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章 升华交响乐

天外重生者 +A -A

  从崇山南路商业步行街离开。

  在温谦亦的安排下,再次上演了一出出纸醉金迷的好戏。

  “大大大!”

  “我又赢了!”

  “妈的――我明明转运了的,我明明转运了啊!”先是一声怒骂,随后是忍不住的呜咽。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任由自己的身体滑落在冰凉的地板上,哭着哭着,抓住身旁友人的裤腿,哀嚎着渴求道:“再借我一万,不,五千就够……”

  “回去吧!”友人不忍心看他这幅姿态。

  “我能赢的,我还能赢回来啊……”保安将这个中年男人拖了出去,哭喊的声音传出去很远。

  李闯脸涨得通红,拳头死死攥住手中的塑料筹码。这个小塑料片仿佛拥有无穷魔力,牢牢抓着他的心脏,他的视线,他的全部理智……

  13个墨绿色的筹码被荷官轻轻推到了李闯面前,这代表着整整一万三千元人民币。

  汗水顺着额头缓缓往下淌,他随手一摸,却怎么都抹不干净。

  李闯瞪着眼睛,瞳孔微微发散。他什么都看不见了,绿的红的紫的,最终全都变成了跳动的白色骰子,发出哗啦啦的悦耳声响。

  这就是赢的滋味啊!

  这就是从别人的手中,硬生生的抢下,狞笑地注视着败者的可怜嘴脸,然后一脚将他们踢下绝望谷底的体会啊!

  四米长两米宽的赌桌上,仿佛渐渐刮起了风。

  李闯什么都看不见,他就是一头奔向悬崖峭壁,试图飞跃而过的可怜羚羊,越过去!用力地越过去!什么是粉身碎骨,什么是失败,甚至是死亡……全都看不见啦!

  他狠狠将五个绿色筹码拍在了押注的白色格子里,头脑中想不到其他,他的眼里只有那迈向胜利的一条道路,那就是赌徒们追求的终极光景。

  那是一道门,一道敞开着缝隙,发射出耀眼光芒的门!打开它,迎接那背后的胜利,全然不顾路上的荆棘,他看不见!什么都看不见!只有前进和胜利才能让他感觉到血肉的存在,感觉到活着的滋味……

  他的善良,他的理智,他的理想,全都在这一刻被尽数摧毁。

  日日夜夜苦苦哀求的财富,就这样唾手可得。曾经的努力,曾经的拼搏,全都不如此时此刻,哪怕是一颗渺小的筹码。

  这世间最可怕、最可悲的不过是变成了自己曾经最鄙视的人。当他发现努力毫无意义,当他开始自认为捕捉到了命运女神的轨迹,成为这世上的幸运儿的一刹那。

  李闯迷失了。

  他甚至都没有察觉到脖颈处的刺痛,一股淡黄色的神秘液体深入到表皮中,向更里面蔓延……

  那是一抹淡红色的光晕。

  狭小的隔间里,散发着特制蜡烛的淡淡香气。

  “为了自由和人生,干杯!”男人穿着烫得笔直的高档西装,深情的注视着郝婷,杯子虽然高高举起,但是他的目光从来都没有移动分毫。

  明亮的眼睛凝望,反射着烛火的光芒,其中还有郝婷自己的倒影。

  这是多么巧合的偶遇……

  郝婷脸上染着红霞,低头搅动发丝,她不敢回望,内心却早已飞去,试图与那目光紧紧纠缠,牢牢困在一起,就那样盘旋着,交融着,彼此不再分离。

  她不敢说,这就像是一场梦,一场不愿意醒来的梦。

  如果是今天前的任何一秒,她都不会这样大胆,这样莽撞地答应一个陌生男人的邀请。

  身上的高档衣服,细腻的面料贴在皮肤上,冰凉的触感仿佛给她带来数不尽的勇气。她睫毛颤了颤,声音细如蚊喃:“我们才刚认识,你为什么这样……”

  男人语气真诚,依旧是注视着郝婷的双眼,轻声慢吐:“你相信这世间有一种福音,有一种巧合,有一种命运……它的名字叫做缘分么?”

