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章 不请自来

天外重生者 +A -A

  经过一番解释。

  这个叫做孙文晴的大二女生终于明白过来,这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实际上也是大一新生。

  “大一的长得那么壮啊……”她小声嘀咕道。

  温谦亦谢过了孙文晴的好意,让她带着狄曼去人文学院的寝室楼。而他自己想慢慢逛一逛,好好看看学校里的景色。

  东海大学作为东海省唯二的985大学,始建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校园里非常有独属于大学的人文气息,名人名句和雕塑立绘随处可见。

  路上,他看见一个墓碑的雕塑。

  上面雕刻着一段话:“先前的文化将变成一堆废墟,最后变成一堆灰烬,但精神将在灰烬的上空迂回盘旋。”

  温谦亦驻足了很长一段时间。

  他凝望着句子,脑海中某种疑惑似乎得到了解答。

  有些清楚了,自己这一切的所作所为究竟是为了什么。当一个人拥有成为源动力的理想后,无论做何事都恰如其当。

  SOM17适时地出现,平静道:“人类正在踏上一条完全错误的道路。你现在是唯一的修正者,将整个世界扭转到合适的轨道上。任何手段都是最终目标的工具,你作为我的寄生体,必须坚定信念摒除一切落后的思想。”

  “尽快联系安腾商事会社,然后将仪器组装完成。”它命令道。

  不需要SOM17督促,温谦亦自己也会尽力而为。

  他不再是三四个月前的那个稚嫩少年,从肉体到精神上都完成了彻底的转变。外表上似乎依旧温和谦虚,刨开最外层的保护,才能直视到他内心之中的野心和欲/望。

  世界永远处于变化之中,无论是人还是事物。

  他先给安腾商事会社打通了电话,通知他们一周内自己会去取货。安腾商事会社的工作人员本着负责任的态度,询问了物流方式和运送地点,他们愿意以市场上最公道的价格提供物流配送服务。

  温谦亦通过对络上信息的检索过滤,确定安腾商事会社的价格在正常水准以内,答应了这个条件。

  东海大学校园呈长条形,本科生的宿舍区在校园的最深处,从正门走到宿舍,几乎是以最远距离横穿了整个校园。

  路程约为1.78公里。

  在宿舍楼下凭钥匙领取了寝室用品,温谦亦登上5楼,推开528寝室的门。

  标准的四人寝室间,上床下桌的结构,有一个小阳台和卫生间。不过没有配备空调和电风扇。

  528寝室只有一个床位还空着,显然,他是最后一个来的。

  经过寒暄和简单的自我介绍,大家对彼此之间都有了初步了解。

  温谦亦在靠门1号床。

  2号床是一个夏安的男生,头发自来卷,眼眶很深,看上去有点少数民族的特征,叫做刘伟,就是有点沉默寡言。3号床的李凡康是东广人,家在三佛市,说话的时候带着浓浓的广普腔调。4号床的汪达是东海人,性格十分外向,算是温谦亦的老乡。

  “我听说军训是后天才开始,咱们晚上一起出去整点烧烤?”汪达戴着鸭舌帽,笑呵呵地提议说。

  刘伟坐在桌子上,玩着手机头也没抬:“行。”

  “某问题!”这是李凡康,普通话有点不标准,但大家都能听得懂。

  时间很快来到了晚上,老友会活羊烧烤。

  刚开始这几人还有些拘谨,喝了点酒之后,话就渐渐放开了。

  “汪达,你和温谦亦都是本地人对吧?”刘伟不胜酒力,喝了几杯脸就变得通红,含着大舌头问道。

  汪达点头。

  刘伟狠狠咬了一口羊腰子,神色诡秘道:“嘿嘿,你知道奉京有没有什么,那啥,好玩的地方?你懂的。”

  服务员又端上来一盘烤好的肉筋串。

  “奉京最厉害的洗浴中心叫什么?金浪雅!黑白通吃,要啥有啥!”汪达拍着桌子,吹起牛来。“不是跟你吹,我跟我大舅一起去过!里边老特么牛逼了……”

  李凡康嘿嘿一笑,也不点破,顺着话题说:“讲讲呗。”

  “铃――”

  温谦亦拿起手机,是个陌生号码,他歉意道:“我去接个电话。”

  他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率先说话,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您是温谦亦先生吧?”

  “请问你是……”

  “哦,忘了介绍。鄙人姓谢名宽,在奉京手里有几个待出租的大仓库。价格低廉,最主要的是我这仓库刚建没几年,安保配套齐全,包您满意!而且从东海大学到这交通很方便!”

  温谦亦立刻想通了缘由。

  很可能是安腾商事会社的人将自己的信息泄露了出去。对于具体是谁泄露、怎么泄露的问题,温谦亦并不关心。他原本打算趁着军训过后的时间,再于本地找一找合适的仓库,最好是人烟稀少的郊区。

  他先是感叹买卖人的消息灵通,又有种瞌睡就有人送枕头的感觉。

  能在这个吃人社会上混出点模样来的,无一不是手段头脑齐全的厉害角色。这个谢老板消息灵通、胆大心细,早先调查了温谦亦的资料,心中虽然有些奇怪,这家索姆精准仪器公司怎么会让一个大学生担任采购员。

  但他目的是赚钱,也不是为了将别人的底细翻遍。

  谢宽只把温谦亦当是家庭富裕的二代公子,其余的倒是没多做考虑。

  他直截了当道:“温先生,我一会将电子合同用邮件的方式给您发送过去,您要觉得合适,我们明天就能签!如果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咱们可以继续谈……”

  “我考虑考虑。”温谦亦回答说。

  电话挂断。

  “这个人类在撒谎。”SOM17冷笑道。

  温谦亦缓缓说:“我知道。”

  “无论怎样,计划都会安稳进行下去。”他强调了一句,目光远眺,自然自语道:“任何阻碍都必须得到合理的解决。”

  “我很欣慰你有这种觉悟。”SOM17回答说,实际上它并不这样认为。

  某处神秘区域,SOM17记录:

  猴子的精神境界没有得到彻底的改变,保留太多无用的道德约束,必要的时候可以使用强制手段……

  温谦亦根本不知道SOM17的记录,他还在思索,《深渊勇者EX》这款游戏如何继续改进。

  “回来了?继续吃!”汪达醉眼迷蒙,向温谦亦打着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