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章 暴雨下的对话

天外重生者 +A -A

  神气。

  这个词在不同的人眼中有着不一样的含义,或褒或贬,体现出当事人的心境。

  赵雅芳没法去谈心境,她连最基本的心静都达不到。

  曾经的她,在朋友、同学面前绝对担当得起神气二字。东海理工大学硕士学位毕业,家境殷实,父亲经营建筑行业,名下有一家价值六千万人民币的水泥厂,母亲则是云阳市西城区党委书记。

  这种家庭背景,足以让大部分普通人仰望。在别人眼中,赵雅芳就是标准意义上的白富美。

  也因为含着金钥匙长大的缘故,让她在为人处世的方法道理上有所欠缺。

  不仅争强好胜、任性妄为,而且看不见表面下更深层次的东西。她还以为王厚才是一个深爱自己的好男人……对于王厚才的过往,以及这个男人追求自己的目的,她却从来都没有考虑过。

  正当她渴望着结婚后的幸福家庭时,王厚才突然自杀了。

  赵雅芳哭了一整晚。她想不通,难道他不爱自己了吗?难道他从来都没为自己的幸福考虑过吗?

  越是想不通,就越容易钻牛角尖。

  她从悲痛中缓解出来,回忆起王厚才自杀前的种种遭遇。而思维这种东西,实际上很古怪。在情绪的作用下,有些时候它根本不会顾及理智与逻辑,蛮横的将几个不想关的事物联系到一起,最终得出了一个荒谬答案。

  在赵雅芳的了解中,唯一有可能与王厚才有直接冲突的人就是刘宁,这个厚颜无耻的追求者。

  她完全不考虑原因与后果,仅凭着脑子里的僵硬思路与错误判断,给刘宁打去了电话。可是她不知道的是,刘宁刚刚更换了电话号码,并且这个新号没有告诉赵雅芳。

  “您拨打的电话已暂停服务,Sorry……”

  这是心虚了么?

  赵雅芳握着手机,望向黑压压的窗外,心情就像是外面的狂风一样漂泊不定。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拨出这个电话,只是为了询问真相?

  即便刘宁真的知道真相,他有这么可能会告诉自己?

  她咬着下嘴唇,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如此的迷茫和无助。无意识地翻动手机通讯录,另一个与之有关的名字映入眼帘。

  “温谦亦?”

  这三个字勾起了赵雅芳记忆中的不快回忆。自卑往往隐藏在过度的自信里,她依旧记得自己脆弱的骄傲是如何被这个年轻人击溃,让她感到了一丝难言的自卑。

  赵雅芳甚至都记不清,自己的手指是什么时候按下的拨号按钮。

  正当她犹豫不决的时候,电话被拨通了。

  她颇有豁出去的意思,深吸一口气,紧张说:“温谦亦,我找你有事。”她没有用XX的表弟这种称呼来代称,而是直呼其姓名。

  短暂的沉默,就在赵雅芳想要放弃的时候。

  电话另一端传来了沉稳的说话声:“有事在电话里说就好了。”

  赵雅芳突然灵光一闪,想起王厚才在医院休养时,同事们的传言。鬼使神差地,她头脑一热,都不知道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说:“我,我知道你在乒乓球馆的事!”

  “什么事?我也挺好奇的。”温谦亦在电话中笑了笑。

  他调查过乒乓球馆的监控录像,因为是公共体育馆,许多摄像头年久失修,早就没有了监控的作用。没有任何自己与王厚才对打的监控资料,这个疯女人的说法,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打听来的?

