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章 观测者(上)

天外重生者 +A -A

  根本……不对劲啊!

  吴彤埋头搅动着盘子里的御好烧,内心的疑惑未曾消散。

  饭局里、闲谈中、或者是喝了点酒之后的吹牛,在这社会经历得多了,或多或少会听说一些本地非常有名的大人物。像是有钱的大老板、背景深厚的黑老大……

  张生是什么样的角色?市人大代表,奉京最著名的几个大商人,旗下有多家休闲会所和酒楼,据有心人粗略统计,这个城府极深的中年男人至少有几个亿的身家。

  在403包房时,当吴彤听说弟弟吴立与刘三之间的赌账把这样的大人物都牵扯进来时,脑子彻底懵了,慌乱之中,下意识地打出了一个让她寻求安全感的电话。

  只说了一个“救”字,什么都没来得及说清楚,电话就被刘三抢过去,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她还以为刘三和张生是一伙人……

  直到那场突如其来的停电,吴彤都记不清楚自己和同事们是怎么离开的金浪雅会所。而第二天,几个西装男人以张生的名义给她送来一套铂金首饰盒,还有一个昂贵的Coach女包,说这是吴女士受到惊吓的赔罪。

  他们怎么知道我想要这个?这是吴彤脑子瞬间闪过的第一个念头。

  吴彤盯着温谦亦,目光炯炯地问:“你怎么知道……我在金浪雅会所?”

  温谦亦不想多做解释,他以最标准的笑容作为对问题的回应:“我猜的。”

  猜的?

  嗯……先不说怎么猜到自己在娱乐场所。也不说为什么能从奉京几百家娱乐场所中偏偏找到金浪雅会馆,更不去问为什么温谦亦为什么恰好租了一辆面包车,恰好又停在了金浪雅会馆的后门,也就是她们跑出来的地方。

  时间上更是巧合,从面包车里的空调温度都能知道,车刚刚熄火没有十几分钟。

  绞尽脑汁,吴彤还是猜不到表弟与这件事的联系……她再敢想象,也不会认为一个普通985大学的大一新生,能让张生这种本地豪强甘心以送礼的方式作为赔罪。

  “时间不早了,我学校还有点事情。”温谦亦笑着结了账,起身向吴彤道别。

  “拜拜。”吴彤神色复杂地望着温谦亦离去的身影。

  在这一瞬间,她似乎有所明悟。

  自己与这个表弟所处的并非是同一个世界,若不是血缘的联系,恐怕这一生都不会有什么交集。

  吴彤摇头嘲笑着自己的胡思乱想:“瞎想什么呢……再怎样,也就是个学生罢了。”

  同样是学生,人生轨迹也可以大不相同。

  淮河路的五层小楼,被郝婷三人当做了临时据点,当然对室友和外人的说法,这是他们做大创项目的工作地。

  李闯扶正鼻梁上的圆框眼镜,严肃说:“老师,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温谦亦渐渐习惯了这个古怪称呼,同时对教育注射剂的功效有了更为深刻的理解。

  这只外星试剂的作用,简直就是把人的脑子重新格式化,然后再往里添加新的东西,并且让人相信所有新东西都是最正确的,不会抱有任何怀疑。

  除了使用限制略显麻烦以外,找不到其他缺点。

  “现在的话……”温谦亦沉吟说:“暂时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还记得当初创立SCP活动小组的本意么?给新生游戏工作室提供配套服务。先给你们找一个练手的机会。”

  他简单叙述了一下《深渊勇者EX》这款游戏,然后给这三个人安排了临时充当客服的工作。

  这些人不仅没有任何怨言,并且还怀着极高热情完全投入到工作里。

  SOM17对此很满意,它说:“经过基础教育后,他们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被彻底改变,不再会为了世俗欲.望所苦恼,而是拥有了更加崇高的追求――为了导师的伟大计划奋斗终生。”

  “被注射者在保留自我人格的前提下,他们的技能素养、行动力和意志力,寻常人类无法与之媲美。他们就是人为制造出来的超级人类,从知识和精神层面上接近了人类的巅峰。”

  “是绝佳的工具。”SOM17冷静说。

  温谦亦望着于明正他们毫无怨言的工作姿态,在脑海中向SOM17提出了自己的困惑。

  为什么不在自己身上使用同样的方法?给自己注射一支这种东西,对于SOM17来说,不是什么问题都能解决了么?

  “你与他们不同,具有着本质上的差异。”SOM17以一种温谦亦从来没有听过的深沉,缓缓说:“你成为寄生体的一刹那,就不再与这些普通生命划为等号。”

  它既没有惯用的讥讽、也没有嘲笑,而是以冰冷平静到极点的声调说:“实际上,我之前模拟的人类词语、惩罚手段,都是从你的大脑中提取到的信息总结而来,是你最厌恶、最恐惧、最难以忍受又能激起你斗志的有效方法。”

  “人类对于我而言,只是观测数据中的游离变量。而你是地球人类中唯一的观测者,最为重要的一环。”

  在这一刻,温谦亦体会到了SOM17突然发生的转变。又不是转变,更像是掀开了原有的伪装,暴露出它的真实面孔――沉静的外星观测者。

  “现在,你已经拥有了建立组织势力的最基本能力。这意味着基础训练任务的圆满达成。我想让你彻底明白,你与普通人类之间的鸿沟。”

  温谦亦身体一僵,感受到自己逐渐丧失了对身体的控制权。

  “他”缓缓转过身,对着郝婷等人说:“我出去一趟,钥匙和钱都在桌子上。”

  咚的一声,大门被关上。

  任何一个人惯有的语气和声调,并不会随着情绪的变化而发生太大改变。温谦亦身上如同换了一个人的冰冷味道,让郝婷他们发自内心地打了一个激灵。

  李闯咽了口唾沫:“老师他……到底是怎么了?”

  “不要问,也不要想,专心做事吧。”于明正摇摇头说。

  郝婷皱了皱眉头,她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太对劲……虽然在潜意识层面保留着对温谦亦的忠诚,但是她拥有自我人格,还是会产生质疑、困惑等人类常有的情绪。

  她处理完最后一条《深渊勇者EX》的反馈通知,说:“我先回学校了。”

  从小楼里急忙跑出来,她脑海中关于“跟踪学”、“特务基础”、“隐藏信息搜寻”等知识纷纷浮现,根据面包车的车轮在与地面碎石的摩擦痕迹,她立刻判断出面包车从停车位离开的方向。

  正北,奉平街。

  她向北方望过去,看见了熟悉的面包车踪迹,正停在交通岗处等待着信号灯变化。

  郝婷拦下一辆出租车,两张红色毛爷爷拍在司机面前,说:“我指挥,你开车,按打表的五倍计费。应该不会出市区,大白天的你也不用担心有被抢劫的风险。”

  司机愣了一秒钟,然后有些兴奋,说:“没问题!”

  一脚油门踩下,奔向了奉京市城西郊区的方向。

  PS:老黑遇到了一些要紧的事,今天一更,顺便整理一下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