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章 大学生活伊始

天外重生者 +A -A

  吴彤自己的车后备箱不够大,所以她管同事借了一辆SUV。早就来到了泊车场,百无聊赖地等待着电话。

  她其实有些后悔了。

  还没等竖立长辈的形象,就因为自己一个轻浮的揩油动作全都毁于一旦……谁让那小子长得那么合胃口了。

  吴彤如此给自己开解。她对着镜子认真地补妆,女人一过二十五六岁,或多或少会出现些衰老的征兆。妩媚动人的青春即将悄然逝去,没有哪个女人不会惶恐。

  她的容貌不算出色,鼻梁有些低,肤色也微微偏黄,五官不是那么精致完美,只能称为中等偏上的姿色。还好有化妆术这样神奇的魔法,硬生生将她的外表和气质提高到了美女的层次。

  在深色雷龙墨镜后面,吴彤的眼睛盯着火车站正门口,手中拿着LG折叠手机,屏幕上是一部当前上很火热的女频总裁小说。

  她戴着耳机,用的是软件的听书功能。

  “只见董事长冷雨轩轻轻撩起上衣,露出了结实的八块腹肌,邪魅狂娟一笑:‘坐上来,自己动。’……”

  吴彤突然有了某种很糟糕、很不妙、想停止又停不下来的联想。

  她努力让自己头脑放空,可思维这种怪东西,你越是尽力避免去想,它就越是顽固地停留在你的大脑里。如同紧张的考试时脑子里突然响起了一首歌曲,总是会让人崩溃地循环播放到考试结束。

  某个场景出现在她的记忆中,时间过了这么久,那时的尴尬依旧难以忘怀。

  “啊……我到底做了什么蠢事啊!”

  吴彤突然有点抓狂,悔恨、懊恼种种情绪涌上心头,抓乱了头发,低头哭丧着脸。

  咚咚――

  “表姐?”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吴彤表情突然凝固住了,她第一反应不是去看被敲响的窗户,而是用余光担心地瞥了一眼摆在旁边的化妆镜。

  不出她所料,镜子中是一个头发散乱、如癫似狂的古怪女人。

  完了……我的形象,彻底完了!

  在这一瞬间,吴彤终于崩溃地想到,自己以后或许永远都没法在这个远方表弟面前抬头做人了。一个又一个的洋相,接二连三的笑话,她现在有点破罐子破摔的觉悟。

  淡定淡定!越是在这时候就越要淡定!保持正常!就像什么都没发生!

  “嗯,挺快的啊,怎么没先给我打个电话?”

  吴彤按下车门控制器,将车窗玻璃摇下来,面色平静,算是打了个招呼。只是这一头金毛狮王般的乱发,有点破坏她硬装出来的淡定气质。

  她根本就没心情去管头发。

  “表姐,这是我在车上遇到的校友,名字叫狄曼。”温谦亦打量着吴彤的模样,心中疑惑不解。

  狄曼像是受惊的小鹿一样,突然弯腰打着招呼:“姐姐你好!”

  似乎能察觉到一股强忍着的笑意,吴彤缓缓点头:“嗯,你好。把行礼放后备箱里吧。”

  将行李都放好后,温谦亦坐在了副驾驶上,狄曼则是打开了后车门坐在了靠吴彤这一侧的位置。

  吴彤若无其事地梳理着头发,手臂肌肉却有点僵硬和紧张,动作一没注意,将耳机线从手机上扯了下来。看书软件原本播放着总裁小说,声音突然从外放传了出来。

  “一抹……两点……深入……总裁好坏……”

  吴彤的表情僵住了,等到她慌乱将软件关闭的时候,正好是一连串的啊啊哦哦这种拟声词。

  车内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她甚至都不敢看温谦亦和狄曼的脸。强烈的羞耻涌上心头,脸上像烧了水一样滚烫,急忙用下车检查后备箱是否关紧为借口,从车里逃了出来。

  刚下了车,犹若福灵心至,吴彤在车外突然鬼使神差地望了一眼车窗。

  她什么都没看清,只瞧见一层反光玻璃贴膜。

  反光玻璃贴膜……

  这也就是说,如果她刚刚先整理好头发再摇下车窗,根本不会造成眼前的尴尬。她自己的车没有贴膜,从外向里看什么都能尽收眼底,可是这辆同事的SUV完全不同。

  吴彤现在有种想一头撞死在反光玻璃上的心情。

  这时候正是中午,奉京市交通的高峰期,路上有点堵车的迹象,原本只需要一个小时的车程硬是拖到了足足两个小时。

  在吴彤的眼里,这漫长的两个小时如同地狱……

  “有事给我打电话,我单位还有点急事,先走了!!”

  嘭的车门关闭声响起,SUV疾驰而去。

  刚开出去不久,吴彤猛然想起一个问题。这辆SUV明明贴着反光玻璃贴膜,自己也没告诉温谦亦她开的是同事的车……这小子是怎么从停车场那么多车中找到自己的?

  “奇怪了……”

  吴彤非常想知道答案,但是经历过那样一连串的尴尬,她是没什么勇气再回头找温谦亦询问了。

  校门口。

  “你姐姐人挺好的……”狄曼怯生生道,似乎出于善意想要解释点什么。

  就是有点饥渴。

  温谦亦仅仅点头,然后将目光望向了东海大学的正门。

  门口停着几辆大巴,两侧各式各样的欢迎新生的条幅,五颜六色挂在树枝、铁栏杆上,从正门向学校里望去,还能看见道路两旁用作路标指示的彩旗。

  门口临时摆放着几个桌子,作为临时的新生迎接处,桌子旁边的立板却没有标注着具体的学院,让人分不清应该去哪里做登记。

  大二老生们穿着蓝色的迎接服装,热情地做着迎接工作,偶尔看到俊男美女,那副架势简直是一窝蜂地涌上去,把行礼往自己手里一拉,二话不说就带着人往学校里跑。

  温谦亦站了一会,感觉有点不对劲。

  别的新生都是一下车就有人过去迎接,自己站在这也有两三分钟的时间了,怎么不见有老生过来?狄曼这么漂亮的黑长直妹子,竟然没有吸引狼学长过来实在不符合常理。

  “去登记吧。”温谦亦向狄曼说道。

  狄曼点点头。

  这时候一个穿着蓝色服装的大二女生走过来,望着温谦亦,鼓足勇气说:“学长,迎接处的学院标志牌还没来得及做好,这位学妹是什么学院的?我可以帮帮忙!”

  醉翁之意不在学妹。

  温谦亦摸摸脸,心道……自己有那么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