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章 黄道玉的身份

天外重生者 +A -A

  生活比戏剧更精彩。

  人这一生,总是可能遇到几次荒谬至极的情况。或是金榜题名结果发现写错了名字,或者是身患癌症才中了大额彩票,又或者结扎之后喜得贵子……

  鹤冰站在原地,像是一颗扎了根的木头。

  他从华国的几乎是最南方,深城。穿越大半个华国,乘坐不远千里来到天海省奉京。不仅仅是为了承老朋友张秋津的人情,也有借着这个机会去旅游放松一下的想法。

  嗯,放松。

  鹤冰现在确实很放松,尤其是两条小腿上的肌肉,甚至有点微微发颤。他突然有一种古怪的错觉,这个黄道玉看似消失得无影无踪,实际上如同一只跗骨之蛆,一直紧紧盯着自己的脚步,在暗影里肆意嘲笑这只可怜虫的一举一动。

  众目睽睽,他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什么意气风发,什么自信满满,如此之类的词语全然与他无关。此时这耀眼的舞台,如同置身于无间地狱,饱受着最可怕的煎熬滋味。

  每一分每一秒都像是最终审判前,倒计时钟的滴答作响。

  黄道玉到底想要做什么?

  鹤冰不清楚,他现在只能渴求……自己这次首秀讲座不会成为这一生中最大的笑柄。

  当当当――

  礼堂内环绕立体声音响,播放着不恰适宜的庆祝音乐。

  刺耳!

  鹤冰头脑发胀,眼睛发晕,前胸后背上全是汗水,淡灰色的T恤被汗水晕染出一片片的深色水迹。

  后台的工作人员发现了鹤冰的异常。

  “鹤老师不会是感冒了吧?怎么看上去精神有点不大对。”

  有人嘀咕说:“搞技术的不都是这种德行,哪有什么正常人。”

  最后还是临时总监发话:“只要不出现大意外,讲座务必要照常进行下去。”

  礼堂内。

  “恭喜黄道玉获得了这次机会,这位好运的同学请站起身!”主持人还在卖力地营造着气氛。

  鹤冰有一种难以忍受的冲动,想要一拳狠狠锤在这个主持人该死的脸上,让他立刻闭上那张上下开合的嘴巴。

  哗――

  学生们充分显示出惊人的热情,哪怕自己没有抽中这个宝贵的名额,他们依旧对幸运儿报以热烈的掌声。

  如果在十秒钟前,鹤冰绝对会更加高兴。

  可是这一切好心情都被一个叫做黄道玉的神秘人给毁掉了……

  他瞪着眼睛,像是一只搜寻猎物的威武雄狮,又像是躲避猎鹰的机敏野兔,目光紧紧的跟随着聚光灯的光柱,想要知道――那个折磨自己如此之久的超级黑客,究竟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家伙。

  就在这时,一道灵光在鹤冰脑中闪过。

  “黄道玉竟然也敢暴露自己的身份……那也就意味着,这个ID只是他的马甲,而且这个人拥有着极度自信,确定任何人都不会发现他在络上的真实身份。”

  黄道玉果然不是刚出道的新人,绝对是互联中赫赫有名的几位传奇级黑客之一!

  只有这样的角色,才会拥有着如此强大的自信,以及……玩弄别人的恶趣味。

  咚!

  伴随着聚光灯关闭再打开的声响,四条光柱牢牢锁定了礼堂一楼第六排靠左的位置上。

  整个礼堂,所有的目光都跟随光柱聚集到了一点。

  那是一个身穿短袖上衣的清秀年轻人,大部分人都只看见了一个背影,而瞧不清具体的正脸。

  “恭喜这位――”

  “年轻漂亮的女同学成为本场第一位幸运儿!”主持人欢呼道。

  狄曼有些不知所措。

  这张票是温谦亦给她的。

  刚刚在礼堂门口,她翻遍了手提包和裤兜,都没有找到那张淡黄色门票,可能是被她忘在了寝室里。正当她犹豫要不要回寝室取的时候,偶然间遇到了温谦亦。这个在她心目中留下不小好感的男生。

  当时温谦亦正逆着排队的方向,从检票口往外走,步伐急促要离开的样子。

  狄曼忘记了自己脑袋究竟错了哪根弦,脱口就问了句:“温谦亦,你是不打算看讲座了么?”

  温谦亦将她找门票的尴尬神态尽收眼底,他摇了摇头,然后从裤袋里掏出一张票,直接塞到了狄曼手里,说了一句我还有点事,然后便快步离开了。

  女的?

  同样是惊愕,台下的学生和台上的鹤冰是完全不一样的心理活动。

  这是一场与络有关的讲座,女生很少对计算机方面感兴趣,所以在场的学生中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男的。在鹤冰眼中,心中惊骇更甚。

  互联历史上,被逮捕的、被曝光的超级黑客比比皆是,但无一例外全都是标准的男性。

  可现在,那个技术高超、无法无天、以入侵国家电为乐趣的黄道玉,终于出现在了鹤冰的面前,以一个娇滴滴的黑长直少女形象,这又怎么能让他不惊讶和震惊。

  怪不得这黄道玉不怕暴露身份啊!有谁能把超级黑客和女大学生联系到一起?

  高,真特么的高!

  鹤冰恍然大悟,同时又面露古怪。

  这与他期待的“王王对决”根本不一样啊……怎么突然就变成了女人呢?

  主持人看着冰嗥在讲台上愣着神,急忙开始圆场说:“请这位同学回答冰嗥提出的问题,什么叫做数据?”

  狄曼经过短暂的慌乱后,渐渐镇定下来,条理清晰地说:“嗯,数据就是事实或观察的结果,是对客观事物的逻辑归纳,是用于表示客观事物的未经加工的的原始素材……”

  她既然有兴趣参加这次络讲座,自然对这方面是有所研究的。

  “数据是信息的表达,信息是数据的内涵。数据本身没有意义,数据只有对实体行为产生影响时才成为信息……”一连串完美的标准回答让任何人都找不到毛病和破绽。

  在场众人只能暗暗感叹,这个黑长直妹子确实不是个花瓶。

  但这也没有什么新意,完全是照本宣科式的诠释。

  “这位同学说的……很好!”

  鹤冰违心回答说。缓缓点头,凝望着狄曼的俏脸。在灯光照耀下,这张清纯而不失动人的年轻面孔,深深地印在了鹤冰的脑海中。

  在其他学生看来,“黄道玉”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学霸妹子。

  但是在鹤冰这个专家级黑客的眼里……

  黄道玉的伪装简直毫无破绽、天衣无缝,这人以一种蹊跷又准确的把握,将自己的形象塑造在高手与初学者的中间界线上,既懂得一定的电脑知识,又不会过于引人注目。

  这才是隐藏身份的最高境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