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 心灵捕手

天外重生者 +A -A

  不久后的采访,其实就是一场设定好剧本的拍摄表演。

  刘学佳虽然刚入行不久,凭借好运气才得到了转正的机会。但这不意味着她是一个懵懂无知的菜鸟记者。

  乒乓球馆的休息区。

  与刘学佳是同一个采访任务的男同事正调试着摄像机,神情专注认真,刚刚还在抱怨等了太久,他却不敢对拍摄工作有什么懈怠,因为即将进入镜头的,是几位他无论如何都得罪不起的大领导。

  这年头谁都害怕失业,在云阳市,即便是摄影的工作也不是那么好找。

  刘学佳在一边对着小镜子补妆,嘴唇上涂了她最喜欢的樱桃粉。她发现自己的领口有些低,下意识地将领口往高提了提。心思一转,她微微犹豫,又将领口拉低到原来的位置。

  “人生总是充满了妥协啊……”她这样劝着自己。

  刘学佳忽然想起了那个救了自己的清秀男生。

  她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刻的慌乱与惊恐,也忘不掉温谦亦臂膀给自己带来的那种安全感。可是她不想再与温谦亦产生过多的接触,这不是薄情寡义,而是她在面对未知风险的时候,选择了一个最稳妥的处理办法。

  逃避。

  能够在那么危险的大爆炸中安然无恙,甚至还有余力去救人的家伙,真的会是表面上学生身份那样简单么?

  刘学佳平时就喜欢看一些情啊爱啊的女频小说,幻想过有一天,会有某个来历神秘闯入到自己的生活里。比如一个从组织退役,用普通生活隐藏自己身份的冷面杀手?

  可是等到自己遇到了的时候,又不免唾弃自己的叶公好龙。

  刘学佳不是犯花痴的未成年小女生,她的理智让她做出了最稳妥的举动,那就是远离这个救了自己命的危险家伙。心中有种难以言表的愧疚,但是她还是按捺住了内心中的冲动。

  “对不起……”

  男同事听力不错,转过头来问了句:“你说啥呢?”

  刘学佳回以妩媚一笑,迷得这男同事眼睛有点发直。她笑道:“没说什么,时间差不多到了,准备采访吧。一会领导打球的时候,记得镜头要体现出政府部门崇尚运动的精神风貌。”

  那群酒桌革命家哪有什么精神风貌?

  美人在前,男同事的脑子突然有点短路了。

  温谦亦本想直接离开云阳体育馆。

  由于穿戴了黑色背心的缘故,在精准的电刺激下,他身体的新陈代谢速度是正常的数倍,早上吃过的运动能量棒很快就被消耗殆尽,50g的焦糖混合物没办法支撑得了身体的能量消耗。

  所以他饿了。

  但不是那种胃袋收缩,看见食物都会两眼放光的饥饿。

  更像是当身体的某种指标达到了临界预警值,机体发出电讯号通过神经束传送到大脑,然后大脑迅速得知并且将其记录在案,等待温谦亦的主观意识去处理这需求提示。

  正因为有这种被理智淹没的怪异冷静,导致他反而没有什么胃口。

  而且表哥刘宁的遭遇让他情绪有些不顺畅,胸口像是堵了东西一样沉闷,让他心情渐渐的变得烦躁起来。

  云阳这种小地方,很容易就能遇到熟人。

  淡淡的烦躁感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丝尴尬。他早上才刚刚拒绝了张瑶去体育馆一起健身的邀请,这时候却自己出现在这里。

  面对张瑶瞪着大眼睛、气鼓鼓地模样,温谦亦只能故作咳嗽。

  聪明的女人最懂得如何处理尴尬。更不用说是别有用心的聪明小女生。

  张瑶没有责怪,或者是说些难听的气话,只是把手里的乒乓球拍往温谦亦手里一塞,指着不远处的球桌,声音清脆道:“陪我玩一会儿!”

  两个人相互喂着球,一边随便聊聊天。

  张瑶告诉温谦亦,今天云阳体育馆的篮球馆有一场省内举办的业余篮球赛。正好是周末,大家也需要一些娱乐来放松放松。班长罗迪提出了看比赛的想法,她不仅亲自给同学打电话,然后还出钱买了十多张票。

  那边的篮球比赛刚刚结束。

  张瑶不急着回家,打算玩会乒乓球再走。

  温谦亦也没问为什么一个人带着两副球拍这种愚蠢问题。

  “还有十天就要高考了。”

  张瑶挥动球拍,盯着跳动的白色小球,语气平淡就像过去她们两人正常聊天一样。

  “是啊,时间真快。”温谦亦发自内心感慨道。

  张瑶平静道:“我的母亲,她曾经告诉过我这样一句话:当你说不的时候,要像一堵墙,不能像一扇门。”她扣球的动作越来越用力。

  “不要给被拒绝之人希望,很有智慧的说法。”

  “你知道你最吸引人的地方是什么?”张瑶忽然停下了手中动作,将小球抓在手心。

  温谦亦摇头。

  “你是特别的,与同龄人完全不同,性格内敛又温和。但一个人与环境格格不入的时候,他的一切理智就失去了应有的正常,显出各种病态。只有让他回归本性,才会有良好的结果,使一切显出正常。”

  张瑶再次将球发出,释然地笑了笑。“我发现你变了,变得……更加像你自己。”

  �――

  �――

  温谦亦陷入沉默,只是在挥动着手中的乒乓球拍。乒乓球在桌面上跳动,有种不由自主又肆意妄为的律动感。

  小球再次飞向张瑶,她却没有选择接下。

  “我要回家复习了。”张瑶轻轻将球拍放在桌面上,凝视着温谦亦,轻声道:“谢谢你陪我。”

  张瑶转身,带着点不舍缓缓离开了。

  不远处,那个围满了人的高档球桌旁边,忽然爆发出欢呼声。

  “还是赵局长宝刀未老!”

