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章 游刃有余

天外重生者 +A -A

  温谦亦越来越习惯按照计划做事情。

  不过,意外也是生活的常态。

  他将诺基亚捏在手上,盯着黑白色的屏幕过了好一会,思索着这条短信背后的含义。

  “我半个小时后到。”温谦亦回复了短信。

  按照约定,早在几天前,温谦亦就通过电子邮件将翻译好的游戏文本发送给了赵雅芳。完完整整,绝对没有一点遗漏和错误的地方,即便是从业多年的老翻译也挑不出太大的麻烦。

  “应该不是这件事。”

  温谦亦拆开另一根能量棒,缓缓放到嘴里。主料焦糖的味道在舌头缓缓根散发开,让他感到有一点恶心。

  无论是谁,在一周之内连续吃一百根以上的运动性能量棒,都会对这种古怪味道产生终身难忘的记忆,以及类似于条件反射的厌恶感。

  他的理智告诉自己,能量棒的确就是自己补充能量的最佳选择。一根50G的能量棒相当于220卡以上的热量,等同于2两馒头或者是4两米饭。

  将每天的身体消耗换成米饭去计算的话,大约在5公斤左右。

  为了避免麻烦,温谦亦只能选择能量棒这种简单粗暴的食物去补充身体的消耗。

  他穿好鞋,站在原地,盯着桌子上摆放的黑色背心,面露挣扎和犹豫,最后长叹一口气,将其缓缓套在身上。

  黑色背心十分纤薄,涤纶与亚麻的混合面料透露出高档的质感。将其拿起来,就能看见背心里面贴着的几枚银白色的金属片,还有包裹着绝缘皮的金属导线。

  不只有一件背心,与之配套的还有一个厚重的皮腰带。腰带中间偏左的地方是一块高容量理聚合物电池,作为黑色背心的供电源。

  这就是温谦亦这段时间饭量激增的罪归祸首――出自于SOM17大人之手的小玩具。

  温谦亦将黑色背心穿在T恤里面,因为面料足够纤薄的缘故,从外面看起来一点都不显得臃肿,反而有种特别的运动气质。

  金属片直接贴在他的皮肤上。接点在锁骨下方、胸口正中央还有肋下,算上后背一共有12处接触点。

  咔哒一声,将腰带扣好。腰带是整套装置的开关,当金属扣结合在一起的瞬间,装置立刻启动。

  “嘶――”

  温谦亦立刻深深吸了一口气。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他还是在原地站了好一会,才逐渐适应这种浑身上下都酥麻的难受感觉。

  此时此刻,他终于有种作为外星小白鼠的觉悟。

  按照SOM17大人的解释,这只是为了增强体质的必要辅助手段。主要目的是提高猴子的危机应对能力,在面对危险的时候能够游刃有余的处理。

  温谦亦心里边有些不以为然。

  他现在可是在华国,世界最安全的几个国度之一,也不是什么战火纷飞的某阿半岛。但他的意见显然微不足道,在SOM17未雨绸缪的伟大计划面前,任何反对意志都不值一提和毫无用处。

  在离开房间前。

  温谦亦需要将地上、床上、桌子上的电路板、导线之类的奇怪东西统统收拾起来。

  虽然温父温母尊重儿子的隐私权,很少会来到他的房间,更不会做出偷看日记之类的事情。但是,这些在各种商店市场买来的电子零部件,对于他高三学生的身份来说,极不寻常又不妥当。

  万一暴露在家人眼里,他很难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来解释自己为什么买这些东西,同时还得说清楚购买资金的来源。规避麻烦总是没有错的。

  四周看了看,确认好万无一失之后,温谦亦背上书包推门来到客厅。

  “下面插播一条简讯,东海省业余篮球联赛将在今日开赛……”

  温父温母都坐在客厅里看电视,但明显能够看得出,他们的注意力根本就没在无聊的电视节目上。客厅里的气氛有些……诡异。

  “儿子你要出去啊?”温母转过头。

  要是在一个月前,以温谦亦的敏感直觉和对母亲的了解,肯定能够立刻发现发现,这句废话一样的询问中蕴藏着的某种潜台词。

  他现在却很难再体会到这种情绪了。

  不是说直觉变得迟钝,或者是恰逢叛逆的青春期。而是一种难以言表的距离感。

  温谦亦微微一笑,笑容很标准,露出了八颗洁白的牙齿,轻声回答:“嗯,去图书馆自习。”

  “好,图书馆这地方好,有学习气氛!”温父在旁边哈哈笑道,然后瞥了温母一眼,传递着某种潜台词。

  “那我先走了。晚饭我自己解决,你们吃你们的。”

  眼看着温谦亦都要走了,温母才从茶几底下小心翼翼地拿出来一张成绩单,脸上带着疑惑、欣喜、欣慰、好奇等等复杂的表情。

  “上周二模,儿子你考了全校第7……这么大的事情,怎么没告诉我和你爸?如果不是班主任王老师亲自把这成绩单送过来,我们还蒙在鼓里!”

  还是温父比较会遣词造句:“什么叫蒙在鼓里,这叫喜讯未闻!”

  温谦亦摸摸头,心里嘀咕了一句。

  高了。

  青年人难免会争强好胜,渴望夸奖。温谦亦喜欢低调,但不意味着他认同锦衣夜行的做法,既然已经有英语这件事作为铺垫,在考试中展现出自己的一丝真实实力,也不是过于引人注目的事情。

  他虽然可以控制自己的分数但没法左右别人的成绩。

  谁成想这次考试的难度比以往要高上许多,名列前茅的尖子生大部分都没能稳定原本的分数。以至于几次考试不过中上游的分数,在这次考试中基本就可以排到最前面的名次。

  通过长时间的学习过程,温谦亦现在宛如一个人形知识库。高考题型再怎样变化,不过都是些例题变种,本质来讲就是考验基础和逻辑思维的东西。

  实在没什么难度可言。甚至在提高难度的情况下,温谦亦都没察觉到考试难度的增加。

  “啊――可能是超常发挥吧。”温谦亦挠挠头,嘿嘿一笑,不等父母再多说写什么,转身就跑出了家门。

  “这臭小子。”

  温父笑骂着摇摇头,“真是长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