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章 上午十点钟

天外重生者 +A -A

  大雨过后,云阳市透着一股格外凉爽。

  云阳虽然只是一个三线小城市,得益于地形和地下系统的完善,路面上没有多少积水。气温这么高,有些积水少的地方地面已经露出了干燥的模样。

  虽然天空还有点阴,但天气预报中说今明两天不会再有降水情况。这种雨后的多云天气正是难得的出行好时机。

  按照往常,这时候公园里肯定挤满了人。大多是一家人趁着天气凉爽,也正好是周末,来公园里逛逛,享受一下所谓雨后美景。

  温母是个闲不住的性格,以前在周末的时候,没少催促温家父子俩一起出去走走。不过无论是温父还是温谦亦,对于逛街这种事都是报以痛斥和强烈抵制的态度。

  如今天气这么好,温母却一句都没说关于出去逛街的话题。

  因为早上10点的时候,东海省就会开通查询高考成绩的电话线路。此时温父和温母正守在电话旁边,一个坐在电视前装作看电视,一个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一会翻一次身子,显然心思完全没法平静下来。

  “我出去一趟。”

  “去吧。早点回来,一会家里来亲戚。”温母依旧守着电话。

  温谦亦看见父母这幅担心与期盼混合的神色,极为理解地笑了笑。

  他自己心中却没有一丝紧张的滋味,而是平静到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不夸张的说,高考的确能决定一个人的下半生走向,可以说就是一场对小学、初中、高中这整整十二年学习生涯的最终宣判。

  只要心中还对大学有所盼望,没有谁会不重视高考结果。

  除非――大学的存在对于某些人来说,已经没有那么必要了。

  温谦亦正是这种心态。

  他如果愿意,就算语文作文一个字不写,也能考得上首都燕京的华清大学。除了像是作文这种凭借主观因素给分的题目以外,其余所有高考中出现的题目他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拿满分。

  这是真真正正的知识储存量的碾压。

  温谦亦保持着匀速的步伐,调整呼吸,并且将肌肉的利用率大幅度提高。表面上是慢跑,实际对体内能量的消耗不亚于消耗最大的50米冲刺。

  街道上弥漫着尘土,两旁竖立着“云阳第一建筑集团”的牌子。

  这是今年第二次重修城市主干道。

  SOM17在他脑中说道:“云阳作为人类城市,文化、科学过于落后,老龄化和人才流失情况严重。猴子们热衷于政治斗争和经济腐败,对于推动科学技术与文明等级的发展没有益处。唯一的价值,就是作为未来的旧时代反面案例,来警醒更多的猴子。”

  温谦亦感受着空气飞扬的尘土,对SOM17的说法极为赞同。道路这种基础公共设施,哪有一年整修两三次的道理?唯一说得通的解释,那就是这其中有利益的推动。

  只有这样,才能让体制内的蛀虫们如此热衷于社会主义的建设浪潮。

  云阳市已经烂到了根子里。

  温谦亦清楚自己的能力,虽然对家乡还留有几分感情,但是他无力改变。这不是铲除几个贪官污吏就能解决的事情,而是整个社会风气都出现了问题。

  他突然想到了以《深渊勇者EX》为核心的未来捕捉计划,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人触发符合条件的情况。

  此时此刻,温谦亦心中涌现出一股强烈的冲动,他迫切的想要知道自己的未来……

  到底会是个什么样子?

  是疯狂科学家?还是成为一代商业大亨,或者是肆虐世界,变成了影视作品中所谓的邪恶统治者?这些情况看似离奇,但都有可能。

  SOM17捕捉到了温谦亦的心理波动。

  它语气平静,还是那种没有情感的冰冷,说:“你要清楚,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安全考虑。即便是概率学中无限接近0的不可能事件,也必须基于这种突发情况,做好最完善的应急预案。”

  “你作为人类,应该比我更清楚这个世界平和外表下的危险与不安。战争是政治的外延手段,它距离普通人类的生活实际并不遥远。不仅仅是战争,就是一场超新星爆发的伽马射线浪潮,以人类的现有手段也无法抵挡……”

  不远处,一个女人发现了温谦亦的身影,远远打着招呼。

  “喂,大帅哥,能不能帮个忙!”

  她正费力地将几个箱子往后备箱里塞,刚刚抬起来一个,手上力道一送,差点砸到自己的脚,表情有些窘迫,恨不得立刻躲到车里。

  而帅哥毫无疑问有种让软妹子变得大胆的魔力。

  这时候,SOM17说完了最后一句话。

  “如果时机合适,你最好建造一搜具有曲率飞行能力的星际航行载具。但在此之前,先要完成将引导理论全球覆盖的计划。”它还是惦记着这件事。

  引导理论……其实就是外星人掏出来的最有力的宣传工具。

  在温谦亦看来,这跟媒体喉舌与政府的关系类似,本质上来说,主要目的就是在潜移默化中去影响人类想法思维。只是引导理论的效果更加明显罢了。

  他低头思索,走到了这个女人旁边。

  女人看上去二十多的年岁,正是年轻漂亮风华正茂的时候。化过妆的脸看上去也有几分姿色,上半身是露腰T恤,裙子下摆几乎高到了大腿根上,配合这么一身极具诱惑力的清凉打扮,算的上是很有魅力的美女。

  温谦亦一抬头,愣神了一会。

  “扑哧――”美女弯腰莞尔一笑,“帅哥你愣什么呢?帮帮忙呀!”她还以为是眼前这个小帅哥被自己的魅力击倒,隐隐有些自得和欣喜。

  打量着温谦亦露出来的胳膊和小腿,流线型的健壮肌肉仿佛拥有着某种力量,在她心中轻轻一荡,让她有点心痒的感觉。

  温谦亦的目光,实际上是有点奇怪,而不是欣赏……

  他随手将这几个箱子扔到了汽车后备箱里,一句话没说,转身就走。

  “哎,还没谢谢你呢,能不能――留个电话?”美女微微一笑,一只手轻轻搭在了温谦亦的肩膀上,揩油的结识触感让她越发的兴奋起来。

  女人才是标准的视觉系动物。

  温谦亦回了一句客气,不留痕迹地挣脱开了她的手,缓缓离去。

  他心里暗道,这女人怎么有点像……自己的二姨?

  不做多想,温谦亦在马路上冲刺跑和慢跑交替地继续跑了大约二十公里,终于决定回家。他看了看表,差不多快到10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