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章 这正是嫉妒

天外重生者 +A -A

  踏踏踏――

  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近,节奏清脆,不紧不慢,还有种模特猫步的婉转。

  这是一个高挑的美人,细长的眼睛十分迷人,下巴微微仰起,面貌线条有种内敛的冷。

  刘宁眼睛很小。但也遮掩不住此时放射出来的惊喜光芒。他猛地从座位上站起身,以一种极为拘谨和讨好的态度,尽可能地做出自己做完美的笑容。

  甚至不需要眼前这位美人朱唇轻启,表达迟到的歉意。

  刘宁先声夺人,生怕让赵雅芳说出让她自己难堪和不好意思的话语。他是明白的,雅芳多么敏感、多么好强,无论如何,他都不想在这种小事情上让她受到委屈。

  正确与错误没有意义。

  “雅芳,我们也才――刚到不久!”他将尾音咬得很重,似乎想要强调自己说的是实话。

  这是一个多么善解人意的绅士!

  当当当!

  冷饮店里的挂钟敲响了整点报时的声音,足足十三下,正好是店老板刚刚吃完午饭的时间。

  “他是谁?”

  赵雅芳双手抱在胸前,侧着眼神打量着温谦亦。

  温谦亦甚至都没有转头。

  他面前摆着一本《DOAIC》,全称为“DesignofAnalogIntegratedCircuits”,是一本与微电子有关的专业书籍。理论性很强,除非有足够的计算机和电路知识作为基础,更需要专业的英语水平才能够堪堪读懂。

  毫无疑问。

  在赵雅芳的眼里,这个清秀少年带给她的第一印象,打上了装模作样的标签。

  这只是个小冷饮店,不是什么图书馆自习室,也不是咖啡厅某种为了满足一些人装逼需要的地方。

  从面相上看,温谦亦最多不会超过十八九岁,大概正是高三或者是大一的年龄。云阳市只是个普通的小县城,很多年都没出现过什么有名人物,也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所谓的天才少年。

  这就是一个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小地方。

  生活在这里的人喜欢安心的普通生活,骨子里刻着从众的根性。

  人类就是这样奇怪的生物,很难接受群体中出色的存在。更不用说性格高傲的赵雅芳,她从未经历过什么叫做苦难,更不知道妥协的艺术。

  在她的世界观中,人生就是零和博弈的残酷对决。

  只有强与弱,永远都不会存在和平共处的情况。

  赵雅芳有骄傲的资本,她含着金勺子长大,从小就生活在优渥的物质世界里。遗传自父母的超群智商,让她在学涯经历中早早的脱颖而出,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

  她享受这种滋味,期待着别人的赞美,习惯了比较级中更高的位置。俯视是她最喜欢的视角。

  此时此刻,小冷饮店中显然出现了某种让她无法接受的情况――自己看不懂的书籍,有人却可以。

  如果她懂得哪怕一丝“人非全能”的道理,就不会像这样锋芒正盛。

  “他是谁?”

  赵雅芳细长的手指指向温谦亦,她再一次问道。

  刘宁没察觉到出气氛的紧张。他的眼中只有赵雅芳的漂亮面庞,还有那文学作品中雅称女人幽香,实际上是沁人心脾的雌性荷尔蒙味道。

  “这是我表弟温谦亦,他就是电话里我和你说的,那个翻译高手。”他摸了摸后脑勺,憨笑着。

  赵雅芳似笑非笑,挑挑眉:“哦?”

  她优雅地坐在温谦亦对面座位,眼帘低垂,从上到下的角度,悠悠打量着温谦亦的侧脸。

  “你叫温谦亦对吧?”

  “根据上资料,《阿罗尼亚战记》一共有351K的英文文本,我的收费是每KB十块钱。我可以给你抹一个零,总共支付给我三千元就好。”温谦亦轻轻合上了手中书籍,疑惑地望着赵雅芳的目光,直截了当道。

  他补充了一句:“这个价格很公道。”

  实际上这个价格已经是算的上是非常友情价了。

  他的行事风格越来越接近SOM17。不拖泥带水,也缺少人类常有的客套。

  赵雅芳目光一愣,随后微微有些被忽视的愠怒。

  这是什么意思?

  公道?见面就谈钱也叫公道?

  “你――”

  她眉头微皱,刚想发作,突然迎面撞上了温谦亦的平静目光,蹦出的半个音节被憋回到了嗓子里,戛然而止。

  那是一双多么特别的眼睛!

