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章 事后调查

天外重生者 +A -A

  我看见了什么!

  袁月捂着嘴,眼睛瞪得溜圆。即便躲在这小小的屋檐下,偶尔刮过来的风依旧会一阵雨幕,冰冷的雨水一遍又一遍将她身上打湿,这种滋味很难受,但是她现在不在乎。

  她刚刚还在后悔没有听从家里人的劝告……最起码,带把伞也不至于沦落到这种样子。

  此时,袁月没有心思再去考虑今天是否应该出门的事情了。她目瞪口呆地望着远处金龙创业大厦,愣神了好几秒钟,突然变得极为激动。

  她下意识掏出手机,却发现那个披着黑色雨衣的高大男人已经失去了踪影。

  “太,太,太……太神奇了!”

  袁月感到自己浑身上下的细胞都兴奋了起来,心中完全话语最终都变成了一句――那就是不可思议。

  她看见那个女人正拖着伞柄走向这里。可能是女士折叠伞不够强韧,抵不住街道上呼啸而过的强风,以某个恰巧的角度将脆弱的合金骨架吹断了。

  要不然谁也不会在这种大雨下,明明有伞却故意不打。

  袁月突然有点可怜这个女人,显然,赵雅芳从外表上来开,比她自己更像是落汤鸡。

  纤薄的白色衣物紧紧贴在她的肌肤上,显露出皮肤的白皙颜色,甚至还能看得见白色文胸的肩带。沾水的衣服有种紧身衣的味道,从肩膀到前胸,再到纤细的腰身,造物主划出来一条漂亮的诱人曲线。

  袁月立刻反应过来,自己也是女人,怎么关注点跑到那种地方去了。

  “不介意我在这里躲躲雨吧?”

  赵雅双臂抱在胸前,身体微微打颤,她轻轻问道,语气却不像是平时那样盛气凌人。

  “呃,请便……”袁月目光有点躲闪,说话略带支支吾吾。

  她心中猜想着眼前女人与那个神秘男人之间的关系。平时看多了络小说的她,现在脑子里止不住地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换做是谁,如果看见了刚刚的场景,大部分人都会像袁月这样……有点怀疑现实的感觉。

  赵雅芳打量着袁月的表情,以她的阅人经历,能够瞧得出这个女学生心中的强烈情绪波动,呼之欲出的,她肯定看见并知道了什么特别的事情。

  手里依旧攥着一颗钢化玻璃的碎片。

  碎片只有指甲大小,边缘是符合产品标准的钝角,不像普通玻璃碎片那样锋利容易伤人。

  赵雅芳都能猜到刚刚发生了什么――

  创业大厦的某处玻璃幕墙被风吹了下来,落到了地面上。

  可她清楚的记得,玻璃在落地之间就已经变成了漫天碎片,伞面布料上还留有许多明显的小型击打痕迹。玻璃脱落这种事很常见,唯一不巧的是这种危险的事情让自己遇到。

  自己毫发无伤,本应该庆幸。

  但是她非常难以理解……钢化玻璃为什么会在半空中就碎掉了?

  如果让别人知道这件事,肯定会嘲笑赵雅芳说,劫后余生还考虑那么多干什么?自己偷着乐去吧。

  赵雅芳却想知道答案,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答案至关重要。

  “这位女同学,你刚刚――看到什么奇怪的事了么?”赵雅芳试图询问说。

  袁月挥了挥手中的黑框眼镜,歪头说:“嗯,刚刚我只听到一个挺大的声音从大厦传来。我是高度近视,而且还下得这么大的雨,什么都看不清楚呢……”

  “真的什么都没看见?”

  “骗你干什么。”袁月没好气道,不再理会赵雅芳。

  这幅语气和姿态十分像是在说真话。

  雨势渐渐变小了。

  赵雅芳心中暗叹一口气,深深望了袁月一眼,走向了自己的红色别克车。

  袁月面不改色,实际上心中狂跳。她不擅长撒谎,这是超常发挥的水准了。没缘由的,她只是觉得……刚刚那种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就像一个只属于自己的秘密。

  ……

  赵雅芳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委托别人,找到了一位公安局鉴定科的专家,去金龙创业大厦对玻璃幕墙脱落事件进行调查。

  “王大哥,钢化玻璃是不是自爆的可能性?就是……谁都没碰它,玻璃就自己碎开了。”她目光充满着期待,仿佛想要得到一个肯定回答。

  “的确有这个可能。”

  这位姓王的专家,脸上略带无奈,望着头发上还满是水迹的赵雅芳,不禁摇摇头。

  王专家是市公安局鉴定科的顶尖好手,从事刑事鉴定已经有二十多年的经验。

  钢化玻璃损坏原因分明就是民事鉴定领域的事,找他一个刑事科的警察干什么?但谁让人家关系广,直接找到了李副局长的门路。要不然,在这种天气下谁会大老远跑到金龙大厦,去检查什么见鬼的玻璃幕墙。

  “还好雨停了。”

  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具体的检测鉴定结果就拿到了赵雅芳的手上。

  “估算高度40米,该钢化玻璃为螺丝老化,受到外力作用自然脱落,没有任何人为迹象。对现场碎片进行了初步检查,没有出现蝴蝶纹以及气泡杂质现象,排除了钢化玻璃自爆的可能性。”

  电话中,她特意又询问了王专家:“王大哥,没有出现蝴蝶纹是什么意思?”

  “钢化玻璃有时候某个批次会有质量缺陷,导致自然开裂现象的产生。而蝴蝶纹和气泡杂质就是自爆的鉴定标志。没有蝴蝶纹,意味着玻璃损坏的原因百分之九十九以上是外力导致,绝对不是自爆。”

  “依我看啊,就是自然脱落掉在地上摔碎了嘛,这种事情在雨季时常发生。不过,没伤到行人我们也不可能追究人家刑事责任,您说对吧?”

  王专家挂断电话,脸上带着不耐,和同事抱怨道:“你瞧瞧现在这群二代们,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屁大点事都要往大了搞。”

  同事笑呵呵说:“你就是少见多怪。”

  ……

  赵雅芳又找到了交警队的朋友,委托他们查询当天在金龙创业大厦的监控录像。

  不过交警队的人告诉她,晚上的雨势实在是太大了,监控摄像头几乎拍摄不到太清晰的画面。她不死心,即便画面再模糊,也能够知道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或者说……温谦亦到底做了什么。

  可是她得到了这样的答复:“赵女士,十分抱歉,我们内部络出了点技术故障,当时金龙大厦所在的南京街、以及附近松江路和泉园路的监控录像都没保存下来……这种情况挺少见的,但也不出没出现过。一到这种极端天气,设备就是容易出现故障……”

  设备故障?!

  为什么偏偏这么巧……

  赵雅芳愣住了,任由手机滑落,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喂,喂,赵女士你在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