  温谦亦也猜不到这其实是一句没经过大脑的胡言乱语。

  他正好需要去市中心的图书馆再买些专业书籍,也算有时间见上这女人一面,以便于用引导理论去确认一些事情。他现在越来越谨慎,任何有可能给自己带来麻烦的因素都需要得到解决。

  望了望天空,随时都有可能降下大雨。

  温谦亦披了一件宽大的黑色雨衣,拿着长柄黑色雨伞,匆匆出了门。

  “儿子,马上就下雨了,你要去哪?”温父看着电视随口问说。

  “买点上大学用的书。”这个理由很充分。

  半个小时后,金龙创业大厦楼下。

  赵雅芳将车停在了门口,撑着一把伞,站在不远处静静等待。这次,她没有再晚点,而是提前了好久的样子。在温谦亦的印象中,这是赵雅芳第一次准时守约。

  路面上渐渐出现了三三两两的雨点痕迹。风很大,创业大厦的玻璃幕墙被吹得呼呼作响。

  旁边有人注意到了这边,还以为是吵架的情侣。除了这种情况,没有谁会在这种天气站在外面。

  伞尖朝下,温谦亦身穿着黑色雨衣,双手扶在伞柄上,望着这位身材妙曼的漂亮女人,尤其是她冷峻的面目线条,此时却有点柔弱和楚楚可怜的味道。

  赵雅芳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她能问什么?问你是不是杀人凶手?

  只有真正的蠢货才会问出这种问题。她虽然有种直觉,眼前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青年人与王厚才的死绝对脱离不了关系,但是有谁会相信?

  脑子里尚存一丝理智都不会认同这种观点。警察给出的调查结果很简单,王厚才就是因为心理压力过大而做出了跳楼自杀的行为。

  “我……”

  雨突然大了起来,伴随着强风,让赵雅芳有些拿不出手中的花伞。

  温谦亦盯着赵雅芳的眼睛,突然笑了,摇了摇头:“原来你什么都不知道。”他的声音似乎有种莫名的魔力,让赵雅芳忍不住去认真倾听。

  “知道什么?”

  赵雅芳心中突然一凛,似乎抓住了什么苗头。

  雨势渐渐变大,硕大的雨点如同珍珠落玉盘一样打在地上,劈啪作响。

  温谦亦微微一笑,缓缓说:“知道这个世界运行的真理,这个国家的体制,还有你未婚夫被火速提拔的缘由。以你家庭的能量,如果想要报复一位副厅级领导,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副厅级领导!”赵雅芳好像明白了某种隐秘的事实。

  她渐渐想通了来龙去脉。王厚才是体制内的红人,只有来自于更高层次的可怕压力,才会让他做出这种自我毁灭的举动。

  “我想……知道那个人姓什么。”

  雨幕中,赵雅芳眼神倔强,她清楚自己没有能力,但无论如何都想要搞清楚真相。此时此刻,她不再堆温谦亦有任何怀疑,只以为这个年轻人了解一些事情背后的真相。

  温谦亦看着赵雅芳紧张又期待的目光,心中有种怪诞的笑意。

  他说:“那个人姓――”

  可能是螺丝松动,也可能是质检不过关,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

  一块3X3大小的墨绿色玻璃忽然从高空脱落下来!

  伴随着沉重的破空声,劈开雨幕,直直对准了赵雅芳和温谦亦站立的位置!

  “小心!”远处有人高喊。

  赵雅芳的伞恰好被大风吹歪,还没来得及将伞扶正,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刺耳炸响!她下意识循声望去,隔着雨幕视线极为模糊,什么都没看清楚,随后雨伞上传来了一阵如同冰雹落在伞面上的剧烈击打声。

  地上散落着一片晶莹剔透的细小颗粒。

  温谦亦早已收回了高举着的伞尖,望向高空,不免皱了皱眉头。

  “那个人姓赵。”

  他突然没了兴致,扔下这句话转身离开了这里,留下赵雅芳在大雨中愣着神。

  她没有继续打着伞,任由雨水将身上的衣服彻底打湿,显露出完美妙曼的身材曲线。半蹲下身体,捡起了一颗透明颗粒,瞳孔顿时一缩。

  这是一颗钢化玻璃的碎片。

  远处便利店的屋檐下,刚刚出声提醒他们的年轻女生正站在原地,颇有些傻眼,不可自信地自然自语:“黑斗篷,黑色长棍……刚刚那个人是魔法师么?太神奇了吧……”

  声音传来,赵雅芳愣神地望去,显然这个女生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