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章 终于到地方

天外重生者 +A -A

  经过简短的交流。

  温谦亦差不多搞清楚这三个学生的身份情况。

  他们都是云阳市人,王茂学和杨乐萱考上了奉京外国语大学的日语系和法语系,而狄曼则和温谦亦都是东海大学的大一新生,同为校友。

  “校友唉!”

  杨乐萱冲着狄曼挤眉弄眼,让这个内向的长发妹子脸上又有点微微泛红。

  聊着聊着,王茂学先提到了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

  “听说外国语有一个月的军训,好像是全国时间最长的吧?”

  杨乐萱垂头丧气说:“等这军训结束,中秋节都过完了!”她望向狄曼,说:“还是你们东大好,才一个礼拜的军训。”

  “还好了。”狄曼低着头小声回答。

  平时她也不是这幅鸵鸟姿态,只在今天她的神情和反应似乎有些不对劲。

  王茂学又说了关于未来的打算。

  “上大学可得好好努力了。要不然以后都找不到好工作……”

  “是啊。但我一想到学习就有点头疼。”杨乐萱瞧了瞧狄曼,又瞧了瞧温谦亦,心生一计,语气羡慕道:“还是小曼厉害,不声不响就考上了东海大学,在学校的时候就多才多艺,分数还怎么高,真是让我们这种学渣没脸活下去咯。”

  狄曼推了杨乐萱一下,“哎呀,说什么呢。”

  王茂学情商也不低,从杨乐萱挤眉弄眼的表情里读出了某种不便明说的意思。

  杨乐萱这是给狄曼撑场子呢!

  火车上相识一场,狄曼和温谦亦还是今后四年的校友,不出意外的话,彼此之间肯定不会缺少联系。只是瞧狄曼这幅内向害羞的模样,隐隐中好像有点自卑了。

  社会交往中,自卑是最不可取的姿态,又不可避免。在面对理想中的完美形象时,任何人都会找到自己内心最软弱最缺少信心的地方,自然而然的产生相形见惭的想法。

  狄曼眼里温谦亦或许就是她懵懂少女心中的完美角色。

  儒雅谦和、高大帅气,谈吐不凡,言语里引经据典,无论是经济政治、还是社会百态,甚至是一些偏门的专业知识,似乎什么都懂得的样子。

  这在恰到好处地契合了读书少女的每一个想象。

  当想象变成了现实,狄曼表现得有些手足无措了。这种情感不是心生爱慕,而是一种难以言表的欣喜和憧憬,还有自卑。

  “高二的时候吧,我记得狄曼拿过东海省数学竞赛一等奖。”杨乐萱与王茂学说道。

  王茂学点点头:“那次竞赛全省没几个拿一等奖的。我本来也想试试,可是没那能力啊,题都看不懂。”

  两个人一唱一和,在温谦亦眼里着实有趣。

  他理解这两个学生的做法,完全是从善意的角度出发,不想让自己的朋友在别人面前低上一头,虽然用的办法有些拙劣,但如果用在普通的高三毕业生身上,或许也能奏效。

  对于温谦亦来说,这就是一场不成熟的话剧表演。

  从数学竞赛到话剧表演,再从话剧表演到钢琴演奏,只言片语中,勾勒出一个沉默好学、多才多艺的高中女生形象。

  直到最后,狄曼先受不了了。

  “别,别说了……我有什么好说的,换个话题吧。”

  王茂学果然茂学,还没到奉京,就打听到了不少奉京的事情。

  “我说,等国庆放假的,我们几个人去奉京的白海滩玩玩?听说那里有个水上乐园,是亚洲第三大的!用学生证买票有五折优惠。”

  “行,这么定了。”杨乐萱表示同意,然后转头看向温谦亦,眼睛笑成月牙,说:“大帅哥,你呢?”

  温谦亦刚刚在玩手机,对杨乐萱的称呼不是很敏感,他完全就没当做这是在呼喊自己。

  “大帅哥!”杨乐萱半站起身,以更近的距离又喊了句。

  “啊?”

