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章 刘宁的转变

天外重生者 +A -A

  温谦亦将黑色背心套在衣服里,随身揣了几条能量棒。

  他掐着时间离开家门,正好错开了云阳市的午高峰。这虽然是个三线小城市,但随着市民们的收入增多,家家户户都争先恐后地买了小轿车。越是缺少什么就越是想炫耀什么,你出门不开个车,怎么和别人打招呼?

  尼桑、本田、现代……马路上奔驰地尽是些日韩系的轻型汽车,炎热阳光的烘烤下,喇叭的鸣叫声和尾气味道,让人从心底感到一阵烦躁。

  在短信中,他与刘宁约定在中山数码广场见面。

  169路公交车上人并不算多。温谦亦安稳地坐在中间靠窗户的座位,一个不是很显眼的位置。

  他带着耳机,MP3播放器中播放的不是软绵绵的流行歌曲,而是预先下载的法语新闻播报。在学习的问题上,SOM17从来都不会让猴子有所懈怠。

  哪怕温谦亦脑海中有半分退缩和放松的意思,一秒钟后,SOM17就会让他涕泪横流地跪地求饶,向SOM17大人程表忠心,以自己的人格尊严作保证,以后一定会做一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优秀猴子。

  他已经堕落到自称为猴子了。

  这可以说明,SOM17的手段是多么的冷酷残忍。

  温谦亦望向窗外,清秀的脸庞十分耐看,目光平静望向窗外,任是谁都想不到,这个俊秀青年在半个小时前刚刚哀嚎得像是待宰的老母猪。

  他低着头,心中默念着法语的基本语法。同时忍不住吐槽着法语数字。

  从1到69都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到了70的时候,聪明的法兰西原始人们没有另外取名,而是用了60+10的方法,这表明当时的法兰西原始人已能喜悦而娴熟地运用加法了。

  这个方法的采用想必在当时的部落里引起了一场不小的轰动,发明60+10这个小技巧的人可能因此被推为了首领呢!

  那么71怎么办?在榜样效应的带领下,不甘落后的小伙子们中最醒目的那个马上喊出了:“大王,是60+11!”

  部落首领惊诧于这小子的急智,不免另眼相看,没准下一任部落首领就是他了……

  总有一天,80的概念横亘在了原始人面前!怎么表达?

  此刻,一位新一代的如大卫般的英雄少年脱口而出:

  “4个20!”

  在片刻的沉寂后,部落突然沸腾啦……!

  部落上空飘起了彩虹!

  法兰西万岁!

  温谦亦突然有了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感,冷笑道:“真是一群原始的猴子。”他却没发现自己这幅神态和语气,简直跟SOM17如出一辙。

  他现在却需要学习猴子的语言。

  这已经第几门外语……除了英语的第四门吧?

  温谦亦强忍住心中的不耐烦,继续认真听耳机中的法语新闻。

  他偏着头,以一副岁月安好的模样望向窗外。一动不动地保持这个姿势,直到公交车到了数码广场站。

  见到的刘宁的时候,温谦亦先是惊愕,随后则是有些好笑。

  刘宁将压箱底的西装掏出穿在身上,头发打理得认认真真,隔着几米都能闻到定型摩丝的味道。他望见了一身运动装的便宜表弟,勉强微笑地打了个招呼。

  “表……表弟。”

  温谦亦故作惊讶:“三哥,你这是要相亲么?”

  刘宁的脸憋得通红,支支吾吾半天,才问出了心中疑惑:“王厚才的事……”

  “嘿,你说这个啊?”温谦亦耸耸肩,轻松道:“我有个同学,他爸在纪律委员会工作,他无意中听到了他爸的工作内容,当做谈资跟我吹牛来着。原来有关部门早就盯上这人了,你说巧不巧?”

  “那王厚才也不至于――”

  刘宁不傻,他的情商绝对在平均水平上。

  温谦亦莞尔道:“反正不是咱们家的亲戚,想那么多干什么?哥,电子产品你是行家,陪我去数码商场买点东西。”他拍拍刘宁的肩膀,走在前面。

  刘宁凝望着表弟的背影,默默跟上。他在见面之间,预先想象过无数种可能性,他想不通,温谦亦究竟为什么能够言中王厚才的死。

  或者是温谦亦交代底牌,甚至有可能是灭口!