  人未醉,情先醉。

  郝婷脑海中紧紧绷着最后一根线,它叫做理智。直觉中,她依稀察觉到了这一切的一切,都太过巧合,太过偶然,太过梦幻……她不知道自己的脑子里在想什么,她更不知道自己在犹豫什么。

  “我……”她的声音刚从嗓子里飘出半个音节。

  男人突然将手指轻轻抵在了郝婷的嘴唇上,他温柔一笑:“不,不要说出来。”

  他缓缓站起身,目光犹若星辰一样幽深,一点点,紧紧向郝婷靠近。

  郝婷甚至能感受到那股炽热的气息。

  “如同树木生长,

  好比枝芽盘绕,

  繁花簇锦,

  草长莺飞,

  如此深深不息。

  命运女神让你我相逢于此,

  让我与你紧紧相连,

  愿我永远沉醉于你的温暖、

  你的嗓音。

  我们的心跳,

  在月光的见证下合二为一……”

  郝婷做着毫无力气的抗拒,被男人轻柔地搂在怀中,脖颈微微刺痛……她彻底沉醉了。

  阴冷的月光下。

  一个男人喘着粗气,尽力向前奔跑着。

  他的胸肺像是一个破风箱,呼呼地鼓着气,从牙齿的缝隙中,飘出来自于他内心深处的徒劳咒骂:“这就是个疯子!”

  “疯子?”

  声音由远至近,从阴森的黑暗中传过来。狭窄的巷子里飘出垃圾的腐臭,还有鲜血的腥味。

  于明正捂着左小臂,血肉翻滚开,露出一道深可见骨的可怕伤痕。他靠在墙壁上,双眼如同厉鬼,死死盯着眼前的持刀女人。

  女人披头散发,身上穿着蓝白色的病号服装,胸前的资料卡早就不知道丢到了哪里去,她的右手握着一把锋利的剔骨刀,慈爱地望着于明正,喃喃道:“好儿子,还不跟妈妈回家?”

  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

  于明正发誓,如果再给他一次选择,他绝对不会再和什么见鬼学弟跑到崇山南路!

  他忘记自己是什么时候昏睡过去,再次醒来时,他惊恐地发现自己被一个疯女人绑在了巷子里。他挣脱开绳索,试图逃跑,却被这个女人狠狠刺中了一刀。

  报警?呼喊救命?

  如果这些有作用,他现在就不会绝望地背靠在这个死胡同中,四肢酸软得像是面条一样,提不起反抗的力气。

  “疯子!”

  脑海中如同有种力量在渐渐觉醒。

  于明正挺起瘦弱的身体,像是一只疯狂的鬣狗,露出爪牙随时准备最后一搏。

  什么钞票,什么毕业,什么工作,什么未来……通通不再思索,这些毫无意义!他现在只想真正地做回自己,哪怕为了这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他终于觉悟,自己一直渴望而嫉妒的东西是那么可笑,那么无用。

  在暴力与疯狂面前,于明正惊觉自己并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他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是什么,也清楚自己内心中更加恐惧的是什么。

  不是这个疯女人。

  而是淹没自己余下人生的吃人社会。

  “去,死,吧。”

  于明正对疯女人狞笑着,感觉力量随着鲜血一点点从身体里流失,这句话既是对疯女人的威胁,也是对自己心灵的震撼呐喊。

  眼前的景色越来越黑,视膜上渐渐出现了白班和黑点。他努力睁开眼睛,试图最后将疯子和吃人的世界尽收眼底,眼泪滚滚流下,代表着不甘与悔恨。

  如果再活一次……自己绝对不会那样嫉妒,那样懦弱,那样的……让人讨厌啊。

  仿佛是世界聆听到了他最后的渴求,在耳边声音彻底消失的一刹那,他似乎听到了疯女人惊恐的呼喊声。那个呼喊声淹没了后颈处的微微刺痛……

  他沉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