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章 恰同学少年

天外重生者 +A -A

  王厚才死了。

  以一种谁都没想到的方式。

  这个圆滑又势利的家伙,选择了这样一条路作为人生的收尾。权利和财富全都烟消云散,任何讨好与趋炎附势都失去了意义。没有什么比生命还重要。

  王厚才拥有着旁人羡慕的一切。论权利他有体制内的光明前途,论财富他拥有市中心的豪宅和昂贵的超跑。无论如何,从纸面上来说,他的未来充满希望,很难找到一个让他选择自杀的理由。

  只有绝望才会让人做出这样最消极的自我毁灭。

  “非常不错。”

  SOM17难能可贵地,好几天的时间里都没有对温谦亦使用任何惩罚。它总结道:“学习果然是让人成长的有效途径。”

  这个外星生命不受任何道德框架的约束,无视任何法律与规则,它的评判标准中,只有必要和不必要,而没有正确和错误的绝对区分。

  寄生体需要一个可靠助手。

  哪怕计划还没有来得及展开雏形,秉承着未雨绸缪的考虑,提前做好准备从来都不是坏事。问题在于该找到一个怎样的人,又该怎样保证该人的忠诚和信赖。

  温谦亦敏锐地捕捉到了刘宁心灵最脆弱的时刻,和他内心中最渴望的东西。

  基于内心中同样对王厚才和赵雅芝的厌恶,这个人生观被SOM17扭曲的家伙,做出了从前他想都不敢想的大胆举措――根据他自己的措辞,这是惩恶扬善。

  温谦亦的络攻防技术不同以往。

  早就不再是当初那个在百度上搜索“黑客”的小菜鸟,而是一个大脑敏捷、体力充沛、拥有着可怕学习能力并且能将学习效果完全吸收转化的怪物。

  天才、妖孽都不足以形容他的进步速度,只有怪物才是最贴近的标签。

  他缺少的只是经验和阅历以及一些老辣的手段。

  通过对电信络的入侵,他获取了王厚才的这段时间的通讯对象与短信内容。不出他所料,体制内如鱼得水的家伙或多或少都会涉及一些灰色收入,王厚才年轻气壮当然不能免俗。

  他口中所谓1200万美金的合同,实际上收受了20万的好处费。作为交换,他在文件条款中大开方便之门,这种职务内的权利,很难去判定是否越界的问题。

  用国家与纳税人的利益,换取两方得利皆大欢喜,这种顺手而为的好事谁不愿意?明面上他反而因为推进招商引资项目,得到了上级领导的大力嘉赏。

  有胆量做这种事,上面肯定有足够强力的保护伞。

  通过调查,温谦亦找到了蛛丝马迹,顺着线索摸到了赵局长的身上。

  他用的方法很精巧,又有些简单粗暴。

  乒乓球馆的意外事件被他很好的利用起来。

  就在王厚才在医院中修养的时候,监控录像中他在乒乓球馆的失禁丑态,以匿名电子邮件的形式在市政府的办公络中流传开。

  对于体制内的红人,同事们只会怀着最恶劣的意图去揣测和评判,不出意料,王厚才的事情彻底火了。

  当他得知这个消息后,恼羞愤怒的同时,第一反应是有人在背地里搞他。可这个人是谁,他隐隐有些担忧和紧张,却一点头绪都没有。

  接着,他与外商暗地里的交易内容,以短信记录的形式发送到他的手机上。

  还有一张手写的纸条,上面以凌乱的笔迹写着:“你知道太多了。”这时候,王厚才可只是紧张那么简单,如同惊弓之鸟彻底慌乱了起来。

  他也没发现这张纸条的图案有些特别的地方。

  当天夜晚,温谦亦将赵局长电脑中藏着的好东西统统打包,通过入侵电信系统,伪装成王厚才的手机号,将这些东西用彩信图片发送给了赵局长,附上文本内容:“局长,救救我啊!”

  这些好东西,包括一份通讯录,以及若干绝对不能见光的影印文件,足以一击致命。

  赵局长惊怒万分,可是他给王厚才打出的电话全都被温谦亦以技术手段屏蔽。同时他以王厚才的名义用短信回复着。

  “您一定要帮帮我!”

  “你别逼我,我什么都知道!”

  “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温谦亦不知道第二天王厚才回到单位时,究竟遭遇到了什么。但是他能猜得到,以赵局长这种老官僚,再自己软肋暴露的时候,究竟会爆发出何种恐怖的能量去反击。

  更何况是王厚才这种没有根基的新人。

  一招简单的借刀杀人,足以将人逼上绝路。

  这几天里,温谦亦一直给王厚才发送匿名的彩信,图片则是一张张手写的话。配合引导理论中视觉引导的手段,虽然技巧有点生疏但是心理暗示的效果远胜普通的催眠手段。

  “别怪我们。”

  “想想你的家人。”

  “赵局长不会绕过你的。”

  “你知道你该怎么做。”

  还好王厚才使用的是智能手机,让温谦哟有彻底消除证据的办法。

  现实中来自赵局长的压力,还有这彩信中的语言暗示,让王厚才已经濒临疯狂的边缘。

  真正起到决定性作用的,是打给王厚才的一通电话:“我们是纪委……”

  如此顺理成章,不需要消耗太多的力气。

  伴随着咚的一声,一切都结束了。

  温谦亦不是没有考虑过计划失败的可能性,这只是他的第一次实践,理论上失败的可能性远大于成功。人心难测,谁都不能用数值去估量一个人的心理承受能力。

  如果王厚才的心智真的那么坚忍,承受住了如此多的压力和心理暗示。

  温谦亦也没有什么损失。他扫清了一切可能暴露自己的证据,任何线索都无法追查到他的踪迹。

  对刘宁的承诺,同样可以用少年人的冲动玩笑去解释。

  至于这一切的动机,其实仅仅温谦亦源自于对表哥刘宁的同情与对王厚才的厌恶,以及脑海里的不明躁动。

  温谦亦的性格不像名字那样谦和,心中潜藏着的是温柔与冷酷的矛盾体。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念头通达啊。”

  温谦亦坐在电脑前,拆开一支加厚版的运动能量棒,缓缓放在嘴里。因为电刺激的作用,他身体的新陈代谢速度越来越快,对能量的消耗也达到了一个惊人的数值。

  一整天这油腻的焦糖味没有破坏他的好心情。他哼着歌,享受着这片刻的安宁。

  SOM17处于短暂的休眠状态,没有继续开展对猴子的磨砺教育。

  今天是上填报志愿的日子,对于学习院校的选择,SOM17大度地给予了温谦亦一丝自主权利。

  温谦亦选择了东海省的著名985院校,东海大学。

  其实以他的能力,华清建筑系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他只是不想要招摇,无论是什么学校对于他来说都没有太大的差别。

  学习氛围、教学能力、毕业前景……这些都不是温谦亦需要考虑的因素。

  就在当天晚上,班主任王广森整理了一张班级里的志愿填报表,结果却让温谦亦感到有些……出于预料的惊讶,以及久久无法自拔的沉默。

  高三七班一共有47名学生,因为成绩的差别,志愿选择的学校略有不同。在专业选择上,根据每个人的兴趣爱好,正是体现个性的地方。

  而这次,47名学生中其中有41名学生,惊人一致地选择了……

  航天航空类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