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 仪器到手了

天外重生者 +A -A

  天色有些阴沉,刚到5点钟就完全暗了下来。

  茶餐厅的电视机播放着:“插播一条天气播报,东海省气象厅在下午3时发布了橙色暴雨预警,预计在24小时内,局部地区降雨量将达到150到250毫米,部分还会伴随有雷暴天气。受到暴雨影响的城市有云阳、新府……”

  温谦亦挂断电话,将注意力重新放回到眼前的谈判中。

  他的对面坐着一位身穿立领西装的中年男人,略有眼袋,一脸微笑。

  安藤忠雄是个经验老道的商人。打这个世纪初开始,他就从日本来到华国大陆闯荡,凭借聪明的头脑和娴熟的手段,在华国生活过得如鱼得水,不到十年的功夫,就攒下了不小的身家。

  他是标准的白手起家,从一穷二白的日本社会男青年到如今多钱善贾的大老板,身上还保留着起初拼搏时的激昂气质,什么事还是喜欢亲力亲为,而不是交给属下去做。

  一是坚信自己能力,二是他文化水平不算高,仅仅从横须贺三立中学毕业的他,没有在大学中学习过管理学方面的知识。对于企业管理这种事,还是有些力不从心。

  他打量着眼前的华国年轻男人,与自己的儿子安腾广茂做了个对比,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总有种相形见惭的滋味。

  通过闲谈他了解到,这个叫做温谦亦的年轻人是艾欧尼亚精准仪器公司的采购经理。

  起初他还以为是个关系户,随着深入交流他渐渐发现,温谦亦的谈吐与学识不是普通人能够媲美的。

  这气质有点像……日本大学里的教授?不过太年轻。

  安藤忠雄将思绪从记忆拉回到这里。

  他说:“温先生,您订购的这批仪器最快需要半个月的时间才能送到。毕竟这些都需要从日本国内通过海船运输过来,还要过海关安检这一关卡,半个月的时间不算久。”

  这倒是大实话。

  温谦亦从安藤忠雄的瞳孔缩聚、呼吸频率、以及通过桌面感知到的心跳速度这些等等生理指标,完全可以判断的出这个日本商人到底有没有撒谎。

  一个人懂得太多就会发现,要不撒谎很难。

  安藤忠雄没有动歪脑筋,也没有想从温谦亦这个看上去年龄不大的年轻人身上再多捞上一笔。他的想法很简单,毕竟自己是日本人,在华国最好还是低调一些,安安稳稳地做生意就好了。

  尤其在这排日情绪严重的东海省,他可不想平白无故牵扯到麻烦当中。

  该死的右翼******。

  这个日本男人在心里骂了一句。要不是上个月日本政府又做出了一些激怒华国的小举动,再一次将华日两国的历史摆在了台面上。他的买卖也不至于这样难做。甚至连这种几十万的小生意都需要亲自来谈判了。

  温谦亦操着一口标准的关西日语,比起标准口音,这种方言在日本人看来有种爽快又亲和的味道,就像是东北话在华国人眼中类似。

  他说:“这些都可以接受,但是有一个条件希望您能答应,我需要贵公司提供送货上门的服务。据了解,贵公司在东海省本地拥有您一手打造的物流络,这很厉害。”

  “当然可以!送货地点大概在哪里?”安藤忠雄微微一笑。对于这种明显是高学历人才的夸奖,他总是会欣然接受,并且打自内心地感到高兴。

  “奉京市。”

  安藤忠雄点点头,说:“这个好说。我在奉京郊区有一个仓库。等仪器从日本运来,我会立刻派人通知你们,到时是我们送货还是贵公司自取随你们选择。”

  “合作愉快。”

  检查条款,签订合同,起身握手。

  与安藤忠雄告别后,温谦亦先是找到了一个洗手间,将脸上的妆容洗下去。

  镜子中的他就像是被施加了返老还童的神奇魔法,立刻从二十六七岁变成了十八九岁的模样。引导理论中关于视觉设计的应用知识,可以说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神奇的化妆术。

  温谦亦为了避免麻烦,所以才用一些简单的化妆品将自己伪装成看上去更成熟一些的模样。

  “WDS波谱仪、电磁发生器……还有信号塔的射频项圈?”

  他望着手中这一系列二手货的购买清单,实在没办法想象SOM17到底会组装出什么东西。

  走出建筑,外面开始吹起大风,乌云微微发红,一副暴雨将至的模样。

  温谦亦打车来到了刘宁在工业园替他租下的房子。

  70平米,清水装修,两室一厅的结构。屋子里摆放了十一台ST181-D2X服务器,以及集线器、交换机等络专业设备。宽带是单独从基站拉线过来的50M企业宽带,上下行速度一致,稳定性比起家用宽带强了不是一丁半点。

  橙子制作器的剧情推演程序已经被他转移到了主服务器上,他又利用这段时间对程序进行了改进和优化,虽然还是理解不了SOM17设计的核心算法,但以温谦亦现在的技术水准做一些修补工作还是绰绰有余。

  在这段时间里,SOM17很少与温谦亦沟通,大部分时间都保持着休眠状态。

  这充分说明了外星大人对猴子手下的信任。

  对于这个略带嘲讽的说法,温谦亦甚至都懒得生出反驳的心理和情绪。他大致摸清楚了SOM17的性格,根本就不能用人类思维去揣测它的想法。

  温谦亦和刘宁一起去电信公司验收宽带的时候,遇到了刘宁的老同学。

  边曾鑫看着合同上法人代表一栏的字样,惊讶道:“哎哟,几年没见都混上领导了?艾欧尼亚精密仪器公司总经理,啧啧,真有派头。”

  他话里话外酸溜溜的,颇有点羡慕的情绪在里面。

  刘宁摸摸头,露出一口白牙:“混日子呗。”

  “你这是享受日子,我这才叫混。怎么说我也是211院校的毕业生,现在成了什么?安宽带的!学习成绩啊,再好又有什么用。”边曾鑫摇摇头,自嘲道。

  刘宁笑呵呵说:“记得在高中的时候,你还是班级第一呢。”

  边曾鑫终于露出微笑,他等了半天就是等这句话。顺着这个话题,跟刘宁说了些他在大学里的精彩事迹,不免又有些大材小用的悲凉。

  “半天后就能正式开通了,刘总,下次高中聚会你可别再推了啊,哪次找你都不来。”

  刘宁收起了合同:“这好说!下次一定,如有有聚会的话你打电话告诉我就行,这是我的电话号码,138……”

  “哎哟喂,五个八?”边曾鑫更酸了。

  “别人给的。”刘宁小声道,往身后使了个眼色。

  边曾鑫心领神会,望着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温谦亦,嘀咕道:“搞半天是给富二代打工啊,我还以为多神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