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章 沸反盈天的讲座

天外重生者 +A -A

  《SOM17的观察日志》

  “寄生体需要保持现有身份,以便于良好地隐藏在人类社会中。”

  它冷眼旁观着温谦亦的一举一动,不像刚开始寄生的时候那样指手画脚,而是给予寄生体更多的自主权限。这不是它对人类生出一分仁慈,而是SOM17拥有着人类难以企及的耐心,它等待着对未来的正确预测结果。

  直到那一刻,SOM17才会有新的计划和举动。

  ……

  温谦亦打算这周末开始接触第一个人选。

  才回到学校。

  他保持着良好的生活规律。没有学习任务的时候,对质因数分解运算作为他消遣娱乐的方式,以保持脑细胞的兴奋度。走在校园的街道中,立刻就能感受到一种属于大学校园的人文气息。

  温谦亦虽然拥有着远超常人的知识和理论技能,但他依旧不可能摆脱作为自然人的属性。喜怒哀乐,喜爱与憎恶,这些人类常有的情绪他当然也不会缺少。

  与SOM17完全不同。

  他是一个人类,而不是剔除了大部分负面情绪的外星生命。

  “桥头餐厅见面?”

  温谦亦接到了张晓茜的电话,这个有着一双明亮眼睛的大胆女生。

  桥头餐厅。

  张晓茜可不是一个人请温谦亦吃饭,她虽然对这个相貌出色的大帅哥有不小的好感,但这不意味着她就要死皮赖脸的去追求。有时候近距离欣赏就够了,当做朋友正好,当做男朋友反而会有些尴尬。

  这世界上哪来的那么多一见钟情的花痴女。

  她只是……对他有些好奇。

  “晓茜,你说的人怎么还没到?”旁边的女生,马慧玉单手抚着下巴,百无聊赖道。

  马慧玉相貌不算出色,鼻梁上架着的黑框眼镜更是给她增添几分书呆子的气质,很不吸引旁人的目光。

  张晓茜解释道:“约定的是5点半,这才5点20,是我们来早啦。”

  “你说带我来看帅哥,可别让我失望啊。”

  “包你满意。”

  张晓茜无聊地玩弄着耳朵旁边的发丝,与马慧玉一句答一句地聊着天,忽然她神色一动,听见身后不远的小包房里传来的议论声。

  话题中像提到了“温谦亦”的名字。

  她回答起马慧玉的问题更加漫不经心,注意力全都在偷听小包房里的动静。

  一个清脆的女声说:“咱们的大创项目找不到合适的人手啊,要么是眼高于顶,要么是技术不行,我们可不能找那种混日子的,这都大三了,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另外一个沉闷的男声回答说:“哪有你说的容易,那些软件工程专业的大神早就让本专业的人请走了,轮不到我们数字媒体专业的。”

  清脆的男声插话说:“我有个老乡学弟推荐了个人选,说是手法不错,但是好像没有什么开发经验。”

  “大几的?”女声问。

  “大一。”

  女声哭笑不得:“于明正,你别开玩笑了,咱们说正经事呢……”

  被称为于明正的男生继续说:“郝婷,我挺早就认识这个学弟了,他做事挺靠谱的,推荐的人也应该靠谱吧。反正还有挺长的准备时间,试试也花不了什么力气。”

  “行!听你的。”郝婷无奈的表示同意:“咱们先吃饭,晚上还有冰嗥的讲座呢,趁早过去挑一个好位置……”

  大三的找他做大创项目?

  对于大创,全名为大学生创业创新项目。张晓茜早有耳闻。实际上就是学生找创意和人手,学校提供资金和一定的技术支持,然后让学生们提前进行小规模的科研和创业活动。

  基本上只要有点名气的高校,每年都会积极鼓励本校学生参与其中。

  若是项目成功,对学生而言不仅仅是一次难得体验,更是将来考研和应聘时非常有说服力的资本。还有一些人,毕业之后干脆不找工作,接着大创项目继续去做。最后也有被天使资金注意到,获得融资从而一飞冲天的家伙。

  等到温谦亦来到桥头餐厅的时候。

  张晓茜还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谢谢啦,一卡通还你。”她将卡片递给温谦亦,欲言又止。

  虽然是同班同学,但毕竟还不是很熟悉。有些涉及到隐私的话题不方便直接询问,她也不是那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格,点了份简单的盖浇饭,粗粗吃下后就道别离开了。

  “真有型。”马慧玉感慨道,“我刚刚吃饭都有胃口了,就是顾及形象,不好意思直接端着盘子吃。”

  张晓茜瞥了一眼室友,略微无语。

  她想起温谦亦……这家伙才来大学多久,貌似就已经露出不同寻常的举动了。

  “真是奇怪又有趣的人。”

  ……

  温谦亦也忍着胃口。

  他大脑的能量消耗超出平均水准数倍,而且保持日常身体运动也需要不少能量。作为符合能量守恒定律的正常碳基生命,而不是号称能量永动机的丧尸,饭量激增在所难免。

  一口气拆开四根运动性能量棒,这回换成了洋葱口味的,让他反感的焦糖味道被冲淡不少,吃起来总算不是那么痛苦难忍了。

  李凡康站在大树底下,用力摇着手。

  “你总算来了!”

