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章 陌生的老同学

天外重生者 +A -A

  这顿散伙饭吃得不是很愉快,但是很痛快。

  温谦亦告诉张瑶自己临时还有些事情,道别后离开了云阳饭店。

  张瑶跟着大部队在大班长的带领下,想要最后的放松放松。唱歌无疑是一种很好的发泄方式。

  笑也笑够了,哭也哭够了。彼此之间抒发过离别时的伤感后,该回家的回家,剩下的人一起坐车去了市里一家比较有名的KTV,打算唱唱歌再做其他打算。

  这家KTV叫做乐天虫,云阳市内最大的KTV娱乐中心,罗迪家的产业之一。

  罗迪早就租下了五辆商务旅行车,可惜的是,最后只用上了三辆。女生们两辆,男生一辆,一共16个人。

  张瑶和罗迪一起坐在后座上。

  这两个女生的关系一直都不错,不算是闺蜜但也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罗迪玩了一会手机,突然转头问向张瑶。

  “瑶瑶,你和温谦亦关系还算不错,对吧?”

  张瑶喝了点酒,脸皮不像平时那样薄,而且在脸上红晕的掩饰下,也瞧不出她的真实情绪。她枕在靠座上,小声说:“嗯,以前我辅导过他一段时间的英语。”

  “不对劲啊!”罗迪一拍掌,盯着张瑶说:“你是不是忘了上个月的事?”

  车里还有其他女生。

  一个叫做王畅的妹子插了句话:“我听隔壁班教英语的刘老师说,温谦亦的真实水平最起码是英语专八。如果要考雅思的话,8分估计都没什么问题。”

  “雅思8分?8分口语可以去任何一个雅思机构任教了……口语上7分都没几个,上8分只能说是大师级了。我记得温谦亦最差的科目就是英语啊。”旁边的孙月惊讶道。

  显然,孙月这个性格极为内向的妹子,对学校里的动向不是很在意。

  “喏。”王畅将自己粉色款的三星S5230C递给了孙月,另一只手指了指屏幕说:“前两天的云阳新闻。”

  《两老外迷路遇难题,高中生鼎力供帮助――正式记者王凯巧报道》

  这个叫做王凯巧的记者显然颇具能量,亲自联系到了亚拉伯罕和戴维这两个外国人,进行了一番文字采访。

  采访记录中,亚拉伯罕对这个高中少年交口称赞,不仅帮了他们大忙,还介绍了不少云阳市的古代文化以及历史景点。尤其对他的阿拉斯加口音感到格外亲切。

  孙月看完新闻后,默不作声,过了好久才说:“温谦亦是在美国长大的?”

  罗迪悠悠道:“他啊,根正苗红的云阳人。”她早就调查过温谦亦的背景,只是本地的小康家庭,海关记录里也没有出过国的记载。

  正因为这个缘故,罗迪才会对温谦亦更加另眼相看。

  这说明温谦亦是一个真正的天才。

  话题回归到最初的问题上,车内的几个女生都想知道,纷纷询问张瑶说:“你对温谦亦了解多少?”

  帅哥的待遇总是不同寻常的,更不用说还是一个颇有才华的健壮帅哥。在酒店的时候,温谦亦虽然穿着半袖,但根本遮掩不住身上的强壮肌肉。

  这一身腱子肉在高中生群体中很不常见。除非是健身爱好者和专业运动员,要不然很少有人能练出来那样发达的肌肉群。

  男人最看重女人的身材,审美标准不外乎蛮腰****大长腿。女人实际上更是视觉系动物,健康肌肉无异于妹子中的D罩杯和小蛮腰,这种审美来自于祖先的基因,对强壮异性的本能渴望。

  直到现在,这几个刚刚毕业的小女生开始感慨,当初为什么错过了这样一个优良的潜力股。

  “我对他也不是很了解……只知道他非常喜欢看书。”张瑶不知道起了什么心思,或许是炫耀又像是彰显,把温谦亦送给他的MP3拿了出来。

  “这是他送给我的。”她不喜欢撒谎:“我骗他说以后没机会见面了,让他送我一个礼物,这家伙随便从裤兜里掏出来个东西就扔给我了。”

  罗迪瞄了一眼,说:“哟呵,索尼的Walkman最新款NW-X1060,32G的也得六七千呢。”她关注的不是价格,而是里面的内容。

  她将一个便携式音箱递给张瑶,“打开听听呗,看看这位温大少爷是什么个品位。”

  其余女生也很好奇。因为她们对温谦亦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同学三年,到了毕业的时候才发觉她们貌似只知道温谦亦的名字,而且这个家伙是男的。

  除此之外什么都不知道。

  张瑶犹豫了一下,拗不过同学的好奇心,随便挑选了一个标题为“R019”的音频文件进行播放。

  音响中蹦出一连串流利的异国语言。

  虽然听不懂说的是什么,但总归能听出来这应该是俄语。

  众女生面面相觑,都愣住了。

  “这什么情况?”

  “貌似是俄语吧……”

  “他听这个干什么?”

  “换其他的看看。”

  J字开头的是日语,K字开头的是韩语,F字开头的是法语……渐渐的,这群女生找到了音频文件的命名规律,只是,她们的表情越来越丰富多彩。

  张月尴尬笑了笑,说:“这温同学的兴趣挺独特的。”

  整整30多个G的音频文件,全都是这种类似于国外新闻的语音播报。这说明什么不言而喻。

  如果换做人任何一个家伙,她们或许还会认为是此人在装样子。但是按照张瑶的说法,这个MP3是她用小伎俩骗了过来,而且温谦亦在语言方面的天赋……确实惊人。

  这样一来,对于这些音频文件,只有一种情况能解释的通。

  但是……在场的各位都有点难以相信,因为这已经不属于有点天赋的范畴,是真正天才的层次了。

  张瑶想了想,决定给温谦亦打个电话问一问。其余女生屏气凝神,听着电话声。

  十几秒钟过后,电话被打通了。

  “张瑶,有什么事情么?我这边……嗯,有点忙。”

  电话背景音里有一个男人正冲着温谦亦的方向说话:“¥@#%$^#&#%$_%$!……”

  随后另一个声音响起,与男人说的话是同种语言。

  话筒被轻轻捂住,声音显得有些模糊,但她们依旧能够听得出,回答者是温谦亦的清冷音色。

  “这是……日语吧?”

  罗迪这一代人几乎都是看着《名侦探柯南》、《哆啦A梦》这类的日本动漫长大,虽然大部分都是国语版本,但对于日语的发音特点她们都很熟悉。

  张瑶嗯嗯啊啊地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闲聊,便挂断了电话。

  这几个小女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从彼此的目光中,能瞧得出吃惊和无法置信的复杂情感。

  车内气氛突然变得有些诡异。

  直到司机师傅喊道:“到地方了。”

  众人如梦初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