  如同黑夜般深邃、还有种理智到极致的冰冷。

  赵雅芳正抱着手臂,下意识打了个寒颤,她还以为是冷饮店里空调温度太低了的缘故,深深望了温谦亦一眼,然后转过头向刘宁厉声道:“你找的什么地方,远就算了,还这么冷!”

  “不好意思,我的错,我的错!下次绝对会注意!”刘宁卑躬屈膝地迎奉着。

  这种低微的态度终于让赵雅芳的心理再次平衡了些。

  有刘宁这个为了女神不顾面子的家伙在,气氛再怎样都不会太僵。交流实际上就是从别人口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的尝试,赵雅芳需要的只不过是一些优越感。

  温谦亦却恰好在某个不经意间,击破了她的优越。

  十七岁,高三学生。

  精通英语,口语能力极强,甚至还掌握美语中的方言口音。

  这是刘宁告诉她的资料,而短短的交锋中,这其中大半都得到了证实。

  赵雅芳试图考验考验温谦亦的真实水平,绞尽脑汁找了几个特别偏僻的语言用法,但只收获到了无穷的挫败感。

  温谦亦这个妖孽家伙不仅以标准、语境更加恰当的英语回答了她的问题,而且还从牛津高阶词典作为理论依据,指出了她所用语法中的错误。

  他是从娘胎里学的外语吗?

  赵雅芳默默记下了温谦亦口中的页码,低着头装作玩手机的模样,以询问单词的借口,给自己的闺蜜发送了一条短信,想要证实页码中是否会有这个单词。

  闺蜜对这个要求感到奇怪,她拍下了字典的照片,将其作为彩信发送给赵雅芳。

  彩信内容让她表情一变,然后她悄悄将手机收回到了手提包里。

  赵雅芳再也不在温谦亦面前卖弄自己的英文水平,哪怕是“OK”她都不想再提及。

  她想要在其他方面找回一丝自尊。

  赵雅芳摆弄着昂贵的黑色IBM笔记本,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她才调转电脑将显示屏对着温谦亦。刘宁一直在旁边静静观看着,只是眼睛偶尔控制不住地飘向赵雅芳的侧脸。

  为了缓和气氛,他还特意去柜台买了三支火炬冰激凌。不过赵雅芳摇头婉拒了刘宁的好意。

  她抿嘴一笑,说:“这是我破解的《阿罗尼亚战记》源代码。文本翻译只是一个小工作而已,任务不是很重,你不用太紧张。嗯,文本文件还没来得及提取――”

  言下之意,真正的技术活还得让她来做。

  温谦亦舔了一口手中的火炬冰激凌,他错会了赵雅芳的意思。在赵雅芳的注视下,他伸出左手放在了电脑键盘上。

  在他的操控下,手指精准地落在了每一个需要按下的按键上,一阵狂风暴雨般的键盘敲击声响起,没有任何错误,速度快到了让人眼花缭乱的地步。

  6秒的时间,正好足够他将冰激凌彻底吃干净。

  咔擦――

  温谦亦将脆筒塞到了嘴里,随意拍拍手,取出了电脑侧面的U盘。

  他表情认真,说:“我需要两天。”

  谁都没注意到,温谦亦到底是什么时候把U盘插到了赵雅芳的IBM笔记本上,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温谦亦不仅提取了所有的文本文件,还修改了几处赵雅芳破解时留下的错误代码。

  为了直观,他没有立刻保存,而是用红色字体加粗作为标识。

  赵雅芳紧咬着牙,夹着笔记本,重重跺着高跟鞋离开了冷饮店。

  刘宁呆呆地望着她离去的妙曼背影,咂嘴道:“真漂亮。”

  “就是有点奇怪。”

  温谦亦摸了摸裤兜中一厚摞毛爷爷,微微一笑,将这一丝丝不快抛到了脑后。他还沉浸在赚取第一桶金的喜悦中,根本想不到自己这一连串的无意之举,让赵雅芳的自尊心受到了多么大的打击。

  终于可以换一部新手机了!

  是E72还是N86?

  温谦亦握着这笔“巨额财富”,心中难掩高兴,他可怜的追求仅限于此。

  还好SOM17大人及时地将温谦亦敲醒。

  “这是购物清单。”SOM17的声音再次出现。

  “猴子可以享有百分之十的物资使用权。剩下百分之九十,你必须用来去购买这些必要材料。”

  温谦亦笑容凝固在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