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 忐忑的一夜

天外重生者 +A -A

  鹤冰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电脑屏幕,眼睛都快贴到了显示器的液晶面板上。

  屏幕中央,是红海论坛上“黄道玉”的ID。

  过了好一会,他深深叹口气。

  “既来之则安之吧。”

  倘若这不是他自己的亲身经历,他很难相信,一次络论坛里的意气之争竟然会引出这样一位诡秘难测的计算机高手。鹤冰被一连串的遭遇打击得一点脾气都没有,在绝对的差距面前,他很理智地选择了乖乖认怂。

  在那天次日。

  鹤冰找到了一位在国家电负责信息系统安全的朋友,在朋友的口中,他得知了深城电力络被入侵的事件经过。这个朋友告诉了鹤冰三个数字。

  电系统的自检周期为10秒。

  当天正好是定期维护的时候,整个工作组,一共7位络工程师在岗位上工作。

  系统被异常关闭后,专家们用技术手段恢复的系统日志数量为0,也就是说入侵者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在场的所有人都心如明镜,这绝对不是一次偶然发生的宕机事故,而是一次蓄势待发、成组织模式、技术手段高超的互联犯罪。并且在7位络工程师的监视下,以不到10秒钟的时间内,完成了入侵、取得最高权限、关闭电系统这一系列动作。

  最重要的是,没留下一丝可供追踪的线索。

  鹤冰的这位朋友咂咂嘴,言语中充满了对这群高手的崇拜和向往。哪个年轻人不喜欢这种紧张刺激的事情?

  在众多安全专家眼中,入侵者是一个有组织有预谋的团体。

  但是……

  鹤冰的直觉告诉他,所谓团体,其实就是“黄道玉”本人,只有这一个人。不存在任何同伙的可能性。但他也找不到关键性的证据,来证实他的猜测。

  无论入侵者到底有多少人,这些都不重要。

  “深城大断电”已经被电力局方面的领导强行压下去、在内部文件中,事件主旨被明确定义成了意外事故。不追究任何员工的责任,一切因为断电产生的损失全都向上峰回报,然后等待问责机制的具体处理。

  至于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该如何处治,只要负责人脑子还留有理智,肯定选择避免在这种关头节外生枝。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正是体制内的基调常态。这些体制里打滚的老油条们,才不会为了所谓公平正义和国家利益,让自己陷入到不必要的麻烦里。

  但是在冰嗥的心中,也就是鹤冰,这件事却如同一团阴影挥之不散。

  他仍然记得那天夜里当自己看见深城上空的繁星夜空时,内心是多么惶恐和无助。

  估计,这辈子他都忘不了“黄道玉”这三个汉字。

  鹤冰从烟盒里磕出一颗白狼,叼在嘴上将其点燃,然后深深吸了一口,让刺激的烟雾在肺里打着转。他皱着眉头,双手在键盘上快速敲打,习惯性地登陆到红海论坛上。

  只是这一次,他用的是“冰嗥”的ID。

  另外“六号钢筋工”的小号鹤冰可没有勇气再使用。

  他浏览着帖子,又看见不少渴望得到大神冰嗥指点的菜鸟新人,但这一次他的心境有了微妙的变化。曾经能够让他暗爽的东西,现在看来有些无趣了。

  见识过真正的超级高手,他也很难在为了这么低级的崇拜而沾沾自喜。

  鹤冰狠狠将烟头按在易拉罐上,滑动着鼠标,刚想切换页面,有点鬼使神差的味道,评论区中一个刚发出的帖子突然映入眼帘。

  “请教一下从事游戏制作方面的朋友,一款正规渠道发行的游戏,从立项、研发再到运营,大概需要怎样的具体流程?”

  帖子本身没有问题。

  但发帖人的ID让冰嗥彻底移不开视线了。

  “黄道玉?!”他瞪圆了眼睛,表情有些吃惊。

  手指放在键盘上,打出一行试探的话,悬停在回车键上好一阵,他犹豫半天也没敢贸然回复这个帖子。鹤冰扪心自问,他的确有些心虚。

  直到现在,他都没有搞清楚黄道玉入侵自己电脑所用的技术手段,虽然他自己处理的很及时,但还是不知道黄道玉究竟在他的电脑里看见了什么。

  或者说,鹤冰不敢确定,黄道玉是否清楚马甲“六号钢筋工”与红海论坛大神“冰嗥”实际上是同一个人。

  他本以为黄道玉再搞出这种大动作后,处于安全考虑,很有可能不会再登陆红海论坛的ID。谁成想,这个家伙竟然在几天后又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了论坛里,还煞有其事的询问起游戏制作方面的注意事项?

  这样也好……

  鹤冰能够确认一件事。黄道玉此人应该玩的是正规路线,或许与自己是同一路人。要不然以他的技术,也没必要通过制作游戏去赚钱,互联上的灰色地带有的是赚钱的门路。只是这种钱倘若想洗白的话,难度颇高。

  他微微放下心来。

  Hacker从狭义性质去定义,也分为肆意妄为的骇客,和恪守原则的黑客。

  在鹤冰的猜测中,黄道玉应该算得上是后者。但又不全是……用入侵一线城市电力系统的方式作为警告的家伙,怎么可能会是什么善茬?

  “这种级别的黑客,早就应该闯出不小的名声了。以前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难道是马甲?”鹤冰面露猜疑,自言自语。

  只是――

  黄道玉怎么可能问这种明显是菜鸟的问题?

  鹤冰有些糊涂了。大约二十多分钟后,他深吸一口气,缓缓敲下几个字。

  (18:11)冰嗥:虎奇公司最近有扶持独立游戏制作人的培养计划。如果楼主有兴趣的话,可以通过站内短信联系我。

  他忐忑地发出了这条回复后,焦躁不安地等待着黄道玉的回复。

  结果让他有些失望。

  只有类似于“冰嗥大神出现了!”、“冰嗥还是这么喜欢帮助新人啊!”崇拜者的灌水回复,帖子楼主黄道玉却如同再次消失了一样,一直沉默不语。

  鹤冰登陆到站后台,发现黄道玉的IP早就下线了。

  他神色恍惚地盯了好一会,摇了摇头。

  “果然是大神作风,真是来无影去无踪。”

  冰嗥不可能猜想得到,发帖的家伙只是抱着试试的心态发了个帖子,他的心思根本就没在红海之家论坛上,甚至都忘了去查看帖子的回复。

  温谦亦一整晚都忙碌在电脑前,搜索着与游戏制作相关的信息,总算对一款游戏的开发过程有了简单了解,不再像过去那样两眼一抹黑。

  但是他心中的疑惑从未消减。

  为什么SOM17这个外星生命偏偏会选择电子游戏?

  很快到了第二天早上。

  刘宁给温谦亦家中的座机打了一个电话。

  “表弟,有一款破解游戏需要专业汉化,大约有几十K的文本,有报酬。你有没有精力试试?”

  温母好奇的目光让温谦亦有种背如针刺的感觉。

  而且温谦亦也发现自己急需一部新手机。

  他告诉家里自己去图书馆自习,挎上书包走出了家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