  温谦亦反应过来,抬起头,眼神中出现了少有的迷茫。

  “你是在喊我?”

  杨乐萱像是见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睁大了眼睛,夸张地左顾右看,最后重新将目光落在温谦亦身上,认真道:“这附近,除了你还能有谁?”

  “啊,对了,还有个王茂学帅哥。”她补充了一句,但明显是对王茂学的调侃。

  温谦亦这才对自己气质与外表的变化有了一些直观感受。

  真是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能有这种待遇。

  他的心理年龄虽然比同龄人要成熟,但毕竟才刚刚年满十八,此时忍不住地有点高兴,但是没表现在脸上。控制表情这种事,他早就轻车熟路了。

  SOM17不合时宜地再次出现,冷冰冰道:“等完成了下一阶段的教育训练,你还会改变更多。记住,沾沾自喜和自鸣得意是人类最没有用处的情感。”

  温谦亦勉强对着她们笑了笑,说:“我给你们留个电话吧,如果国庆有时间再联系。”

  “好!”

  杨乐萱第一时间回答道。

  这年迈的老夫妻中,老奶奶一直笑眯眯地看着这年轻的学生们。只是旁边的老大爷有点欲言又止。

  列车很快就要到站了。

  奉京市一共有两个火车站,分别是奉京北站和奉京站。要去东海大学,在奉京北站下车会更近更方便一些。乘务员经过车厢,通知奉京北站的乘客准备下车。

  温谦亦用两只手,分别将自己和狄曼的行李从架子上取了下来。

  王茂学在一旁有些咂舌。

  他可知道……狄曼的这个大箱子到底有多么重,这么妹子几乎将大学中所有可能用到的东西都塞进了箱子里。上车的时候,他作为男生肯定要帮忙抬行李,而狄曼的箱子累的他两条胳膊都感觉要断了。

  王茂学咽了口唾沫。他坐在靠过道的位置,清楚地看见温谦亦拿着狄曼行李的是左手,可这人脸上既不发红也不见汗水,更没有吃力地绷脸咬牙。

  就像手里提着一个空箱子。

  列车停下,温谦亦看了看手表,拿着两个行李与狄曼走下了车。

  王茂学转头向杨乐萱诉说刚刚的惊人发现。

  “狄曼的箱子有多重,你知道吧。”

  杨乐萱点头到一半,也跟着愣住了。她同样记起来……温谦亦貌似是一只手就把行礼拿下来了?

  “力量……真大,那身肌肉真不是样子货啊……”

  “力气大不算什么了不起的。”坐在他们对面的老大爷,再也忍不住突然出声道:“你们也是云阳人,今年的毕业生,没听说过或者没看过报纸么?”

  “看什么报纸?”王茂学觉得这老大爷有点莫名其妙。

  老大爷颤巍巍地从布袋里掏出一个罐头,外面包裹着一层报纸。然后他又将褶皱的报纸打开,平铺在火车桌上。

  他慢悠悠道:“刚刚那个后生,是今天云阳的理科高考状元!”

  说出这话,老大爷露出了终于吐露真相的舒爽表情。

  “什么?!”杨乐萱和王茂学异口同声。

  他们急忙附身去看报纸,然后从B1板块最右上角的一大块区域中,找到了“理科状元”这四个字,还有温谦亦的名字。因为温谦亦一直躲避着记者谢绝采访,所以报纸上采用的是他高一时拍摄的青涩照片,从眉宇中依旧能认得出来就是他本人。

  “在人家真学霸面前,咱们可算闹笑话了……”杨乐萱幽幽叹了一口气。

  王茂学嘀咕道:“还好狄曼不知道。”

  “是啊……”杨乐萱盯着报纸上的照片,心情像是做了个过山车,重复说:“还好不知道。”

  这时候,乘务员高喊道:“奉京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