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 最后的交代(求推荐)

天外重生者 +A -A

  “调查到什么结果了吗?”赵雅芳捧着电话,焦急问道。

  电话另一头是她高薪聘请的私家侦探。

  其实私家侦探不像是电视剧中的那样神通广大,像这种游走在法律边缘的职业,大部分人都很懂得界限以及雇主们的需求,绝大多数委托基本上离不开“小三”、“婚外情”这类都市琐事。

  像是赵雅芳没有给出具体的调查要求的委托,不算多见。

  这位姓郑的私家侦探动作麻利,虽然对雇主调查一个高中毕业生的要求感到有点古怪,但也不是从来都没见过。以前他遇到过有家长调查自己孩子早恋情况的委托,只是这次有点不太一样。

  两天时间,他就给出了调查结果。按照以往,说什么也得拖上一拖,找些困难的借口趁机再多要些好处。不过他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样的人可以惹,什么样的人不能惹。

  赵雅芳这个女人被他划到了绝对不能招惹的范畴。

  郑侦探随便拍了几张无关痛痒的照片,基本上是温谦亦在马路上慢跑时拍摄的。然后找了些关系,去五十一中学装作家长,询问了一些关于温谦亦的话题。

  最终得到了一份完整的调查报告。报告中唯一算的上异常的,就是温谦亦突然提升的学习成绩,至于其他,与一名普通的高三学生没有任何区别。

  赵雅芳有些失望。

  以她社会经验,再也找不到更多的办法了,对于温谦亦身上的团团迷雾,她的嗅觉告诉自己,那是一种危险又让人好奇的神秘气质。

  但是好奇的代价,往往会害死猫咪。委托了这么多关系,从公安到交警再到私家侦探,赵雅芳没有一丝收获。

  调查的结果越是正常,她心中越是觉得不安。

  温谦亦所表现出来的言行举止,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普通的高中学生。

  直到今天,郑侦探再次打来了电话。

  “赵女士,这个活我恐怕是没法继续做了。我如果继续跟踪调查,恐怕有点麻烦。”

  赵雅芳精神一震,难道是找到马脚了!

  她立刻问道:“你发现什么了?”

  “嗯,我刚刚得到消息。这个叫温谦亦的学生是今年的云阳市理科状元。再过些日子,估计媒体啊、记者啊这种人都会蜂拥而至,我这种工作还是不太能见得光,而且再调查也调查不出什么结果啊,您连个最起码的方向都没给,我真的很难做。”

  “郑先生,谢谢你了。尾款我这两天就会给你打过去。”

  “哎哟,这事不急……您定个具体时间?”郑侦探喜笑颜开。

  挂断电话。

  赵雅芳盯着电话簿中“温谦亦”的名字,久久沉默不语,她心中一颤,按下了删除按钮。

  “再也不见吧……”她不会知道,这是她自己一生做出的最正确选择。

  ……

  《云城晚报》报社大楼。

  刘学佳坐在隔间里,认真整理着稿件,成为正式记者之后,她渐渐适应了这种高压的工作生活,很快就脱离了菜鸟身份。

  细长的手指在两边一划,将A4纸对准整齐,然后捋成一摞放到牛皮纸袋中。

  她有点疲惫,伸了个懒腰,短暂的休息了几秒钟,低下头继续工作,耳边听到了门口的谈话声,是报社主编和记者王凯巧。

  “王凯巧,上次你采访过五十一中学对吧?”

  “啊,主编您是说俩老外那件事?是我采访的。”

  “这次高考的理科状元在五十一中,这件事你负责,最迟两天把采访稿交上来……”

  后面再说了什么,刘学佳都听不清楚了。她满脑子都是温谦亦这个名字。

  她见识过温谦亦最神秘的一面。无论是惠丰美食城的大爆炸,还是市体育馆中那枚烧焦的乒乓球……虽然找不到直接证据,但是她在场馆中见到过温谦亦的身影。

  这都足以说明温谦亦的不寻常。

  “理科高考状元?”刘学佳低声重复道,幽幽叹了口气,摇头微微一笑。

  或许只有她才不会有太惊讶的情绪――无论温谦亦做出多么让人震惊的事情,在她眼中似乎已经习以为常。

  “那个男人,天生不凡。”

  ……

  数天后。

  不知道应付了多少波媒体记者,温谦亦的家门都快让人踏破了。

  而温谦亦早就以刘宁为借口,将电脑搬到了工业园的租房,然后将手机彻底关闭,谢绝一切骚扰行为。年年都有市状元,所以这股热度没有持续几天的时间,渐渐冷却了下来。

  除了熟人,一个市状元的名头没有给温谦亦带来什么额外名气。只是成为了老师们口中教育下一个“最差一届”的谈资榜样。

  老帅哥王广森头一次这样风光。

  整个高三七班的学生,几乎所有人都出现了超常发挥的情况。

  除了一个决定出国的学生以外,一本率可以说是百分之百。这在五十一中学的历史上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在刘校长眼里,这与班主任王广森的功劳脱不了关系。

  “你这班主任做的好啊!”刘校长高兴地说不出话,使劲拍着王广森的肩膀。“理科状元,百分之百的一本率!这下子你在咱们云阳的教育口算是出大名了。”

  刘校长欣喜之余,也有些惋惜。

  温谦亦报考的东海大学虽然也是985院校,但是比起国内最顶尖的华清、燕京、中科大等高校还是有着一定的差距。所以出现了一种怪情况,这次成绩第二的学生考上的学校反而比第一要好。

  “有个问题,我一直没搞懂。”刘校长突然想起一件事。

  “老师您尽管问。”

  刘校长嘀咕道:“你们班,咋就那么喜欢航空航天专业呢?”

  王广森笑容一滞。

  说句真心话,他也不知道,可是绝对不能这样回答。

  “可能是――”王广森拉长了声音,他脑海中猛然惊鸿一闪。

  温谦亦在班级里讲复习题的场景隐约出现在他眼前,他依稀记得――这个学生好像提过一些宇宙和航天器的话题?

  但是,这说法更没法解释了啊!

  一个学生他就算再厉害,学习成绩再好,就算是高考状元,也不可能让全班人都顺着他的意思选专业吧?选专业这么慎重、甚至决定未来的大事,怎么可能由着别人的想法左右。

  犹豫半天,他才憋出来一句话:“可能是他们想要为祖国的伟大航天宏图做出一些贡献。”

  “行。”刘校长点点头,语气认真道:“等记者问,我就这么跟他们说。”

  王广森傻眼了:“老师您这可别,这鬼话糊弄谁都不信啊。”

  “你小子也知道?”刘校长瞥了王广森一眼,摇头哈哈大笑。笑了一会,这个老校长叹了口气,说:“今年这一届一走啊,估计等我退休,甚至到你退休,都不会遇到这群好苗子了。”

  王广森顺着刘校长的话题表示同意说:“说的没错。”

  有句话他藏在心里。

  不是这群好苗子,其实只是那一个学生,一个叫做温谦亦的学生。

  王广森坚信,这个学生,将成为自己教学履历中最闪亮的一道光芒。他突然有些好奇,温谦亦今后的路途究竟会走向何方?

  与此同时他心中不知道为谁幽幽一叹。

  “高中时代,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