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 人类这种奇怪东西

天外重生者 +A -A

  对于学校的这份成就,温谦亦心中没有太多欣喜。

  因为他立志成为高尚的、脱离低级趣味的、为SOM17大人奋斗终身的……头号人奸。

  在过路人诧异又惊恐的目光中,温谦亦刚才还在地上滚来滚去,突然从马路上爬起来,若无其事的擦干鼻涕眼泪,以竞走的速度消失在众人视线的最远处。

  SOM17停下了惩罚手段,冷笑道:“沾沾自喜是猴子最低劣的品性之一,这对完成计划没有任何好处。只有足够深刻的教育才能你懂得谦虚的道理。”

  温谦亦恍然大悟,抽着鼻涕。

  来到了短信中的约定地点,很远之外就看见刘宁的高大身影。

  刘宁穿着一套白色的JWS运动装,还能嗅到一丝属于新衣服的淡淡香气。就像是新手机、新电脑在打开包装时散发的檀香味,实际上是工厂清洗时使用的芳香系树脂的味道。

  他平时很节约,现在却穿上了明显是刚买来的新衣服。刘宁以前从来不注重穿衣服的档次,一直都是用地摊货应付。

  真是可悲。

  不知道为何,温谦亦突然泛起一丝感慨。

  要是以往,凭借刘宁在他心中的高大形象,无论如何他都没可能有这样的想法。刘宁不仅是退伍军人,自己做了些小买卖,而且游戏水平很厉害,在上算的上是数一数二的高手。

  在一些还在上高中的男生眼里,这种人比起所谓社会上的成功人士更值得崇拜和羡慕,因为更符合他们对未来的设想,也更容易达到。

  眼前似乎出现了某种幻象。

  他看见自己像是一只勤劳的蚂蚁忙碌在办公隔间里,腰身弓成了虾米,笑脸迎接老板的谩骂。挤着公交车,拖着疲惫的身体一步深一步浅地回到了狭小的出租屋。

  给女友发了一条短信,满心期待地等待着回复。等到手机铃声响起,才失望地发现是电信营业商的广告通知……

  温谦亦遍体生寒,摇了摇头让这种幻觉在脑子里消失。

  他恐惧的不是贫穷,而是自己适应了社会的规则,成为了资本世界中最不起眼的一颗螺丝钉,习惯了那令人绝望的平庸与普通。

  刘宁本来是他挑选的合伙人。

  温谦亦才将满十八周岁,年龄很多时候是社会上对个人能力的第一评判,也可以看做是一张名片。

  华国人常常喜欢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出于对历史和经验的崇拜,以及久而久之形成的固执偏见,让许多年长的人抱有这一种执拗的观点――年轻人不可靠。他们自己也是从这个年龄走过,却忘了当初那种拥有能力而没人相信的无奈。

  刘宁性格直率而毛躁,经常做出些冲动的事。豪爽大气,从来都不会恶意揣测别人,许多时候宁愿让自己吃亏,也不想对他们产生不必要的麻烦。

  这是标准的服务型人格。也是众多人格中比较容易用手段操控的一种。

  寄生者与宿主很少有这种思想上的共鸣,对于刘宁这个人却一致认为他是一个非常合适的合伙人。为此,SOM17还特意夸奖了猴子的眼光。

  温谦亦环顾四周,明知故问:“那个女人呢?到底什么事?”

  “呃――”

  刘宁面露尴尬,说:“电话里也没太说清楚。老弟你渴没渴?想喝什么……”

  过了一会,赵雅芝才发来短信,告诉刘宁约定见面的地方临时有变化,改到了云阳体育馆。

  “云阳体育馆?”

  温谦亦摇了摇头,开始认真思考,表哥刘宁到底是不是一个靠谱的人选。有件事他还是没有想通,甚至十分困惑。

  不用说远,以SOM17的能力,想要赚钱完全没必要通过所谓做游戏的方式。

  为什么一定要做游戏?

  以温谦亦的见识和经验,都能想得到许多种凭借技术就能赚到合法干净钱的办法。更不用说SOM17这个外星生命。

  财富对于它来说,只是一个衡量物资水平的数字,除了购买材料和设备以外没有任何其他的作用。也只有温谦亦这个没有脱离低级趣味的人类,才会为储蓄账户中数字的增长而感到欣喜异常。

  温谦亦甚至都猜不到SOM17的最终目的,他也不敢去贸然猜想。因为这种举动既危险又毫无必要,他根本就没法反抗它的命令。

  此时的清闲,不过是暴风雨之前的片刻宁静。

  他的心中似乎有所明悟。自己现在正处于高考前夕,从社会价值取向、家人看法等外界因素去考虑,高考的重要意义几乎可以提升到最高级别。

  社会作为人的基本属性之一,拥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温谦亦要做的就是先扮演好学生的身份,静静地等待度过高考,彻底从不必要的学习生涯中解放出来。

  这是SOM17留给猴子作准备的最后期限。温谦亦庆幸还好有这段缓冲时间。

  两个人打车来到了云阳体育馆。

  这里正在举办一场篮球的非职业比赛,篮球馆门口停了许多车,只是没有多少人,看样子比赛应该已经开始。

  最吸引温谦亦目光的,是体育馆最上方挂着的横幅。

  《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热烈欢迎市局领导前来视察!》

  两条横幅材质类似,只是下面这条比上面的要大上许多,字体也更加显眼。这条横幅把云阳体育馆的名字都遮上了一大半,看上去很不美观。

  出租车停在了正门口。

  温谦亦的视力极好,下车就看见了赵雅芝的身影,以及她身旁的陌生男人。

  刘宁再迟钝,也能体会出这赵雅芝这一连串举动所代表着的潜台词。他铁青着脸,勉强让自己听完了这一番介绍。

  “这是王厚才,我的朋友,他在市政府工作。”

  王厚才哈哈一笑,故作豪爽,向刘宁伸出右手说:“幸会幸会,早就听雅芝提到过你,翻译水平很厉害!今天呢,是我有些事想要拜托你――我们进去再聊,这里怪热的。”

  刘宁面色木然,望着王厚才和赵雅芝走在前面的背影,握过手的右手狠狠在裤腿上擦了擦。

  温谦亦静静地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没出声。他跟在后面,刚走进大门口,突然瞥见了不远处一个身穿职业装的熟悉身影。

  女记者刘学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