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章 寻找的方法

天外重生者 +A -A

  温谦亦停下了继续在上搜索的举动。

  他终于清楚……昨天晚上自己究竟搞出了多么夸张的大事件。

  半个地球丢失电磁信号?

  天知道这到底给各个企业部门造成了多大的损失……与此同时,温谦亦这才算对SOM17手中的黑科技的威力有了最初步的直观体会。

  这个家伙很有可能藏着随时和整个地球一起玩完的潜力。

  真正的外星恐怖分子!

  “啪――”

  久违的火辣疼痛感,让温谦亦立刻从瞎想中回归到了现实。他现在和SOM17大人一损俱损一荣俱荣,谁都离不开谁。而SOM17为了达到它的伟大计划,只能用各种各样的手段去督促寄生体,自己很难亲力亲为。

  正是这样一个违和又古怪的组合,才会做出正常人无法想象的惊人举动。

  温谦亦看着像死猪一样睡在担架上的谢宽,打开一瓶矿泉水,浇在他的脑门上,同时用力拍着他的胖脸。

  “谢老板,醒醒!”

  “唔……”

  谢宽脑子有点蒙,有种被驴蹄子狠狠踢过后脑勺的难受感觉,他翻着白眼,缓了足足十多分钟,才从迷蒙的状态里恢复出来。

  “我是谁?”

  这是他问的第一个问题。

  温谦亦在内心默默补充道,你怎么不接着问“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直接凑成一套哲学终极问题算了。

  “谢老板,你忘了?”温谦亦问了句。

  “哎哟,让我好好想想……”谢宽捂着额头,断断续续地回忆说:“我好像要来这签个租赁合同,对了,你是叫温谦亦对吧……多亏了你啊,要不然我差点死在大马路上。”

  死在大马路上?

  你是差点死在试验台上。

  鬼知道SOM17用引导理论到底把这个胖子的脑子搞成了什么样……显然,与SOM17说的一样,关键性记忆他都记不清楚了,而且对温谦亦的态度也会大为改观。

  谢宽回想着,好像是自己的车翻了,然后是这个年轻人救了自己。

  “你以后就是我谢胖子的兄弟!”他竖起一根大拇指,浑然不觉嘴里还流着口水。

  真的伤到脑子了。

  谢宽走出仓库,看到遍布伤痕就像是被怪兽蹂躏过一样的宝马X1,后怕得猛地打了个哆嗦,身上的肥肉像是波浪一样颤了颤。

  他把钥匙插进去,试着点火,发现好像还能开。

  “温小兄弟,老哥先去趟医院,这份大恩必定相报!”谢宽眼睛盯着院子里的电线杆,表情严肃道,双手抱拳,然后一脚油门从院子里窜了出去。

  还好……这胖子记得怎么开车。

  望着谢宽离去,温谦亦嘴角抽了抽。

  回到仓库,他先将角落里的垃圾残骸收拾起来,到院子里挖了一个大坑,将这些东西全都就地掩埋。能量共振器则被他暂时拆解成三个部分,堆放在仓库的最深处。

  做完这些事情,他盘腿坐在地上,看了看笔记本电脑的剩余电量。

  还有23%。

  打开一个叫“捕捉”的加密文件夹,里面只有孤零零的一张图片。

  图片中的场景是人民大会堂,那个叫做谢宽的胖子坐在第一排靠左的位置上,时间戳标注着时间“2021年6月”。从气质、神态和身材上,图片里的谢宽与真实的谢宽相差甚远,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一个是混混般的小虫,而另一个是大权在握的真龙。

  SOM17说:“这就是捕捉到的错误结果。图片中显示的是一个虚假未来,当然也能看做是平行世界。”

  想起谢宽流口水看着电线杆傻笑的模样,温谦亦摇了摇头。

  谢大胖子都能爬到这个位置上?

  这哪里是平行世界啊,明明就是美梦成真么……捕捉未来果然没有那么简单。

  温谦亦想起昨天晚上让半个地球的政府官员都睡不好的赫赫成果,不安地问道:“每次捕捉未来,不会都是这么惊天动地吧……”

  “只有第一次是这样。以你贫瘠的大脑皮层能够理解的说法,能量共振器建立了一个基于地球磁场的能量络。我们使用能量共振器,以磁场能量为能源,通过预先设定好的电子信标寻找到附近符合条件的脑电波,从而获取大脑DNA计算机得到的结果。”

  “现在,你需要做的就是找到通过游戏筛选出来的人类。符合条件的人,最终都会在引导理论的影响下来到奉京市。”

  温谦亦点点头。

  至于如何在奉京市找到这个人……SOM17给出的答案是:自己想。

  第一次,寄生体获得了足够的自主行动权。

  温谦亦在马路旁边站了很久,终于通过电话叫来了一辆出租车,当然是加了双倍的车费。

  回到学校,刚走进寝室,汪达从凳子上转过身,对温谦亦说:“明天正式上课。晚上开会,点名,别忘了去啊。你昨天晚上去哪里了?刚上大学就开始浪起来啊。是不是有美女啊?”

  温谦亦道谢,然后解释说:“陪老乡在奉京逛了逛。”

  这个解释让汪达挑不出毛病,这才相处不就,一些话题也没办法往更深一层去说。

  将笔记本电脑放在书桌上,插好电源,然后登陆到服务器后台上,留下了一个检索命令,记录所有玩家的IP登陆地址。同时留意常登陆地址突然发生巨大变动的玩家。

  尤其是变动到奉京市的。

  他打算以这个为搜索的条件,找到某些脑子坏掉千里迢迢来到奉京市的倒霉家伙。

  虽然可能有所遗漏,但这是他目前想得到的最好办法。

  刚刚退出了服务器后台,黑莓9500手机突然响起来,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本地号码。

  “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把一卡通还给你。”打电话的人是张晓茜。

  温谦亦说:“那就中午食堂见面吧。”

  “啧啧,这不就有美女相邀么。”刘伟的耳朵很灵敏,听见了话筒露出的微小声音,笑呵呵调侃道。

  汪达咧咧嘴,有点羡慕,但也没多说什么。

  刚过没几分钟,李凡康回来了,进屋的时候表情极为兴奋,挥舞着手中的淡黄色门票,说:“我刚刚搞来两张学校讲座的门票,你们有没有兴趣?”

  汪达问说:“谁的讲座啊?”

  “络安全专家,知名超级黑客,冰嗥大神!”李凡康每说一句,情绪就更激动一分。

  汪达和刘伟表示兴趣不大,他们对络黑客了解不是很多,所以也没听说过冰嗥的名头,自然而然,不像是李凡康那样激动得快要说不出话来的模样。

  李凡康想要找到些共同语言,目光期冀地望向温谦亦,说:“你呢?”

  “我挺有兴趣的。”温谦亦笑了笑。

  “那可太好了!”李凡康猛的一击掌,把一张门票递给了温谦亦,然后指着门票左侧空白的地方,说:“你有没有常用的络ID?这次是规格相当高的络讲座,举办方特别要求,每个人都要用自己的代号,到时候统计汇总,然后还有个抽奖问答的环节。我的ID叫lost。”

  “络ID?”

  温谦亦细想了想,拿起中性笔在门票上写下。

  “黄道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