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9章 真不是钱的事

天外重生者 +A -A

  好奇心,是人类进步的源泉。

  谢老板虽然只有小学文化,但教育水平从来都不会是衡量一个人智商与个性的标尺。

  他跟常在一起喝酒的电工老宋学过几手简单的电路知识,就在下午的时候,以他的经验来判断,这件仓库的整体电路系统恐怕带需要经过一番大修,至少也是几十个工时的大任务。

  这得顾上两三个可靠的工人,花费一大笔钱。

  谢宽才不会这样蠢笨,去自掏腰包讨别人的欢心。

  仓库四周很安静,在明晃晃的工业灯光下,远处杂草灌木显得越发幽深不可见,唯有小虫此起彼伏的刺耳鸣叫。现在八月下旬已过立秋,前两天又下过几场雨,在这晚上八点钟的时候,这种阴暗偏僻的地方任是壮汉都会感觉到一股凉冷。

  谢宽将皮带从腰上抽出来,拿在手心里。心头那股欣喜劲被眼前的诡异情况消去了大半。

  但他也不会向鬼怪方面去联想。唯物主义的物质社会,人才是比鬼更可怕的存在。

  温谦亦告诉他晚上八点提钱到这里签合同。

  起初谢宽只是认为古怪,内心倒没有继续深究原因。现在看来,这不仅仅古怪,更有些蹊跷。哪个人喜欢在三更半夜的郊区野外谈买卖的?

  不会是……杀人越货吧?

  谢宽心中一凛,随后对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真是太久没经历过危险,整个人都变得胆小了。

  经过这样一打岔,他反而淡定了些,对着仓库大门高喊道:“温老弟你在里面吗?”

  没人回答。

  但仓库里这灯火通明的样子,摆明了就是告诉他有人在里面。

  谢宽站在原地掏出手机,给温谦亦留下的电话号码打去一个电话,刚按下拨号按钮没一会。

  “铃――”

  单调的手机铃声从仓库深处传来,声音非常微小,如果不是环境太安静的缘故,根本就听不到。

  谢老板提了提肚子,犯嘀咕说:“这啥意思?在里面捣鼓什么呢,怎么不接电话?”

  既然确认人在仓库里,他跨着大步,一颤一颤地走向了仓库的工业平移门。大门留了一个小缝隙,缝隙大约十几厘米宽,足够他观察到里面的情景。

  他先是看到了堆放在门口的几个大纸盒箱子,在蓝白色灯光照耀下,勉强能看清箱子上的文字。

  八一牌压缩干粮。

  康师傅矿物质纯净水。

  还有……医用纱布和消毒酒精?

  这些箱子正好堵在门口,阻碍了他往里面窥视的目光。

  “整这几箱东西……是要在这里住么?这小子不会是傻了吧……”

  谢宽说着,被凉气冻得打了个激灵。身上厚实的脂肪并不足以抵挡当下的低温。

  他穿着热带风格的花式短袖短裤,还以为是自己穿得太少。也因为皮肉太厚,他对温度不是特别敏感,丝毫没有察觉到这周围的温度正逐渐下降,比起八月份的正常温度至少低了5到10度。

  “温老弟,老哥我进来了啊!”谢宽喊了一句,按下平移门的控制按钮。

  伴随着摩擦声和机械传动装置的运转声,平移门渐渐向两侧打开。

  谢宽绕过箱子,刚一转头,他就变成了一尊摆放的肥胖雕像。

  夸张的身体曲线勾勒出物质生活的腐败,眉目沟壑刻画出难以抑制惊恐,最完美的还是小腿上的抖动线条,既体现了雕刻者的匠心独造,又深刻地显示出……他内心之中的毛骨悚然。

  有意思的是,可能是雕刻者粗心大意上错了颜料,白绿色的花短裤中央颜色有些发深,还有向四周晕染的趋势。

  “我的老天爷……”

  谢宽努力将眼睛睁大,睁得更大,眼角发涨,睚眦欲裂,即便他看的再清楚,也无法相信自己看见的事实。

  髓质铬细胞快速的分泌出肾上腺素,让心脏、肝、和筋骨的血管扩张和皮肤、粘膜的血管收缩,血液流动加速,细胞的新陈代学速度提高了至少30%……这一系类变化,不足以让他挪动分毫脚步。

  他看见……

  一个遍布整间仓库,由无数条蔚蓝色的闪电组成,发出阵阵沉缓闷响的巨大蜂巢。

  如果有艺术大师看到这个景象,抛去对未知事物的恐惧,他绝对会惊叹这些闪电构成的正六边形的奇幻瑰丽。在远处,是无数个正六边形组成的复杂图案,更近些则会发现,这些六边形实际上是一条条快速运动着的强烈光斑。

  在人类的贫瘠认知中,对于细长的、蓝白色的、会发出噼啪声响的事物,只会用闪电称呼其名字。

  实际上,这个由SOM17构造出来的科学现象,不是用正负电荷的能量转移现象解释得通的。这与闪电毫无关联,只是取了一个从人类角度容易理解其外观的通用名词。

  谢宽终于惊恐地清楚了,他在外面看见的蓝白光芒根本就不是工业电灯,而沉闷声响更不是想象中的机械运转的声音……

  这到底是……什么可怕的怪物啊!

  “你认为在两千年前的猴子看见航天飞机发射会是什么表情?”

  “应该和这个人的反应类似吧。”

  在谢宽眼里……这个名叫温谦亦的年轻人,正在以一种极为诡异的姿态自然自语着。

  不,不是自然自语!

  他即便再惊恐,再害怕,大脑思维都快要凝固住了。还是能够分辨出这两个声音的差异……前者冰冷得不像人,没有声调起伏,没有语气停顿,也没有任何情感。

  谢宽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是:“我不要钱!”

  “小,小兄弟……这个仓库送你了!能不能让我走……”

  如果能用钱解决最好,他逃离这里第一件事就是去报警!即便他的车上还装着几十克的海X因,即便他下午才联系过混子老六打算捞一笔黑钱,即便现在还拖欠着法院一笔赔偿款,是警务数据库中标准的老赖……

  这些都不重要。

  因为能用钱能解决的都不是问题。

  谢宽眼看着温谦亦走过来,一拳狠狠怼在了自己脖子上。拳头格外准确地击中了谢宽的颈动脉,他眼前顿时一黑,失去意识前终于想通。

  这真不是钱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