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章 永别了高中生涯

天外重生者 +A -A

  华国最大的游戏门户上,对《深渊勇者EX》的评分为9.1/10。

  评分超过9分,意味着10分也就是满分评价占据着最大的权重,在如今喷子横行、戾气遍地的华国互联中,很少有游戏能够达到这样的高分。

  这也有限量游戏资格的缘故。第一批接触游戏的玩家大多是核心小众玩家,态度上更加客观和严谨。

  游戏编辑对这款游戏赞不绝口,称“次元游戏”是09年度最有想法和态度的独立游戏制作方。对游戏中的画面、音乐、操作、剧情……无一不报以非常高的评价。

  “在国内络游戏越来越浮躁的当下,次元游戏选择了一条只有英雄才会踏上的艰难旅途。《深渊勇者EX》的玩法设置,找不到一丝快餐化的影子,而是透露出制作方满满的诚意。无论是高质量、高分辨率的精美绘图,还是风格多变的异域风格BGM,都可以代表着国内2D游戏的最高水准。”

  “再好的画面与音乐不过是点缀。更应该注意的是令人惊讶赞叹的庞大剧情世界。前所未有的世界剧情设定,让每一个玩家都能参与到游戏进程的互动中,无论是谁,都有可能是事件记载中的主角、历史车轮的推动者!任务并非单机式的独立,而是会牵扯出更多的事件,更多的玩家加入其中。”

  “游戏本身的自由度极高,具有一定的沙盒元素。难以想象的广阔地图让玩家几乎没有机会将游戏内容探索完全,每次游戏经历都像是一次全新的探险,颇具底蕴的文化内涵以及深刻的人物设定,让游戏变得有血有肉,将绚丽奇幻的深渊世界完整地展示在人们眼前……”

  “这是一款无与伦比的神奇游戏!――编辑语。”

  游戏一共发放了8000个注册资格,刚刚过去72个小时,凭借极为良好的口碑以及玩家们的口口相传,8000个名额全部被注册完毕。

  这其中不乏游戏测评人、站编辑,更多的则是喜欢小众游戏的核心玩家。玩家们也给出了惊人一致的高度评价。

  “游戏剧情很丰富,让我有点惊喜的感觉。头一次见到这么优秀的国产角色扮演游戏,虽然战斗操作有些复杂和困难,但瑕不掩瑜!”

  “这是我玩过最爽快的游戏!职业只有三个,不过装备系统和技能系统的优秀设计弥补了职业数量稀少的缺点。我最近尝试了一下狂战士的火强流玩法,收集技能和装备的过程很有趣,有种自由养成的满足感。”

  “地图太大了。强迫症患者有点受不了,我想要从冰点镇到暴风悬崖找一起玩的朋友,跑图跑了整整两个小时,这才走了不到五分之一的路程……难道让我一路走剧情过去么?”

  “我很喜欢游戏里的音乐,最近刚刚解锁了‘音乐诗人’的成就,有没有谁能分享一下与音乐有关的剧情任务啊……”

  “Q群494838134,跑商公会欢迎大家一起交流游戏情报。从交易开始,打造最强交易公会!”

  “200元求一个游戏资格!有意者请尽快联系我!急!”

  “梦幻西游110无级别扇子,换一个《深渊勇者EX》的账号……”

  温谦亦一边看一边乐,看了好一会才意犹未尽地将页关闭。

  游戏的反响有点出乎他的预料。在他原本的设想中,或许会经过一段很长时间的酝酿,才会凭借优秀品质和良好口碑爆发出惊人的传播效应。

  谁能想到,8000个资格不到几天的时间就完全耗尽。

  温谦亦没有急着去购买服务器,继续扩大玩家群体。在SOM17的计划中,捕捉未来所需要的不是玩家数量,而是玩家质量。

  利用大脑DNA计算机去推演世界进程,离不开其本身的知识阅历,任何数据的演变都需要有庞大的基础量作为支撑。并且也依赖于大脑功能,高智商对于计算成功率有着非常显著的帮助。

  最主要的是,SOM17不想贸然扩大影响,在它设计的引导理论程序中,只有符合条件的计算结果才会触发响应条件。当响应条件被触发的时候,引导理论对大脑造成的深刻暗示会让人做出一些主观意识之外的举动,利用这些暗示,最终将符合条件的人引导到东海省。

  然后再利用组装好的仪器锁定其位置,进行未来捕捉计划。

  经过估测,获得成功结果的几率非常低,需要一段等待时间,最大期望为94天。也就是说,根据8000的玩家数量,最坏的情况大概需要94天才能够获取到第一个未来片段。

  温谦亦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等待着符合条件的猎物亲自找上门。

  “温谦亦,明天是毕业聚会,你可千万别忘了来哈!”班长罗迪敲响了温谦亦的家门,笑眯眯地交代了这句话。

  罗迪肤色有些黝黑,模样英气十足有点假小子的气质。

  她目光炯炯有神地盯着温谦亦,不给拒绝的机会:“你现在可是我们班级的大红人,挺多人高考发挥都挺出色的,都说是你最后一个月给大家的补课功不可没。男生就不提了,几个女生要当面感谢你呢,怎么?你可别辜负妹子们的一番心意啊。”

  “具体在哪?”温谦亦脸上带着淡然的微笑。

  既没有高考结束后的放纵,也没有发挥失常的低落。就像刚刚度过了一次微不足道的小事,在他眼睛里瞧不出一丝情绪上的波动。

  罗迪家世很好。见识过无数高官富豪这类的成功人士,即便是酒桌上豪言壮语、言行中故作姿态,罗迪也没有感觉到一丁点所谓大人物的气质。

  在她看来,常人口中的大人物气质不过是地位和财富带来的无形压力,算不得真正的个人气场。

  可是……就在这个朴实无常的居民楼的大门口,还是那种略带锈迹的薄铁防盗门。

  罗迪却有一种难言的拘谨和压迫感。

  即便在高档派对的舞台中央,豪华餐厅的主座位上,她也从未体会到这种紧张情绪。

  她皱了皱眉头,试图将压抑情绪一扫而空,硬邦邦地吐字说:“中午十二点,云阳酒店。”直到离开了温谦亦的家门口,罗迪才猛然回忆起了上一次体会到这种感觉的时候。

  那时的她才九岁,在一家野生动物园。牢笼中,那只传闻咬死过狮子的虎王,隔着玻璃对着她的沉默凝视。没有凶狠的吼叫,也没有做出捕食的姿态。

  幼小的罗迪被吓哭了。那是她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来自于捕食者的恐惧。

  一天后,这只虎王因为某个莫须有的缘由,被动物园处以安乐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