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章 奉京迷途

天外重生者 +A -A

  “6月16日,我踏上了前往东海省的火车……硬座,两天一夜。”

  “6月17日,硬座的确很硬,屁股疼。我开始怀疑自己的目的,我为什么会突然有这种疯狂的想法?”

  “6月18日,记忆渐渐变得清楚了。似乎是一场梦,让我有种必须去东海省的理由。”

  “6月20日,通过对自己的心理特异性分析,我发现自己好像受到了某种类似于催眠的暗示。”

  “6月21日,我否决了昨天的观点。这不是暗示……更像是潜意识集群作用。此时此刻我经历着的,在大脑中仿佛早就有了深刻印象,陌生的熟悉感让人毛骨悚然。”

  “6月27日,头脑越来越不清晰了,那个梦……似乎正在向我逼近。”

  “嗯――”

  郑警官把日记本轻轻放到一边,像是看傻子一样地盯着眼前这个古怪男人,清了清嗓子,说:“今天是8月1号,一个月前的日记……这就是你在地铁上大喊有炸弹,制造公众骚乱的理由?”

  刘宇宸叹了口气,表情无奈,说:“警察大哥,我就是做了个梦,有点害怕,没控制住自己就喊了出来。您瞧瞧我这模样,我是从法国毕业,不是从民主灯塔美利坚毕业,怎么也不像恐怖分子啊,对吧?”

  “再怎么解释,拘留一日是免不了的。下次自己注意点吧。”郑警官悠悠道。

  一天后。

  刘宇宸终于从暗无天日的拘留所走了出来,从警察的手里要回了自己的行李箱。与他一起出来的还有一个倒霉男青年,因为一点口角,在公交车上差点和司机打起来,最后以扰乱公共治安的罪名,被处以500元罚款和一日拘留的处罚。

  男青年表情轻松,有一种重获自由的欣喜。他面带笑容,和刘宇宸打着招呼:“哥们,我瞧你这模样,不像本地人吧?”

  “不是。”

  刘宇宸淡淡地回了一句。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自己也不是刚从拘留所里走出来一样。

  男青年讨了个没趣,嘀咕道:“什么人啊。”

  走在大街上,刘宇宸拖着行李箱,脑海中从来都没有停止思索。

  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绝对不正常。这已经不能用头脑发热、一时冲动、任性妄为此类的词语能够解释,而是一种更加古怪神秘的情况。

  自从到了东海省,刘宇宸发现自己做梦的次数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清晰。

  他梦的内容却有些不对劲。

  这些天的梦中,他一直在叫做深渊大陆的异域游荡。

  心理学理论中将梦阐述为现实世界的碎片整理过程,是潜意识活动的真实写照。任何梦境实际上都有迹可循,能够找得到梦境所代表着的含义,和产生这种梦境的原因。

  一款游戏引发的梦境,没理由会折磨他自己这么长时间。

  与怪物厮杀,在广阔草原上游历,甚至……和那名叫做莉雅的精灵少女陷入了爱河之中。

  刘宇宸凭借心理学知识,在梦境中保持了最大的清醒,通过理智找到了梦境的破绽。无论多么详细的细节,实际上都来源于这款叫做《深渊勇者EX》的游戏。

  可以说,他找到了导致自己行为出现异常的罪魁祸首。

  刘宇宸生出过试图离开东海省的念头,却发现自己的下意识对离开的想法产生了抵触。有种不舒服的情绪弥漫在心头,让他难以作出果断的决定。

  就在前天,他正在地铁上的时候。他的梦突然有所变化,梦中他看见了一场地铁上的大爆炸,几乎所有乘客都在这次爆炸中死亡,而自己也随之从梦境中醒来,真实的感觉和死亡的惊恐让他忍不住大喊出声,最后引发了小规模骚乱,以至于落得拘留一日的下场。

  实际地铁上根本就不可能存在炸弹。

  刘宇宸却有种感觉,那次爆炸真实存在,但似乎……不是自己身处的世界。

  “先不想了!”

  坐在大巴车上,他用手机登陆到“方舟岛”论坛,玩家们关于《深渊勇者EX》的讨论,让他越来越感觉到一种寒意。

  “这款游戏挺有意思的,就是世界构造太真实了,搞得我这几天梦明显增多。”

  “做梦还不好么,免费玩游戏啊。”

  “你们的剧情进行到哪里了?我刚刚接受了个世界级的成就任务,继续帮手啊,地点在暴风悬崖……”

  刘宇宸发现了一个熟悉的ID名字,清空杂念。这个人曾经在论坛中煞有其事地研究游戏中的深渊语,随着研究的深入,竟然真的让这个家伙摸索出了一套完整的语言体系,甚至能够根据语法结构和词根拼凑一些简单的句子。

  清空杂念发了个新帖子。

  “论游戏中潜藏的音律美学。”

  “音乐是文化与感情的外展延伸。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文化圈、不同的语言习惯,人们所创造的音乐在风格上肯定会有大同小异的区别。而这款游戏中音乐的风格,世界上各国的流行风格都有着本质上的差异。”

  “就像是说同样一句话,在汉语中是‘我吃饭了’,在另外一种语言中则是‘我饭吃了’,主谓宾的结构会有所变化。音乐亦是如此,相同的音调、不同的组合可以构成无数种风格迥异的音乐。”

  “但是《深渊勇者EX》中的音乐风格是我见所未见,甚至是闻所未闻的。它既轻灵又沉重,既委婉又直接,既尖锐又雄厚……它充满了矛盾的美感,又没有一丝违和与杂乱。这是一种全新的音乐风格!我越来越敬佩游戏的制作方,他们到底是一群多么天赋卓群的艺术大师?……”

  刘宇宸回忆起了自己所在办公室里的笔记本,其中记载了他在上搜索到的一切关于这款游戏的深入研究。众多的结论指向了同一个结果――

  从人力物力成本考虑,这款游戏完全就不是以盈利为目的。

  魔鬼的细节遍布与游戏的每一处,体系完整,符合定理,惊人自洽,又自成一体……现在如果有人告诉他,深渊大陆真实存在,他都有可能会动摇唯物主义的认知观念,相信这个不可能的疯狂事实。

  “制作这款游戏的……”

  刘宇宸喃喃,“真的是人类么?”

  大巴车上的乘务员喊道:“马上进奉京市中心了啊,软件园下车的抓紧往出走一走。”

  奉京……

  刘宇宸愣住了,我为什么会来这?窗外的景色匆匆掠过,他看见了两条大红色的横幅。

  《热烈欢迎新同学加入东海大学的大家庭!》

  《第三届络安全峰会,业界顶尖安全专家“冰嗥”主讲!9月2日,不见不散!》

  新生们三三两两地,正拖着行李走进学校正门。

  刘宇宸还想要再看清些什么的时候,大巴车继续行驶,景色越来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