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 理所当然

天外重生者 +A -A

  现在是10点05分。

  客厅里的气氛有一丁点……微妙。

  但还好,不是最尴尬的情况。

  温母一手握着电话,一边简单介绍:“这是你二姨家那边的亲戚,你管着叫姐就行了。你姐在奉京那边上班,如果遇到什么麻烦,有熟人总归比没有要好。要不然我这当妈的可得天天担心你。”

  她又按下重播键,电话那头传来的还是忙音。显然,成绩电话查询系统没有按照预计的那样即时开通。

  “你们年轻人多聊聊,我和你爸再给你查查成绩。”

  温父去厨房取了几块冰镇西瓜,放在铁盘里端上了上来,也守在电话旁边,面色有些凝重。

  而一旁身着清凉的女人,在沙发边上有点坐立不安。她挤出一丝勉强又尴尬的笑容,冲着温谦亦笑了笑,双手捧着一个玻璃茶杯,低着头一口一口喝茶水。

  吴彤心中不用说有多后悔,她现在恨不得找一块豆腐活活撞死。

  她还不容易请了个年假,回到云阳市打算休息几天,这才接到自己老婶也就是温谦亦二姨的电话,告诉她有一个远方表弟打算考奉京市的大学,今后四年让她多照顾照顾。

  吴彤以前见过温谦亦的父母,还算有些熟悉。以前在云阳市念书的时候,温母对待她就像对待自己亲生女儿一样,衣食住行面面俱到。那时她就将这份恩情记下,打算以后再来报答。

  所以她答应了这个请求,打算先去温家探望探望,路上又买了些礼品,只是她高估了自己的体力,将那几箱礼品搬到车附近的时候就没有什么力气了。

  然后则发生了她估计会尴尬一辈子的事情。

  自己竟然对表弟揩油……

  吴彤偷偷瞄了温谦亦的侧脸,看到表弟似乎有所察觉,还没等他转头,自己就先将脸侧到一边,装出若无其事四处看风景的样子。

  她上一次见到温谦亦,这小子才上小学一二年级,那时候只是觉得这小孩清秀可爱,根本就没想到等他长大的时候成了这样一个气质儒雅、身材出色的英俊小伙。

  “那个――你们今天出分?”

  “嗯。”

  温谦亦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看样子像是在发呆,实际上大脑中正在进行多重积分公式的证明和演算。这是他最近发现能活跃大脑的放松运动,对维持大脑兴奋度有着不错的作用。

  数学的确是一门锻炼思维的基础科学。

  他也装作内向不爱说话的模样,实际上同样有些尴尬。谁能想到,大街上偶遇的清凉美女,竟然会是自己多年未见的远房亲戚。

  而且还……那么饥渴。

  以温谦亦的角度,当然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此时的他对于女人究竟有着多么强烈的吸引力。知识的积累在某种层次上的确能给人带来气质上的变化,他现在就是一个会走动的知识数据库,看样子还是身体强壮的数据库。

  但是在他自己更喜欢施瓦辛格、道格强森那种硬汉模样,对自己的外表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看法。

  这就是审美观点带来的差异。

  吴彤拍拍额头,深吸一口气,将内心的复杂情绪调整过来,转身大大方方地看着温谦亦,问说:“你打算考什么学校?”

  “东海大学。”

  “我查查。去年高出一本线70多分呢,有信心吗?”吴彤有些惊讶。

  温谦亦的名字里虽然有“谦”字,但是他从来都不会装模作样的装出一副谦虚的姿态,而是实话实说:“有。”

  他也只说这样一个字。

  吴彤想继续询问,刚从嗓子里吐出半个音符,眼看着温谦亦突然从沙发上跳起来,然后急匆匆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咣当一声,门关上了。

  她忽然发现这个外表出众的远方表弟,貌似很有……个性。

  还没等她多想,听见身后突然爆发出喜悦的呼喊声。

  “天啊!孩子他爸,你再查查!你再查查!我不是在做梦吧。”温母捂着胸口,激动得面色通红,剧烈的喘着粗气,她向吴彤招招手,说:“小彤你来帮帮忙。”

  她将一个纸条塞给吴彤,急忙说:“按照这个考号和身份证号,用你的电话查一下成绩……”

  吴彤掏出电话,随后问了句:“老婶,怎么了?出了什么问题吗?”

  “不怕你笑话老婶,我,我真的没法相信啊!”

  温母脸上的表情极为丰富,是那种激动和惊讶的混合体,既想找个方式痛痛快快地将自己这份强烈情感宣泄出去,但隐隐中又有种难以置信的顾虑。

  “一模一样,是这个数。”温父沉声道。

  他面色沉着,手却有点抖,将眼镜摘了下来,用擦拭眼镜的方式来掩饰自己内心的震动与紧张。

  吴彤一愣,坏了。

  肯定是考砸了……要不然也不会把老叔老婶气成这副模样。

  她回想起温谦亦的那张面孔,不免为他感到一丝惋惜。

  吴彤先是上搜索东海省高考成绩的查询方式,发现上查询渠道也刚刚开通。跳转到查询页面上,输入完考号和身份证号,忐忑地按下了查询按钮。

  温母温父一起紧张地期待着吴彤的查询结果。

  此时正是高峰期,络有些延迟,页面甚至没有同时刷新,而是一行一行地显示查询结果。

  语文130……

  吴彤心里犯嘀咕,如果真的考砸了的话,语文这么高,后边得差成什么样?她等了好一会,才刷新出下一行的文字。

  “数学150――满分?!”她惊呼出了声音,望了望温母,又看了看手机屏幕。

  络渐渐恢复了正常,立刻刷新出所有的查询结果。

  英语148、物理106、化学82、生物83,总计709分。

  东海省高考满分才是750分啊……

  温母急切追问道:“是不是709分?”

  吴彤木然地点点头,她揉了揉脸,感觉自己眼前好像出现了幻觉。

  这表弟……到底是什么样的妖孽级学霸啊!

  “铃――”客厅里的座机突然响了起来。

  温父接起电话,是温谦亦的班主任,王广森。

  隔着电话,都能听出来这个老帅哥语气中难以抑制的狂喜,他说:“您是温谦亦的父亲吧……我们刚刚得知了内部结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年云阳市理科最高分,就出在温谦亦这学生的身上了!”

  电话的背景音里,又传来类似于“大卫星”、“状元”之类的议论声。

  “孩他爸,这是真的!”

  温母脑子有点晕,还有种梦幻的感觉。两个月前,她和温父还在找人托关系,为儿子能不能考上一本学校发愁。而现在,有人告诉她,自己的儿子很有可能成为本市的高考状元……

  这种反差,实在没法简单用语言形容。

  吴彤突然有种感觉――自己和这位远方表弟在奉京的生活,绝对会比想象的精彩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