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改变就是好事

天外重生者 +A -A

  恍如昨日。

  不仅仅是温谦亦有这种感觉,白露体会到的滋味更加复杂。

  从凌水一路车站,到云阳市第五十一中学大概还要走一公里左右的路程。温谦亦和刘宁的背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前者内敛不失挺拔,后者魁梧又身强力壮。

  如果不是刘宁自我介绍,白露也不会将这两个人当做是表兄弟。无论是模样还是身材,差异实在是有点大。

  她亦步亦趋跟在温谦亦身后,神色莫名地望着他的背影,轻咬嘴唇,脑子里却是有点迷糊了。

  白露与温谦亦是隔壁班的同学,关系不算很近,仅仅知道彼此的名字。温谦亦完美地继承了父母的良好基因,生得端是一副好皮囊。

  她早先就关注过温谦亦,毕竟在高中校园里,清秀帅气的男生总是会受到女生的格外注意。

  温谦亦在英语成绩上的一片稀烂,白露心中也是清楚的。高二的时候,她甚至还有一次大着胆子,接着间操偶遇的机会,即便鼓足了勇气,声音还是细若蚊喃,红着脸提出来要给温谦亦补习英语的想法。

  但是被这原本一心沉浸在络游戏中的家伙狠心拒绝了。

  高二时期的温谦亦,有着独属于年轻男生的奇怪自尊心,只要不是走投无路,他绝对不会在女生面前示弱,更不用说让妹子给他补课的事情。

  在同学眼中,温谦亦向来都是一副温和又极其淡定的形象,美中不足的是,这个家伙的英语真的很差,常常作为英语老师在课堂上提及的负面典型。

  “怎么一到高考前夕,他也变得有些奇怪了……”白露小声嘟囔着。

  不是奇怪。

  她换了一种说法。

  而是……焕然新生?

  自信是种没有形状、难以捉摸的气质,没有底气的人即便是想要装出自信的模样,在明眼人看来还是破绽百出,稍微遇到些困难就会漏了马脚。

  此时此刻,温谦亦散发的自信却让白露感到了一丝相形见惭。

  她最擅长也最引以为豪的学科就是英语,在前几次的模拟考试中,每次都能取得140分以上的好成绩。

  因此,在她心中的某个角落,温谦亦虽然很出色,但自己依旧还有着小小的优越感,正是这种优越感让她更加矜持,随着时间的推移彼此间的距离渐行渐远。

  这种优越和矜持,却在今天的遭遇中被彻底击破了,如同散落在地上的玻璃碎片,无论如何都再也捡不起来。

  怀着这种复杂又幽怨的心情,白露一直保持沉默,小女生的心思总是敏感特别。

  实际上,温谦亦从来都没有考虑过象牙塔中的情感问题。

  他的心理年龄比起同龄人来说要早熟许多,心中向往的是肆无忌惮的自由,而不是高中生所在意的普通小事。

  比如说老师的评价。

  正午时分,四楼办公室。

  王广森是个面色黝黑的中年男人,梳着整齐的三七分发型,颇有一种过期老帅哥的派头。他正是温谦亦的班主任,也是负责尖子班的数学老师。

  “您是……”他疑惑的望着温谦亦身旁的年轻人。

  刘宁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我是温谦亦的表哥。”

  “嗯――”王老师沉吟,“其实也没什么大事。于主任最近再三强调,学校在严抓纪律,尤其是学生之间的感情问题。温谦亦的学习成绩还算不错,不过我希望家长能劝劝他……临近高考,最好别把精力放在谈情说爱上。”

  他从抽屉里取出上一次模拟考试的总成绩单。温谦亦的名字与成绩被红笔重点标记出来。

  数学141,语文129……英语63?

  “嘶――好家伙!”刘宁表情怪异,瞧了瞧成绩单上的鲜明数字,又看了看自己的便宜表弟,挠挠头,总觉得这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温谦亦正眼神迷茫地望着窗外。

  这小子到底想啥呢?

