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1章 放纵圆舞曲

天外重生者 +A -A

  曼安咖啡厅里,温谦亦独坐一侧,其余三人以郝婷、于明正、李闯的顺序,坐在同一排沙发上。

  他起了一个话题说:“我先给你们讲讲要具体要做的项目。”然后把准备好的笔记本电脑放在桌面上,打开了预先设定好的幻灯片演示软件。

  演示幻灯片以橙黄色为主色调,配以凌乱的线条和风格多变的渐变色,除了正中央少部分的主题文字以外,在郝婷等人的眼里,全都是耗费精力完全没有必要的背景设计。

  幻灯片看的都是内容,谁会注意到背景之类的东西?

  但是他们不知道……幻灯片内容的主角正是这些看似乱七八糟、没有规律可言的背景图案。

  “第一,我们要清楚自己的优势和劣势。”温谦亦声音平稳,略带有磁性,仿佛潜藏着一种摄人心魄的魔力,抓着听者的耳朵,让人很难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地方。

  李闯提出了一个他们非常关注的问题:“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少说两千,多则五千。”听到这个说法,众人露出了满意的表情。这个数字已经让他们感觉到了满足。

  温谦亦说着一些老生常谈的话题,可以说完全照搬了某些科技公司的项目演讲报告。

  随着讲解的渐渐深入……

  郝婷觉得眼前的景象有些发花,同时脑子里嗡嗡作响十分难受,像是有什么东西钻到了大脑里在窃窃私语。

  虽然感觉如此怪异,她却根本没有困倦、疲惫、厌倦等负面情绪,眼睛似乎离不开屏幕画面,直勾勾地看着,眨眼的频率不知不觉间变低,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只是看着,听着,然后顺理成章的接受了温谦亦的全盘说法。

  因为他说的套话全都是经过各大公司无数次会议的检测,虽然没有实质性的意义,但你不可能挑出错误。正是最标准、最正确的废话。

  这些人大脑没有产生反对的潜意识,在思维混沌的情况下,反而觉得这番废话很有道理。

  温谦亦突然打了个响指。

  “今天的主题……就是花钱。”

  “花钱?”

  郝婷、于明正和李闯在响指的作用下,突然清醒过来,但同时又有点懵了。大脑迟缓的反应将这句话同样纳入到正确的范畴中,潜意识中理所当然地接受了这一说法。

  “你们没听错。”温谦亦笑了笑说:“可以理解成……这是参加SCP活动小组的预支福利。”

  李闯家境虽然一般,但这不意味着他会轻易接受别人的馈赠,他小声说:“这不太好吧……”

  嘴上虽然这样说,大脑却已经做出了选择,他有点兴奋和激动的口干舌燥。

  温谦亦摇了摇头,耸肩说:“有什么不好?拿钱做事,天经地义。有件事我忘了跟你们说,我作为这次大创项目的主要负责人,提供项目所需要的设备和资金,但是对项目必须享有百分之百的所有权。换句话说,我出钱雇佣你们帮我做事。老板给员工发奖励,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他笑容十分标准,露出了八颗洁白牙齿。

  于明正皱了皱眉头,像是听见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他耳语向郝婷说:“原来这小子是个富二代……”

  虽然温谦亦申明,项目的所有权全都归他所有。但这种颇有暴发户性质的霸道说法反而让这群人放下心来。

  这三个年轻人没有太大的野心,不想要成为下一个马化腾、下一个马云、下一个李开复。他们只是想在课余之外,在大学生活的闲暇时间里,给自己今后的工作生涯增添一些竞争资历罢了。

  小富即安不是最准确的形容,如果找到一个合适的词语去描述这些人的心理活动……

  自知之明。

  他们知道自己能力的极限,随着对华国社会的了解,更明白人脉关系和人情络对成功概率的影响。在这个社会阶级逐渐固化的时代,找准自己的定位,成为一颗标准的螺丝钉恐怕是最不坏的选择了。

  这是这种人最得意的地方――他们比起其他人更早的找到了自己的定位,并能够为之努力,从而获得旁人口中所谓的成功,哪怕这份成功再微不足道、再甘于人下,甚至是用尊严、骨气、梦想为代价去争取……

  也在所不惜。

  郝婷对着温谦亦上下打量一番,抿嘴一笑说:“温谦亦,想不到你还是个大土豪?”

  温谦亦故意做出一副无所谓的姿态,随意说道:“有点小钱罢了。”

  这句话将成为教育课程中最为深远的伏笔。

  小钱?

  于明正表面不说,嘴里暗骂。

  手腕上那几万块的“伯爵尊享”是小钱?

  他心里有点羡慕嫉妒恨的味道,内心中的欲.望悄然滋生,望着温谦亦淡然沉静的面孔,他咬紧了牙。

  任何事都有个接受过程,当迈出第一步之后,接下来的每一步都显得轻而易举。

  温谦亦带着这三人走进一家诺基亚专卖店,说:“选个喜欢的型号和颜色。”诺基亚专卖店里人声鼎沸,熙熙攘攘地全是想要购买手机的顾客。

  这时候的诺基亚,说是国民手机一点都不为过。

  “随意选,不必在乎价钱。”

  郝婷选了一部600块钱的5130XM;李闯挑了一个黑色金属壳的E72,2200块大洋;而于明正,硬着头皮选了当前的诺基亚机王N85,然后略带挑衅地望着温谦亦。

  N85上的价钱标牌写着4888。

  让他失望又尴尬的是,温谦亦没有因为价钱让他更换。而是从钱包中掏出来银白色的农业银行VIP卡,轻轻一刷,伴随着营业员热情洋溢的笑脸,一行人离开了诺基亚专卖店。

  温谦亦走在这三个年轻人身后。

  注视着他们的背影,透过衣服、皮肤、血管、肌肉……看到了他们最深处一团名为欲.望的影子。

  这个方法很粗暴,但是足够有效。

  精品时装店中,再一次上演了狗眼看人低的俗套戏码。温谦亦硬赶着他们进门,可是价格标签上动辄四、五位数的昂贵衣服,让这三人连试穿的勇气都没有。

  导购员刚刚与男友吵过架,心情极为不好,站在一旁冷眼盯着郝婷他们。

  上下嘴皮一动,吐出了极为刺耳的字眼:“不买别碰!”

  “你这人怎么说话呢!”于明正立刻急了,撸起袖子,直接走到这导购员面前,表情恼怒。

  郝婷站在这间装修高档的时装店里,总觉得自己的气质与那些昂贵衣物一点都不搭,浑身上下都不舒服,她小声嘀咕说:“算了吧……”

  导购员上下打量着于明正等人,突然轻蔑一笑,一字一顿说:“我说,买不起,别碰!”

  “你他妈――”

  温谦亦将一只手搭在于明正的肩膀上,看似没有用力气,却将这个年轻人死死地按在了原地。他轻声说:“你说,等你们毕业,需要赚多少年的钱才不会受这种白眼?”

  没等三人组说话。

  他掏出银行卡,找到时装店经理,笑着说:“照着他们的身材,订做三套衣服,款式和风格随意。”

  有钱的果然是大爷。

  看着那个女导购被经理呵斥得快要哭出来的模样,无论是郝婷还是于明正,或者是一直沉默不出声的李闯,都感觉到了一股打自心底的快意。

  离开时装店,他们却不知道店里又有这样一番对话。

  “经理我刚刚演得这么样?”

  “像模像样的,简直是金马影后!估计温先生会满意你的发挥吧……”经理竖起一根大拇指。

  女导购吐舌一笑,完全不像刚才的尖酸刻薄:“真是古怪的有钱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