  这不怪他胡思乱想,在这种与现实明显违背的离奇时间面前,他很难保持镇定。可是他万万没有料到,温谦亦竟然只是打了个哈哈,以一种玩笑的口吻将这件事全盘揭过,再不提及。

  他,真的还是记忆中的那个内向表弟么?

  中山数码广场二楼。

  温谦亦随便找了一家主营服务器的卖家,问道:“私人搭建在线服务器,有什么推荐?”

  “超微ST181-D2,塔式主机,单台一万一,四台以上打九五折,免费赠送三年售后一年保修。”店老板蹲在柜台后面,完全没把温谦亦当做真正的买家,都没正眼瞧他一眼,专心致志地维修着手边拆开的黑色主机。

  温谦亦如果真是十八岁的青年人,哪里受得了这种冷落。他早就在络上调查过适合自己情况的塔式服务器主机,ST181的确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而且这家老板给出的价格还算公道。

  “有没有D2X版本的?我对磁盘系统的稳定性要求很高,需要用SCSI硬盘。”

  老板抬头一看,乐了:“哟呵,行家啊?现在学生都开始玩服务器了?”

  “是我要用。”刘宁横插一步,冲着老板说道。

  没等老板继续表示,刘宁急匆匆地让老板带自己去库房验验货,大嘴一张就要两台服务器。ST181的D2X版本要比正常版贵上两千大洋,一台主机价值一万三千块。

  他做了这么几年的小买卖,再加上自己退伍的遣散费,银行卡里不过才五万左右。这一下就花去一半多的家产,他虽然心疼却不会悔。

  这是用钱在买心安。

  温谦亦坐一旁,笑呵呵地刘宁脸肉痛地与老板砍着价格,什么话都没说。刘宁充分发挥了行业老油子的能力,分分钟就把店老板的老底掀了出来,把价格讲到了他能接受的最低点。

  “至少10300,不能再低了!”

  “行。”

  半个小时后,店老板美滋滋地将货款收齐,把发票和收据递给刘宁。刘宁则二话不说,将这两样东西转手交给温谦亦,盯着表弟的表情和神态,试图从中发现什么。

  “三哥您今天可真大方!”

  温谦亦这回算是对刘宁刮目相看。

  刘宁骨子里是那种真心舍得割肉喂鹰的狠角,他这几天茶不思饭不想,就是想搞清楚温谦亦与王厚才的死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让他失望的是,他找不到任何破绽。

  温谦亦还是那副抿嘴微笑的模样,就像是一个有些内向的高中生。

  在刘宁有如实质的目光注视下,他收下了发票和收据。

  刘宁嗓子有些发干,站在原地有些手足无措。以他的城府和阅历,能做到这步已经是头脑发热和超常发挥,他心中人不足的泛起后悔,怎么突然就冲动做了这种事?

  难道真的像温谦亦所说,是他从同学口中听来的?

  温谦亦留给他的只有一个后脑勺,他正检查着从库房中提来的ST181主机。

  刘宁傻眼了。

  这到底是什么剧本?就这么接受了?装模作样的推辞一下也行啊!你到底是不是中国人!

  他后悔,心痛,肉痛,一股血全都冲到了脑子里,整个人都有些懵了。就在他要被这股复杂情绪折磨到崩溃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是新短信的提示。

  刘宁感觉牙根生疼。他从裤兜中掏出手机,想要看看是什么家伙在这时候给自己发短信,看到短信内容的时候,他突然愣住了。

  “华国建设银行提醒您,您有一笔【银转账】到款,金额为100000.00……”

  什么情况?他掐了掐自己的大腿,卧槽,真的疼!

  揉了揉眼睛,短信内容的确就是货真价实的十万元转账,发送人是建设银行没有错误,不存在恶作剧的情况。他第一反应是有人转账转错了……

  刘宁头一次燃起了对法律知识的兴趣,他现在非常想从法律上确定,这笔钱能不能就这样阴差阳错的属于自己!

  没等他继续胡思乱想,温谦亦的声音从前边飘过来。

  “三哥,这是主机和租房的钱。过两天你帮我在工业园附近找个清水房,有光纤宽带的那种。”

  刘宁猛地一抬头,看见的却是温谦亦专心检查服务器的后脑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