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章 聪明的张老板(4/4)

天外重生者 +A -A

  赌场里顿时陷入一片惊慌之中!

  张生在手下的护卫下,没有被人流冲散。他静静站在原地,望着眼前的黑暗,刚刚那个中年男人坐着的地方。

  直到保安们找到了应急手电,久违的光亮才让惊恐的人们渐渐安静下来。

  “到底怎么回事!”

  “不会是停电了吧……”

  “应急灯光呢?”

  赌场里有人高喊着,嘈嘈杂杂,穿到张生的耳朵里。

  他表情有些微妙,既不发火,也不恼怒。在手电筒光柱的照耀下,原本应该是中年男人的位置上,此时早就空无一人。望向人群,也找不到任何踪迹。

  “果然……”张生喃喃自语。

  九十多枚大红筹散落一地,像是点点红斑血迹。

  张生缓缓蹲下,轻轻捡起一枚筹码,放在手中凝视着,红色玻璃质地的高档筹码,摔在大理石地面上磕出来一小块缺口。

  手下突然出声说:“老板……”

  张生伸出手,做了个不要说话的手势。

  他捏着这枚筹码,在两个保安的陪伴下,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办公室墙壁上的应急灯光明亮而刺眼,发挥着应有的作用。

  一个小时后,他接到了手下陆陆续续传来的汇报。

  “二楼赌场内的应急灯全都被离奇打碎,所以才会在突然断电的时候没有亮起……”

  “总控电路全都烧毁,而且当天的监控录像一点都没保存下来……”

  “刘三疯了,到处狂喊着他见了鬼,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装傻,打了两针镇定剂才老实下来,现在送到市精神病院了,有人看着这小子,不会让他跑了……”

  张生眼帘低垂,突然出声问道:“和刘三一个屋子的人呢?”

  “呃,包房里没有应急灯,具体发生了什么他们也不知道……有人说看见了一个长发女鬼……”

  “也就是说。”张生一字一顿道:“会所出了这么大的情况,你们连一点线索都没有?”

  手下紧张万分,急忙补救:“我找人去调查那个姓李的资料了,但是……”

  “但是什么都查不到。”

  张生替他说出了下半句话,然后整个人像是卸了一口气,靠在沙发椅上一动不动。“你出去吧。”

  手下如蒙大赦,转身刚要离开,又听到老板的说话声――

  那是一种在张生这个大老板身上,从来没听过的颤抖语气,好像有种顾虑,又像是担忧……不过最为恰当的,或许应该是惊恐吧。

  张老板怎么可能会惊恐呢……

  手下摇了摇头,急忙将这股不切实际的念头甩出脑外,关上门的一刹那,他听到了瓷器摔在地上的声音。

  他依稀记得,办公室里只在茶几上摆着一套昂贵的京瓷茶具,那曾经是张老板的最爱。

  张生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啪”的一声,随着电力系统恢复正常,办公室天花板上明亮的欧式吊灯,散发着柔和的光线。照在张生的脸上,却印出一片漆黑的阴影。

  李闯的眼神、姿态、一举一动,似乎都重现在眼前。

  那种藏在李闯身上轻慢又骄傲的味道,根本瞒不了张生的眼睛,那种狂妄和肆意,他只有在一种人身上见得最多……几十年前,张家村头的刑场。

  那个枪法准,很会给犯人一个痛快的孙警官。他的眼睛里,闪烁着与李闯同样的光芒。

  在那时候,枪决根本不会避讳村民。张生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亲眼见证过子弹从颅骨中穿过,带着清脆的声响,喷洒出像是西瓜摔在地上的红色液体,在他的记忆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恐怖印象。

  直到这个孙警官因病去世,张生终于不会再这个童年噩梦中惊醒。

  随着阅历的增长,他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

  那是无畏死亡,那是坚信自己永远都在做着最正确的事,那是看破一切后面对世俗时的淡然。

  这种人,天生就是刽子手。

  而且就算不提这个中年男人,这一系列事件所体现出来的离奇,远远超出了张生的想象和预料。他猜不透,更想不出,究竟是什么样一伙人,以怎么样的精巧构思,怎么样的完美配合,怎么样的隐秘手段,才会做出这种像是……

  国家情报部门做的事情?

  从现身吸引保安人员的注意力,再到断电撤离和销毁证据,金浪雅会所员工的一举一动似乎都在他们的注视下,漏算无疑,找不到丝毫破绽。

  刘三那种小角色,根本不配享受这种待遇。

  但张生隐隐约约明白,这件事又不是冲着自己来……要不然,以赌场突然断电时的混乱,想要在自己身上做点什么手脚简直易如反掌。

  “老板,有个保安发现了一个重要线索!与那个姓李的男人有关系!”

  “这是什么?”

  张生隔着塑料袋,捏着一个小胶囊,仔细观察。

  手下说:“从姓李的凳子底下翻到的,很有肯能是他扔下的东西……”

  张生灵光一闪,突然猛地一击掌,喊道:“把这些筹码送到公安局,就说我们会所丢了东西,我需要查明上面的指纹!对了,还有这枚胶囊,送到检测中心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当天晚上他就得到了结果。

  “筹码上的指纹重合率极低,不可能出自同一个人。”

  张生追问说:“胶囊呢?”

  “老板,我把胶囊一起送到公安局,找到鉴定科王哥做的指纹比对,除了捡到胶囊的保安小冯的指纹,与筹码上任何一个指纹都不一样……”

  “我他妈问你胶囊的检测结果!”

  手下低头,照着一张写满字迹的白纸念说:“将囊里是,是多种******的混合体,监测中心方面给出的坚定结果是LD,也就是当量足够致死,属于极度危险的范畴。”

  要说现代科技的坏处就在这,什么东西都太容易搞清楚了。

  张生感觉自己的心脏被一种无形力量死死攥住……

  “这到底是怎样一伙人啊……”

  他决定,将这一切调查记录统统销毁,然后让那刘三一辈子待在精神病院里,永远都别想再出来。

  过了一会,张生如梦初醒,说:“快快快,让人备上礼物,给那天403包房里的所有人都送过去!钱不是问题,千万别花少了……”

  手下们面面相觑,这张老板到底是怎么了?

  PS:爆发完毕,求书友用票票砸死老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