

  仿佛冥冥中真的有神灵听到了他的祈祷,只是眨了一下眼的功夫,后视镜几乎要触碰到卡车的男人转瞬消失不见。

  出租车师傅无论郝婷怎样说,都不愿意再往城郊走了。

  “姑娘,你找别的车吧。我真的不能往前开了。”

  郝婷付了车钱,毫不气恼,轻轻合上车门。她能理解出租车师傅的谨慎,因为刚刚追了一路的面包车,此时正蹊跷地停在路边上,车门内陷,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撞在上面。

  她脑海的知识不包括“金属非常规形变分析”等理论,所以她也不清楚发生在面包车上的事情。

  从车窗玻璃向内看,郝婷一眼就发现了驾驶座位上的手机和钥匙。绕到车的后侧面,撬开油箱盖子,借着手机灯光向里看去,看样子有些空荡。

  “没油之后弃车离开了么……老师究竟在做什么?”

  教育注射剂没有让郝婷变成头脑僵化的傀儡,她还是自我人格完备的正常人类。对于温谦亦这个来历神秘的家伙,她的心中充满了好奇。

  深厚不可见底的学识,堪比计算机的大脑,还有在引导理论的作用下,异常吸引人的气质魅力。这些因素综合在了一个刚刚步入大学的年轻人身上,在郝婷等人的心目中,温谦亦彻底被神化了。

  无所不能,无所不晓,无所不知。

  郝婷感激温谦亦对自己的思想改造,她认为这完全是重获新生。

  现在她更想知道,这个神秘的男人背后究竟藏着什么天大的隐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