  如果说63的分数代表着温谦亦的真实水平,刘宁打死都不会相信。这早上他亲眼目睹了这个家伙的妖孽表现,刚开始还玩美式标准口音,后来直接彪起阿拉斯加方言来。

  估计只有某些闲的蛋疼的语言天才会去学习什么劳什子外语中的地方口音吧……

  他脑子里灵光一闪,终于在最近看过的络小说中,挑选出来这样一个自觉贴切的形容词。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扮猪吃虎?

  王广森还在语重心长的劝说:“温谦亦是个好苗子,其他科目的成绩都十分不错,在尖子班里也能排在最前面。这孩子明明有能力考上不错的985重点大学,如果被英语成绩拖了后腿,那可真是太遗憾了。我希望你能把这番话转告给温谦亦的家长,我们也都是为了学生的将来考虑。”

  最后他又补充了一句:“前些时间,于主任在学校会议上点名批命了我们班的温谦亦,这感情问题也得尽快解决,千万别耽误了高考。”

  “咳咳。”刘宁清了清嗓子。

  “王老师。“他将成绩单叠好重新到了原处,刘宁在军队中养成的直来直去性格此时占据了上峰,微微一笑,非常认真地说:“您说的问题其实根本就不算问题。我就给您透个底吧,我这个表弟,如果说任何一科拖后腿我都可以理解,但这英语――”

  “我还真没见过,也没听说过,哪个学生能在高中就有这样的外文造诣。至于那于主任,我觉得在这种还差一个多月就要高考的时候,抓这种小事情给学生徒增压力,是不是有点不妥当?”

  年轻人说话常常不顾及后果,刘宁性格直率,想到什么就说出什么。

  王广森一口一个于主任,早就让他感到有些不爽快,部队里的某些遭遇,让他特别讨厌一些仗着自己手中有些小权利就为所欲为的小领导。

  正因为这样,他才会以一种华国人不怎么习惯的夸张口吻,作为表弟英语水平的肯定回答。如果是平常,他也不会这样鲁莽,但今天早上的遭遇,实在是让他心中的震撼难以平复。

  越是对温谦亦熟悉和了解,而温谦亦身上的变化越是巨大,越是让刘宁产生一种现实的荒谬感。

  他突然想为表弟鸣不平。

  既然有这种天赋,没必要再遮遮掩掩!

  王广森被刘宁这一番话搞懵了,迟疑地问说:“呃――温谦亦的哥哥是吧,我没太明白你的,你刚刚那番话的意思。什么叫做高中生达不到的外文造诣?”

  “抱歉,这个说法可能太片面了。”刘宁解释道,然后扔出了一个大炸弹:“王老师,您觉得以专业英语翻译的水准,去应付高考英语,最低能答个多少分?”

  专业英语翻译?

  王广森更加没法跟上刘宁的思路。

  这跟学生的英语成绩有啥关系!

  他有点生气,在王广森看来,刘宁的这番话语就是瞎胡闹的行为。手指用力叩了叩桌子,如果是七班的学生,此时绝对知道,这动作等同于王老师的愠怒。

  刘宁知道表弟的班主任根本没信,他也有点后悔说出这些话,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收场了。

  王广森盯着刘宁,一字一顿道:“这位家长,我需要强调一句!如果――”

  一个女老师推门走进来,冲着办公室的几位老师喊道:“哎!你们教的高三班级有没有姓温的学生?”

  姓温的学生!这不就站着一个么!

  王广森生气地瞥了眼窗户旁边装作看风景的温谦亦。然后转头向女老师,随口说道:“我班有个叫温谦亦的,什么事啊慌慌张张的?”

  “门卫室来了俩老外,磨蹭了半天都不走,非得找一个姓温的学生,说是什么要感谢之类的话。口音挺重的,教英语的刘老师也没搞明白老外到底在说啥子。”

  刘宁乐了。

  “王老师,您刚才不是不信么?咱们见见这老外什么都明白了。”

  王广森脑子里琢磨了一阵,还是没搞懂这到底在演哪一出戏。看了眼正主温谦亦,一点犯错的觉悟都没有,这幅悠然自得的姿态让王老师气笑不得。

  这小子还看风景呢?

  “不就俩老外么。走,去看看。”他喊了声。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也本着看热闹的心思,一齐下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