  冰嗥的讲座在学校东区礼堂。此时礼堂门口,黑压压一片站着少说几百人。

  学生们在门口议论着。

  “以前只是听说过黑客冰嗥的名号,头一次能见到真人啊!”

  “这好像是冰嗥第一次做讲座。”

  “咱们学校的能量不小么……竟然还能请来这种高手。”

  “我舅舅说,其实是人家虎奇CTO张秋津请来的,卖了一个天大的人情。”这是舅舅党。

  “这里不会有CIA、FBI之类的特工吧?毕竟冰嗥是咱们国内有名的黑客大神啊。”

  “要不是他屁股干净,哪个黑客敢亲自露面……”

  温谦亦对当前的络发展趋势很感兴趣,也想听听这种业界专家的经验总结和未来展望。这对他今后的计划或许会有一些帮助,出于这样的考量,他才会将时间花费在这种事情上。

  随着手表时针指向了六点。

  礼堂门口的工作人员开始检票。

  淡黄色门票左侧的ID卡被他们撕下来,然后整理在一起,再由另外几名工作人员将这些奇奇怪怪的ID键入到电脑中,完成录入工作。

  有人问他们为什么这样做。

  工作人员回答说:“讲座有抽奖问答的环节。”

  东区礼堂是两层结构,一共有1200个座位。不仅没留下空座,连过道上都挤满了探头想要看清楚讲台的学生。

  礼堂后台。

  “鹤老师,等灯光暗下去的时候,您就可以登台了。舞台正中央的地上有X型标记,我们会把主要灯光打在标记的地方。”

  这群人称呼鹤冰为老师。

  这让鹤冰感到很受用,他作为络中驰骋风云的高手,从来没体会过现实中受人吹捧的飘然滋味。张秋津承诺要给鹤冰的讲座办得漂漂亮亮。

  显然,这群工作人员早就被打了招呼。

  鹤冰不知道,还以为他们全都是自己的粉丝。

  “嗯――我知道了。”他忍住笑意,缓缓点头。

  他手里捏着一枚带有控制功能的激光笔,确认电量充足。随着啪的一声,舞台灯光渐渐黯淡下去,他扶正眼镜,抻直裤脚,仰头挺胸走向舞台。

  主持人拿着麦克风,站在舞台最边缘高喊道:“有请主讲冰嗥!”

  哗――

  哗――

  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声,几乎将整个礼堂都要掀翻了。

  络界的传奇人物,冰嗥,多少学生心目中的神级偶像,此时终于站在了东海大学礼堂的舞台中央。

  鹤冰微微低头,对着麦克风说。

  “来到这里,想必你们都知道我的名字。很多人会对我的长相失望吧,其实呢,搞技术的都有几个主要特征。一是其貌不扬,二是姓氏和动物有关,比如姓马……我呢,姓鹤。”他小小地开了个玩笑,调侃了一下互联中的某两位大佬。

  幽默又不失水准的谈话风格得到了极为热烈的回应。

  “冰嗥!”

  “冰嗥!”

  计算机专业的学生自发的组织起来,一个嗓门大的带头喊,其余人跟着一齐。声势浩大,就像是某些大歌星的见面会一样。

  鹤冰嘴角微微上挑,直到现在,他才算那次事件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这群热情洋溢的东大学生,让他重新获得了一种名为自信的重要情感。深城停电事件带给他的打击,不仅仅是恐惧,还有被击垮的自信。

  某个名字被他封印在了记忆深处,不愿提及。

  “今天我要讨论的话题,是互联。”鹤冰顿了顿,“或许有人会说这老生常谈,在座的每一位不乏互联中的老民,但我想说的重点是――”

  他按下激光笔,身后的巨型LED屏幕随之亮起。

  正中央只有一个英文单词和两个汉字。

  Data,数据。

  “现在我想提出一个问题,什么是数据?”鹤冰轻微一笑,问说:“这个问题将由在场的学生回答――”

  鹤冰还没等说完,从左到右,从一楼到二楼齐刷刷地举起了一大片手臂。

  “还记得大家填写的ID卡么?我将会从中随机抽取一位回答我的提问,谁会这么好运呢……”他故意拉长了语调,愉快地望着学生们激动兴奋的反应。

  讲台上摆着一台微型笔电,电脑中预先设定好了抽奖程序。

  鹤冰手指缓缓下压,在无数人期待的目光中,敲下了回车按键。

  LED屏幕上立刻开始滚动数据库中的ID记录。

  宅男村长、GodK、map1e、月华剑、N2085……

  鹤冰没有回头看LED屏幕,而是望着舞台下学生们的紧张神色,说不清自己心中到底是什么想法。或许有喜悦,又或许有紧张?他摇了摇头,淡然一笑。

  年轻真好……

  我冰嗥,回来了!

  最终,LED屏幕滚动的ID停了下来。

  没被抽到的人表示失望,更多的人期待着冰嗥接下来的演讲。

  主持人煽动者气氛,以极为激昂富有力量的声调高喊出了幸运儿的名字。

  “回答冰嗥问题的好运同学是谁呢?有请――”

  “黄道玉!”

  舞台中央,明亮的灯光下。

  鹤冰笑容一点点凝固住,嘴角依旧保持着上扬的角度,只是……有点做梦般的见鬼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