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清凉时光

天外重生者 +A -A

  计划不是很顺利。

  在SOM17看来,任何谨小慎微和犹犹豫豫的决策,都变成了实行某个伟大计划的障碍。

  过于高估了猴子的主观能动性。

  碳基生命天生具有减少能量消耗的基因本能,表现成具体的形式,就是懒惰。不仅仅是身体层面上,为了避免汗腺流出黏糊糊的体液,而安稳地躺在空调房里。

  精神上的懒惰和懈怠,才更需要注意,并且有使用非常手段进行强行修正的必要性。

  温谦亦还不知道身体里正在悄然酝酿的残忍创意。

  他正在享受着这难得的空闲时光,以一个高三学生的身份。

  但过去的那种安逸滋味还是很难再找得到。

  走在马路上。温谦亦的视线落在前方,余光注意着四周。自从记忆被彻底唤醒后,哺乳动物的谨慎天性不可收拾地从细胞深处涌出来,熊孩子的皮球、大摇大摆的自行车、还有市民们习以为常但勾起了他某些不妙回忆的土式爆米花罐,这些都让他紧张不已。

  哪怕是再平常不过的场景也会心生警惕,防备着从视线死角中出现的危险。

  这就是SOM17的杰作,也是它想要看到的结果。

  安全,才是最重要的大前提。

  迈出的每一步都保持着精准的距离,用大脑中的记录作为衡量数据,不需要过多调整,仅仅需要做的就是重复,如同机器。熟练是为了更轻巧地达到成功与完美,危机应对训练加速了熟练的过程,以最深刻地方式激发了猴子基因里隐藏的本能。

  4722步,22分钟。

  这是一家书店。

  根据估算,寄生体必须掌握了基本知识后,才能开始初步接触目前所进行的操作原理。例如猴子社会中流通的语言,又或是这些家伙使用工具的知识。

  电子计算机这种低级工具,如果有任何可能,SOM17永远都不会触及。

  就像现代人类几乎不会对野人钻木取火和捕猎技巧感兴趣,道理相同。因为他们拥有更加高级的方法来实现类似的目的,没必要再去学习和研究一些明显注定被历史洪流抛弃的东西。

  不过凡事都有意外。

  在荒郊野外,某个野狼嚎叫的深山中,或者是毫无人烟、放眼望去全是黄沙的戈壁。在这些地方,人们也不得不捡起祖先们的低劣办法,因为在脱离了现代社会的帮助下,人类个体实际上很难发挥出与知识水平匹配的能力。

  他们别无选择,SOM17也是这样,它不得不勉强承认了基础知识的必要性。

  所谓的基础知识,几乎已经包括了地球上所有已经存在的各科系统理论。而目前快要学完的教材,只能算是基础中的基础。

  猴子的小金库彻底告竭,取而代之的是智慧的光芒。

  温谦亦根据脑海里的指示列了一条长长的书单。

  究竟有多长,书店老板带着褶皱的笑脸足以说明长度。他非常欣赏这种喜爱知识的青年,是打自心里的欣赏。

  赠与知识,手留余香,毛爷爷的余香。

  这是多么高尚的……买卖啊!

  “请留下收货地址和订金,两天内会亲自把这些书送到您手上。”书店老板微笑着,用眼神恭送这个大主顾,直到离开书店。

  “你必须想办法赚钱。”SOM17及时提醒道。

  它不是没有构思过具体的赚钱办法。因为环境变量的复杂程度,计算得出的结果显示出无数种可能性,但是考虑到猴子的能力限制,只能选择其中几条成功率较高的路线去实践。

  实际上,这也是调教中必不可少的关键环节。

  寄生体需要拥有一些微不足道的自我选择权利,为了防止高压政策下可能出现的反弹情况。这都需要精妙的设计,也得用一些合适的办法去激发猴子的动力。

  金钱对于猴子的人生意义来说,显然具有着至关重要的地位。

  只要还活着,就不可能免俗。温谦亦也是如此。

  他尽可能地控制着自己的发散思维,不去联想某个原本应该出现在裤兜里的东西。

  手机这种电子发明,已经成为了生活中没法缺少的一部分。

  即便是山寨机也拥有存在价值。像是现在,温谦亦坐在公交车上,望着窗外堵成了几条曲线的车流。为什么会是曲线,这当然是华国特色。

  本想给表哥刘宁打个电话。以眼前这种拥堵情况,距离约定的10点整至少要迟上一个小时的时间。

  终于,他满怀歉意地来到约定好的“碰碰凉”冷饮店,却发现自己不是最应该道歉的人。

  刘宁指着手表,无奈道:“再等等吧,我这个朋友……时间观念不是很好。”

  “同学?”

  “没错。”

  “女的?”

  “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

  温谦亦表情有些怪异。他的感知器官越来越灵敏,他同为男人,当然对这种名为雄性荷尔蒙的分泌物质熟悉到不能再熟悉。而表哥刘宁散发的指标,恰好在平均值之上。

  “人类是少见的全年都可以发情的哺乳动物。”SOM17科普道。

  温谦亦询问起这份翻译工作的具体内容。

  刘宁交代说:“需要翻译的一款南美制作的收费游戏,在亚洲日韩等国有着不错的反响。因为背景设定的复杂因素,涉及到许多俚语方言和特有名词,翻译难度不低。游戏文本很多,聘请专业翻译意味着一笔很大的开销。”

  “然后,你就出卖了自己的弟弟?”

  “怎么会!”刘宁点了一份巧克力圣代,推到温谦亦面前,亲自给他插好了一个塑料小勺子。

  他尴尬地笑了笑,终于说出了实话:“我花钱找的翻译,可人家不领这个情,还是告诉她,我有个表弟英语很厉害,这才勉强答应了下来……你这快要高考了,我这当哥的理应不能麻烦你这件事,其实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可是――”

  “原来如此。”

  温谦亦点点头。他挖了一块圣代,放到嘴里,细细体会着冰凉奶油在舌尖绽放的美妙滋味。他想了想,说:“表哥,话先说在前面。事后你也得帮我个忙。”

  刘宁没有惊讶,反而是面露喜色说:“这么定了啊!什么事老弟你尽管说,没问题!”

  看着刘宁欣喜的模样,有句话温谦亦憋在心里没说出口。

  表哥,备胎当久了也会爆炸的。

  如果是真心诚意地委托别人帮忙,怎么可能迟到两个多小时还没有现身?

  表面上,温谦亦正在一边吃圣代一边与刘宁搭着话,实际上他正在整理着大脑中的记忆,重新将过去的知识再次梳理了一边,又有了不少新的感悟。

  如果不是真的需要这笔钱,温谦亦才不会将时间浪费在这冷饮店中。

  他有一种感觉,SOM17大人的耐心不会持续很久。

  对于下达的命令,自己必须尽快给出一个满意的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