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 悄然发生的变化

天外重生者 +A -A

  “轰――”

  白电闪过天际,轰隆隆的沉闷雷声震撼着窗户,嗡嗡作响。

  窗外刮来一阵风,卷来尘土的气息,闻起来不像室内灰尘那样刺鼻,反而带着一种异样的清香。地面上先是出现几个小黑点,随着越来越密集的声音,磅礴大雨倾盆而至。

  温谦亦静坐在房间里,望向窗户,深深吸了一口气,让脑子更加清醒一些,然后按下了台式电脑的开机按钮。

  趁着等待的功夫,他拨出了一个电话。没过几秒钟就拨通了。

  他问道:“三哥,那件事你考虑的怎么样?”

  刘宁在电话里沉默,过了十几秒钟才发出声音,说话声沙哑得像是沙漠中的旅人。

  “表弟,谢谢了。”

  温谦亦露出了然模样,对于这个回答,显然在他的预料之中。

  因为刘宁完全没有拒绝的理由。

  自从那天在云阳运动馆的不愉快,刘宁像是变了个人,到不至于整天借酒消愁那样没志气,但任何人都能瞧得出他情绪上的消极与低落,就连精神都变得迟钝了许多。

  朋友问起缘由,得到了一个让人难以言表的回答。

  “没钱,老婆跟人跑了。”

  有人大致听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打听过赵雅芝和王厚才的家庭背景之后,大多真心诚意地劝说他,想开一些,没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现代社会虽然都提倡自由恋爱,但在大部分人心中依旧讲究门当户对。

  刘宁手里只有个数码店的小买卖,比起根植在华国体制内的政、商豪族,被人轻视和瞧不起也是正常事。

  最残酷的不是被拒绝。

  是他自己意识到了自己与理想间的巨大差距,并且清楚这是一个让他前半生都难以弥补的鸿沟。

  一周前在电话中,温谦亦以闲聊的口吻,提了一个请求,并且给出了一个让刘宁无法相信的震惊条件。这个条件他没理由拒绝,但是……这条件本身所潜藏着的深层含义,让他真切地感到一种冰冷的毛骨悚然。

  “三哥,高考结束后,我打算做一些事情。这需要人手,想来想去,也就只有三哥你了。”

  刘宁完全沉浸在游戏的世界里,试图用游戏的方式来麻醉自己,双手在键盘上噼啪作响。他把手机夹在脑袋和肩膀之间,没把温谦亦的话放在心上,随口问道:“做什么啊?老弟你咋莫名其妙的。”

  “嗯……搞点事业,再赚些小钱。我没有多少社会经验,国内的情况国人都懂,没有灵活手段和人情关系的话,真是寸步难行啊。”温谦亦简单解释了一句。

  “卖手机还是贴膜啊?这种事跟我提一句就行,你哥在电器商行有点人脉,有几个战友和同学在那工作。”

  温谦亦笑呵呵道:“都不是。具体做什么……等我先准备准备,再给哥你打电话吧。”

  他又补充说:“对了,如果你答应的话,我送你个好消息吧。”

  刘宁越来越奇怪,有些不耐烦:“到底啥事啊,老弟你咋拐弯抹角的呢……”他还以为是高三毕业生的小打小闹,根本就没有兴致参与。

  再怎样,他比权利地位,比不过王厚才。比财力背景,连提鞋的资格都不配。

  王厚才这个名字就像一块千均重的石碑压在他身上,挥之不散,更抬不起头了。

  这种他眼里过家家的小事情,如果不是温母多年来对他向来很好,这情分摆在中间,他早就随意敷衍几句,然后挂上电话专心打游戏了。

  又有什么东西能抵得上电子游戏这种精神食粮?

  然而,温谦亦说出了一句他无论如何都猜想不到的话。

  “一周之内,王厚才会死。”

  嘟――

  刘宁还没来得及回话,就听到电话那头被挂断了。他愣住了,还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的情况。可那句语气平静的话,就像是一把利剑精准地深深插入到他的心脏中!

  这是一个让他正视内心黑暗的引子。

  他不是没有原则的圣母,对于夺取爱人的仇敌,他恨不得将其抽筋拔骨,哪里会有一丝仁慈?现代社会将人类改造成了绵羊,用法律、规则、道德作为束缚的手段,磨灭了人类天生的残忍本性。

  只要还有一份理智,就不会做出那种疯狂的举动。这种举动会毁了自己的未来,换来的不是酣畅淋漓,而是下半生的悔恨。

  但要扪心自问,想不想王厚才死――刘宁绝对会给出一个肯定的回答。

  “这种玩笑……真是没意思!”

  刘宁定了定神,将脑子里的可怕想法抛出去。

  他重新将注意力放在了电脑上,却没有玩游戏的兴致了。狠狠将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扑在弹簧床上,用枕头蒙住了脑袋。

  越是有自知自明,他就越感到一丝自卑。

  说句心里话,刘宁清楚自己有点配不上赵雅芝。他没有像是癞蛤蟆那样,不知道天高地厚地展开所谓爱情攻势,而是尽自己可能地、含蓄地提供一些发自真心的帮助,哪怕是赵雅芝敷衍的微笑,都让他高兴好几天,吃饭都感觉有胃口了。

  像他这种稳定的备胎,哪个绿茶婊不喜欢?

  最不能让他接受的,是赵雅芝的态度,以及处理这段感情的冷酷方法。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哟。”他闷着声音,自嘲道。

  至于表弟温谦亦说过的话,刘宁已经忘在了脑后。他只当是表弟不成熟的劝慰,全然没将这事情当真。正常来说,只要保持理智的成年人也不会有谁相信。

  生命这种严肃的事情,怎么可能是一句话那样廉价。

  但有些时候,它就是如此脆弱。

  疯狂就像地心引力,只需要轻轻推一把就好了。

  几天后,刘宁就像往常一样,开着五棱之光去电子商行进货,路过街角书报亭的时候,顺便再买上一份当天的报纸。他一直都有阅读的习惯,因为他相信阅读是改变人生的有效办法。

  沏上一杯茉莉花茶,坐在小马扎上,也不急着开门营业。他慢悠悠将报纸搪开,喝茶看报。

  市井新闻让他连连摇头,一边喝茶,一边自然自语道:“现在的记者就会抓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这工资真是好赚啊。”翻到第二页,他漫不经心地扫视着新闻标题,试图找到感兴趣的东西。

  B4板块,一个标题映入眼帘。

  “昨天夜里,某高档小区内一名王姓男子从17楼的高度跳下,当场死亡,身份为政府公务员,自杀的具体原因暂时不明。据邻居的说法,近几天内该男子行踪诡异、神色匆忙,自杀原因很有可能是压力过大。云城都市报在此提醒大家伙,千万不要因为一时冲动选择结束生命,任何时候都需要理智思考……”

  王姓男子?

  政府公务员!

  刘宁的手猛然一抖,茶水撒了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