  “小王可是上次市里乒乓比赛的冠军,这回使出了真本领,也才小胜一筹。”

  “这叫强中自有强中手,赵局长的功力深着呢!”

  人群散开,露出了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他正是赵局长。

  赵局长紧了紧腰带,可是这肚子怎么也收不回去,手上使劲一用力,腰带差点被崩开。

  这个小动作让他累的气喘吁吁,索性不再管,手一伸接过旁人递来的毛巾,擦了擦额头的汗,豪迈道:“小王这个人,还是有点水平的嘛。不过,你虽然拿过市里比赛的冠军,也千万不要骄傲,还是得多加练习才对!”

  “是是是,赵局您说的是啊!”王厚才连连点头,急忙回答道。

  刘学佳递过话筒,笑眯眯问道:“这位领导,请问您对市政府加强精神建设,鼓励全民健身的口号有什么看法呢?”

  “以后再说!”

  赵局长一摆手,他瞥了一眼这个漂亮记者,心里略有不快。他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累的精疲力尽,哪里有时间接受什么采访,反正就是走个过场。

  提起小王,他心里既不满意又满意。不满意的是小王不怎么懂什么叫做分寸,不知道再放放水吗?哪有这么跟领导打球的!差点当场丢人!

  满意的则是王厚才的资历。跟市赛冠军打,自己即便累成如此不算太丢份。哪怕说出去也是脸上有光的事情。

  赵局长以及众多媒体离开了。

  王厚才面红耳赤,嘴巴咧到了耳朵根上,他知道这次机会难得,在赵局长面前好好露了一次脸。这时候心中的喜悦溢于言表,走起路来都有点轻飘飘。

  他抬脚要走,忽然瞥见了一个熟悉面孔。

  这不是刘啥玩意他表弟么?

  他还在这干什么?

  王厚才走过去,拿起张瑶留下的球拍,放在手里掂了掂,说:“拍子不错。自己站着多没意思,玩玩?”

  温谦亦缓缓转动脖子,面无表情地看着王厚才。

  目光十分平静,不掺杂任何情绪的波动,就像是一滩黑色的水。

  没来由的,让王厚才感觉心中一颤,似乎惊扰到了某个可怕的存在。他将这想法抛在脑后,只当是自己兴奋之余的心悸。刚刚和赵局长打的时候,一直收着力道实在没什么意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找这小子打球,难道是想体验一次虐菜的酣畅淋漓?

  啪嗒――

  温谦亦将乒乓球扔了过去,什么话都没说,什么准备姿势也没摆,只是静静站在原地。

  力量、速度、旋转、落点是乒乓球技术的基本因素。

  王厚才是此中佼佼者,哪怕是发球都充满了技术难度。他也没打算留手,腰部收紧,横拍直推,一记速度极快的上旋球挥拍而出,嘭的一声射了过去。

  他有点失望,没有看见没有预料之中的惊慌失措。

  眼前这个青年人稳稳地将球送了回来,低着头,看不见脸上的表情。

  王厚才咧嘴一笑,心道这才有意思。右手猛然一抽,回打出了技术难度颇高的冲侧上螺旋!

  小球擦着边线弹跳到了地上,如果计分的话,他拿到了这一分。他还没来得及体会这种轻松愉快的感觉……对面突然发球过来。

  “迟疑不决!”

  王厚才心中一惊,急忙侧身回挡。

  “优柔寡断!”

  他低估了球的力道和速度,慌慌张张中,动作都有些变形,才堪堪将球削了回去。

  “缩手缩脚!”

  小球再次袭来。没有花俏的技巧,只有惊人的速度!王厚才硬接了这一球,竟然感觉手腕发麻!

  “瞻前顾后!”

  这一次,王厚才虽然尽全力将球打了回去,但自己也因为难以维持平衡,向地上摔倒去。半空中,他突然有一种被枪口瞄准的惊恐,没来得及发出叫喊就听到了那一声怒喝。

  “全都是――”

  “破绽!”

  �!!!

  巨大的声音回荡在乒乓球馆里,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什么情况!”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乒乓球馆的玻璃幕墙上赫然出现了如同蜘蛛一样的巨大裂纹!

  只有刘学佳知道发生了什么。

  馆场外,她迟疑地将一个干瘪的乒乓球从地上捡起来,望了望如同被子弹击中的玻璃幕墙,在这十几米远的地方似乎都能看得见裂纹中央的小孔。

  “乒乓球?”

  她的男同事也愣住了。

  刘学佳凝望着手中乒乓球碎片,从这卵壳破裂般的形状中,她有一种毛骨悚然的错觉。似乎从这小小的乒乓球中,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已经挣脱而出。

  等到乒乓球馆的人想要找到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却毫无所获。直到有人惊奇的发现,刚刚还风光万丈的小王,此时如同虚脱了一样,浑身湿透地躺在乒乓球桌底下,散发着某种难闻的味道。

  “唉呀妈呀,打110啊,这小子拉裤裆了!”

  “愣着干什么啊,赶紧给云城新闻热线打电话,提供新闻线索有50块钱呢……”

  刘学佳和同事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