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章 具体选址

天外重生者 +A -A

  晚上,温谦亦接收到了谢宽发送来的电子邮件。

  邮件中描述的仓库环境确实很不错,还附有几张实景拍摄的照片,看上去崭新干净,像是刚建几年时间的模样。而谢老板开出的租金价格也十分合理,月租金每平米15元。

  按照仓库800平米的实用面积计算,每个月的租金大概为12000元人民币。还在温谦亦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而让他最满意的地方在于,这间仓库的地点很偏僻,在奉京市西郊的山区村庄附近。通过查询互联的卫星地图,那里交通环境只能说一般,有标准的沥青公路,但是不通公交而且距离也有些远。

  在电话中,温谦亦露出想要有租聘意愿的口风,试探性地将价格压低到了11000,却没想到谢宽连一句话的功夫都没犹豫,爽快的答应了这一小小的砍价。

  “果然有猫腻。”

  温谦亦没有放心地相信谢宽。他又在上找了找本地仓库的租聘信息,却没有找到比这间仓库情况更为合适的。要么距离市中心太近,容易引人耳目,要么仓库主人没有全部的主权,只能部分租聘。

  也有一些地理位置偏僻,人烟稀少的合适选择。但是距离过于遥远,仪器组装完成后,不是扔在那里就可以不管了,还需要温谦亦定期进行维护。

  最终,他还是打算联系谢宽,即便这个谢老板有点花花肠子的意思。

  但在这之前,他还得处理完学校方面的事。

  “第一排右数第三名,出列!带领队伍到西区体育场。”

  “是。”

  温谦亦面无表情,从队伍中走出来,然后喊着“一二一”的口号,带着大队伍跑向集合地点。

  这是军训的最后一天,也是最后一个任务――按顺序从主席台前列队正步走,所有的队伍都踢完正步后,校领导再讲几句总结的话。

  军训任务就此结束。

  “终于解放了!”汪达做了个吱呀咧嘴的表情,随后双手一摊直接躺在了地上,也不顾衣服会沾上沙土。

  这举动果然吸引到不少女生的注意。

  军训是陌生的年轻人之间最容易积累感情、拉近距离的时候。一般来说有两种人最受欢迎,一种是性格外向、活泼幽默的,另一种则是外形出色,让人挪不开眼睛的。

  汪达无疑是前者。

  而安静地坐在一旁的温谦亦,在班级众多同学的眼里,理所当然就是后者。

  “晚上咱们班级聚餐,你们都有时间吧?”一个肤色黝黑的高大男生,粗声说。

  “有啊!”

  “时间多的是呢,第一周也没有课……”

  温谦亦感觉身后走来个人,从鞋底与地面的摩擦声和频率可以判断得出,这是一个体重轻盈的女生。

  这个叫张晓茜的女生招呼了一声,看着温谦亦,她期盼地问说:“晚上的聚餐你打算去吗?”

  “抱歉,我有点要紧的事。”

  张晓茜抿嘴笑了笑,犹豫说:“哦,这样啊。那个……我的校园一卡通忘带了,你的能借我用一下吗?我明天肯定还你!”

  她也不明说要做什么用。

  这种小要求温谦亦不至于拒绝,他点点头,从裤兜里翻出钱包,将一卡通递给张晓茜。

  打开钱包的时候,张晓茜无意中注意到了最外层的那张农行VIP白金卡,很显眼。

  她愣了一下,然后当做什么都没看到。

  “给我留个电话吧――要不然万一不到你怎么办呢。”张晓茜暖暖一笑,露出一对酒窝,看上去很有种邻家女孩的气质。

  温谦亦依旧点头,报了一串数字,说:“还有别的事么?”他看了一眼手表,现在是下午两点钟,距离与谢宽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

  张晓茜连连摆手说:“没,没了。”

  她刚想继续说点什么,就看见温谦亦留给她的后脑勺,让她把下面的话全都憋回了肚子里。

  望着温谦亦离去的背影,张晓茜自然自语道:“真有……个性。”

  她的室友莽莹凑过来,拍了一下张晓茜的肩膀,神色揶揄说:“搭讪失败了?”

  “喏。”张晓茜像是展示战利品一样,扬了扬手中的校园一卡通。

  “厉害厉害!”莽莹竖起大拇指。“话说回来,这个温谦亦性格还真是有点冷呢,跟谁话都不多,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背景。”

  背景?八成是个隐藏得挺深的富二代。

  张晓茜心里嘀咕着,她知道银行VIP制度的门槛,同样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其实几十万的日均储蓄不是什么大钱,但也分在什么样人的手里。大学里阔绰到有几十万存款的家伙可不算多见。

  对于钱,她心里到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更不是别有目的。谁不喜欢和帅哥聊天呢?

  她只是觉得……温谦亦这人可能比想象的还要有趣。

  张晓茜感慨道:“这人真是低调啊。”

  ……

  温谦亦只是觉得无聊。

  他发现自己与这些大学新生之间,沟通上存在一些障碍。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三观不合。他们眼中的世界,他们设想的人生理想,都与温谦亦的想法相差甚远,甚至背道而驰。

  温谦亦越来越坚信:“平凡就是最大的罪过。”

  而这些所谓高材生才刚刚踏入校园,不少人就开始设想以后工作的生活,如何赚钱买房的话题。甘愿成为社会中随波逐流的一份子。

  不需要年轻人有判断力。只要给他们汽车,摩托车,美丽的明星,刺激的音乐,流行的服饰,以及对同伴的竞争意识就行了。

  温谦亦心中早就被SOM17种下了名为野心的种子。他无论如何都不能甘心普通人的生活,即便从此脱离了SOM17的帮助,他也不会再回到自己当初的样子。

  他在路边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在车上,打电话给谢宽:“谢老板,我马上到。”

  “没问题!我在仓库这边等你。”谢宽在电话里朗爽大笑说。

  从市区到西郊,一路上几乎畅通无阻。半个小时的车程,温谦亦就来到了谢宽想要出租给自己的中型仓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