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5章 破局(3/4)

天外重生者 +A -A

  “你们这是非法拘禁!”

  吴彤愤怒地喊道,神情激动,呼吸急促,脸庞泛出微红色。

  她的红色三星手机此时正在地上,被某个男人用厚皮鞋跟狠狠踩了几脚,屏幕分离,主板外露,变成了一堆毫无价值的电子垃圾碎块。

  同事李巧拉住她的手,连忙摇了摇头,耳语小声说:“他们不敢把我们关太久的……”

  刘老三笑了笑说:“吴小姐,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弟弟欠下的钱,你这个作姐姐若是不帮忙,我这笔账应该找谁去?我们都是道上的买卖人,守的是规矩。更何况这是在张老板的地盘闹下的事情,如果赖账的话……恐怕不太好吧。”

  403包房里站着几位像是打手小弟一样的角色。

  刘老三口中的张老板,正坐在他的对面,脸色不快,说:“刘三,这件事你要是平不了,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在我的地方拿人?你挺能啊!”

  张老板正是这家高级休闲会所的老板,身家已经洗得白白净净的本地富豪,而且有市人大代表这个金字招牌的身份。

  他清楚刘老三做的是什么勾当。

  张老板在桌子上摆了一杯酒,酒底下压了一张白纸条,他说:“刘三,我最后告诉你一遍,要是让我知道你敢在我的赌场里耍手段,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什么七万八万的,都给我滚犊子!听见没?喝了这杯酒,我就当你默认了。”

  他说话颇为直来直去,一点都不绕弯子。

  “瞧您这话说的。我哪敢在您这耍心眼呢?这钱啊,全是吴立这小子正正当当输给我的,绝不掺假!”刘三嘿嘿一笑,话音略带谄媚,接过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这种调制酒度数极高,在辛辣他也不敢做出龇牙咧嘴的模样。

  他可得罪不起这位远近闻名的张老板。

  要是让张老板知道他在金浪雅出千耍手段,今个儿算是别想再走出这间屋子了。

  想到这,刘三阴狠地瞪了吴彤一眼。要不是这娘们大喊大叫,把会所的保安叫了过来,也不至于引出张老板这种大人物。

  他皱了皱眉头,做出一副威胁的架势,对吴彤说:“你弟弟跑了,但是这笔钱你必须得帮忙还!要么等以后,我和我的弟兄们抓到了吴立,断胳膊断腿可别怪我……”

  “哎哟――”张老板被逗乐了,他竖起一根大拇指,说:“跟人小姑娘玩这套,我都替你丢脸啊刘三。”

  显然这个大老板抱着一种看热闹的心态,他根本不怕得罪刘三,以他的能量想要在这奉京市捏死一个靠赌为生的小瘪三轻而易举。

  他只是有一些愠怒。

  竟然有不长眼的家伙跑到他这里来出老千?真是活腻味了!

  现代社会什么最重要?服务和诚信啊!

  张老板自誉为讲究的体面人,像是那种捞偏门的行当他碰都不会碰,就连这个赌场,他也是凭着个人爱好办着玩玩,大部分时间还是和一些老朋友赌两手。

  今天有人明显坏了规矩。

  “老板,赌场里出了点小问题……”一个西装男走到张老板身旁,低声耳语。

  他语速极快,将事件向张老板大致描述了一下。

  赌场里来了一个面生的中年男人,仅仅是玩骰子,不声不响连赢二十七局。荷官急得都动了作弊的手段,略微找回场面,但后面还是庄家赢少输多,不一会这个男人面前就堆起了一厚摞筹码。

  西装男说了个数。

  “他已经赢了90多枚大红筹了……”

  张老板一愣,再也没法保持那副淡然表情,猛地站起身:“你说什么?”

  大红筹是金浪雅赌场里最大面值的筹码,小小一枚代表着整整十万人民币。九十多枚大红筹,也就是九百多万人民币,这可不是一笔小钱……

  任何个人、企业、机构,都不可能面对上百万的资产流失坐视不管。钱这种东西,当积累到一定数量完全可以引起质的变化。

  九百万,足以让很多人铤而走险、付出生命。这是一笔足够快活下半辈子的巨款!

  真正让张老板彻底坐不住的是……刚过了没到一分钟,又有人走进来,表情十分难看,对张老板说:“那男人还在赢,郑师傅也输了……”

  张老板吩咐手下,让他们看住刘三和吴彤一行人,匆匆离开了403包房。

  赌场里。

  郑师傅艰难地擦着汗,他是这个赌场里的头号荷官,曾经也是纵横东海省的兰道好手。但是在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面前,他却生出一种难以言表的挫败感。

  输的不明不白……赌博到了这种层面比拼的不是运气,而是手段和心理博弈,真正的赌徒只会选择自己赢面最大的方法,例如出千。

  但是他根本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用了什么手段!

  东海省里的老社会分为金荣兰戈四大江湖,金靠推理装半仙,革卖药来不卖烟。兰门赌术乱真假,荣家偷盗早被抓。在这四大江湖成名已久,自然有一番独门行话。

  郑师傅咽了口唾沫,死死盯着李闯,开门见山问道:“敢,敢问……阁下什么腕?”

  这是江湖黑话,实际上在问李闯的名字。

  如果是曾经的李闯,此时早已慌乱到露了马脚。他现在不急不躁,轻轻抿了一口温茶,笑说:“抄手腕。”

  “抄手李……原来是李师傅……这地方是张生张老板的地盘,您今个也算遭够了,要是再这么耍下去,张老板不生丘了您,恐怕都得被道上看矮了。”

  李闯微微一笑,听到骨传导耳机传来于明正的提示声。

  “调虎成功,张生来了。”

  他故意哈哈笑了三声,环视一周,然后猛然将这些筹码扫落在地上,提高声调说:“在下不求财!只是听说,张老板的地盘上出了点乱子,特来讨教讨教!”

  周围一惊。

  筹码落地的声音凌乱而清脆,敲打在围观者的心头。

  这男人……到底什么来头?

  张生刚走进来,就听到李闯的高喊。

  出了乱子,特来讨教……这不就是在暗骂自己的地盘有人出千么?这杀千刀的刘三!他现在没有半分看戏的心情,只想立刻将这刘三拿下,硬生生掰了这小子的胳膊腿。

  郑师傅沉淫赌博数十载,从来没栽过这样的大跟头。

  张生明白自己是遇到真正的高人了。

  他走到人群中央赌桌旁边,与李闯对视。许久,他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李闯笑说:“玩!”

  “噌――”地一声,赌场顿时陷入到彻底的黑暗中!就连应急灯都没有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