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章 众生百态

天外重生者 +A -A

  “教书半辈子,我最看不透的学生就是他。”

  孙校长是一个面色红润的老男人,没有高龄领导特有的地中海发型,黑发茂密精神抖擞,从外表上看不像是年近55的老年人。黄鹤楼1916夹在指间,淡灰色的烟雾袅袅升起,被大厅内的风吹得紊乱。

  桌子对面是王广森。

  王广森所有所思,顿了顿:“老师……”

  他曾经是孙桐的学生,所以他常常用老师的称呼而不是校长。称呼上的差异能明显体现出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不同寻常,师生情谊正是这个社会中很稳固、也极少含有杂质的一种关系。

  “甭说您看不透,我估摸着,这小子还是在藏拙。”王广森犹豫了一下,说出心中所想。

  孙校长磕了磕烟灰,面露疑惑,问说:“藏拙?如果他能按照模拟成绩那样发挥的话,我们学校可是要出一颗大卫星了。建校几十年五十一中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好苗子,应该能打破本校记录。可惜啊,照华清和燕京大学还是差了点劲头。你说的藏拙,到底是什么意思?”

  王广森挠挠头:“这两天,我自己一直在琢磨。这学生的变化有点不太对劲,成绩增长的速度实在太快,快到我这个当班主任的都有些惊讶。从一百名开外到全校第一,这可不是几句话就能解释的清楚。”

  他望着不远处的酒桌,继续道:“所以我认真地研究了一下温谦亦的考试试卷。这一研究,就发现了点问题。”

  “哎哟,广森你可别告诉我这学生作弊了……”孙校长一皱眉,连连摇头。

  “当然不是。”

  王广森笑了笑,用手沾水,在桌子上画了个圆,指着这个圆说:“高三后期的学习其实就是查缺补漏。通过考试找到不擅长的知识点,然后将再根据错误的地方多加复习,争取下一次不会再犯此类的错误。”

  “但是这个温谦亦有点不一样……”他也感觉自己的发现有点解释不通。

  孙校长用手指关节连连敲着桌子:“别卖关子啊!”

  王广森表情古怪,说:“我还真没见过,有哪个学生能在二十几次的大大小小考试里,全都错在几乎完全相同的地方。”

  “完全相同?”孙校长一愣。

  “语文和英语暂且不算。单单看数学、物理、化学、生物这四门,我特意拿着题去问过任课老师,这些错题和丢分的地方考点确实是差不多一样的。”

  王广森将这个压在心里好久的疑惑说出来,终于好受了些:“我觉得他根本就是故意错的,以这小子的脑袋,没道理在同一个地方栽跟头。”

  “广森,我信你。”孙校长又点了一颗黄鹤楼1916,缓缓吸了一口。

  “第一次,这是第一次。”他摇头说:“我作为校长,这么迫切想知道一个学生的高考成绩,你可真是给我卖了一个大关子。”

  王广森嘿嘿一笑,道:“老师,也不能光我一个人好奇,是吧?”

  “你小子啊!”

  ……

  与此同时,云阳酒店。

  高考作为人生的转折点,有喜怒哀乐,也有酸甜苦辣。无论是什么样的味道,如今终于到了分别的时候。

  班长罗迪亲自操办了这次毕业聚会,土豪气质尽显。

  酒店二楼的海棠厅,坐满了高三七班的学生。罗迪站在台阶上,高举一杯淡黄色的啤酒,向大家致意:“今天随便吃随便玩,我这个班长请客!”

  “罗大美女我爱你!”有人吹着口哨,在底下起着哄。

  刚开始还能保持着愉快气氛,几杯啤酒下肚,离别前的伤感渐渐笼罩在众学生心头。

  张瑶俏脸微醺,两颊带着红晕,她其实不胜酒力,只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放纵一次。她深吸一口气,从座位上站起,走到温谦亦面前,直直的盯着他。

  温谦亦正对同班男生的劝酒应付得不耐烦。

  “温谦亦,你出来一下!”张瑶的声音不自觉有些大了点。

  察觉到四周射过来的暧昧目光,这个小女生只觉得一股血冲到了脑子里,让她微红的脸庞再染上三分。原本准备好的话语,自己现在又在做什么,都想不清楚了,整个人浑浑噩噩的,甚至都听不清楚周围议论着什么。

  乱糟糟的世界仿佛正在离她远去,紧张到了极点情况下,她已经没办法再关注其余的东西了。

  张瑶的眼中,只有这个一脸惊讶的笨家伙。

  “怎么了?”温谦亦借机离开了座位,可算摆脱了这几位有点发酒疯的男同学。

  他与班级里的同学关系不远不近,虽然有几个要好的朋友。但随着自己阅历的增长,这两个月的经历让他很难再保持原有的心态。

  逃学打游戏、课堂上的起哄恶作剧、或者是评论哪个班级的女生最好看……温谦亦渐渐发觉,这种高中生的特有生活早已从自己的世界中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对远远未来的期待,和肆意滋生的欲望。

  温谦亦对SOM17的态度从抗拒、到顺从、再到如今的完全接受。他知道这是上天赐给自己改变命运的绝佳机会,也是逃离普通的路途。

  他的理想正在发生着变化。

  天才并不比任何一个诚实的人有更多的光,但他有一个特殊的透镜,可以将光线聚焦至燃点。

  温谦亦手中的透镜,完全可以点燃这个世俗而陈旧的平凡世界。

  此时天色微阴,天台的风又干又清凉,吹起了张瑶蓝色连衣裙的裙角。

  张瑶扶着安全栏,望向远处城市的地平线,说:“三年时光一转眼就过去了,真是有点……舍不得啊。”

  “总会有机会再见面的。谁都预测不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温谦亦站在张瑶身旁,他微微一笑,望向东南方向,那是未来的,奉京市的方向。

  “是啊。”张瑶抿嘴一笑,转头望向温谦亦,在光线的映衬下,她眼睛里闪烁着迷人而美丽的光泽。“我也没想到,你这家伙能变化这么大。”

  温谦亦摇摇头,说:“有么?”

  张瑶被逗得噗呲一笑,捂着嘴尽力维持着淑女形象,另一只手指着温谦亦露在外面的健壮手臂,打趣说:“不说别的,瞧你现在这幅肌肉型男的样子,谁能想到几个月前你还像个电线杆一样瘦呢。”

  “主要是吃的好。”温谦亦心里猛然打了个寒颤,他可忘不了SOM17对自己进行的体能特训,更忘不了运动能量棒的焦糖味道。

  张瑶故作可怜兮兮说:“毕业了,以后可没什么机会见面咯。你不送我点什么当做纪念礼物啊?”

  温谦亦没有拒绝,从裤兜里掏出MP3,扔给张瑶,说:“这个送你吧。”

  直到精通了世界上GDP前十国家的所有语言后,他已经暂时用不上这个东西了。语言上的学习任务,他总算完成了基本目标。

  张瑶接过来,笑眯眯地说:“忘了告诉你,我报考的是奉京市外国语大学。”

  得,被骗了个MP3。

  温谦亦耸耸肩,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