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 小温不寻常(求推荐)

天外重生者 +A -A

  温谦亦睁开眼睛,扭头望向床头的小熊闹钟。

  小熊闹钟显示的时间是早上6点02分。

  可他总有一种怪异的感觉,脑海里的生物钟分明在告诉自己,自己苏醒时的准确时间是6点整。他掏出大显手机,这手机虽然是山寨货,但一些基本功能做的还算靠谱。

  最起码,手机有时间同步的功能,能够显示准确时间,比起这个忽快忽慢的便宜闹钟,不知道要强上多少。

  这些日子里,温谦亦已经习惯了早上6点准时苏醒的生活。

  准时到了可怕的程度,前后误差不会超过五秒钟。

  按照正常的人体生物钟状态,星期一的早上总会面临着精神不振、肌肉酸软等众多假期综合并发症,不少人在醒来之后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让自己的思维彻底清醒过来。

  温谦亦曾经就是起床困难户中的一员,可现在他没有一点那种浑身都想温存在被窝里的懒散欲望。握了握拳头,感觉身体中充满了力量,周身每一个部件都在短暂的睡眠中得到了最优秀的休息效果。

  这种感觉,犹若焕然新生。

  他呼出一口气,想起了身体里的某个恶劣房客,不知道是该欣喜,还是该苦闷。

  洗漱的时候,温妈在卫生间门口喊到:“一会你表哥刘宁亲自来接你。”

  温谦亦点头应下。

  牙刷扔回到陶瓷杯中,牙刷柄搭在了杯沿十二点钟的位置上,与杯底呈73.6度角,不偏不倚。

  用毛巾将脸上的水搽拭干净,将整张毛巾平均分成三等分折叠,角与角之间完美对其,让人感觉这简直不是布做的毛巾,而是一张有点厚实的A4纸。

  这是经历过SOM17调教后残留在他身体里的后遗症。

  仿佛是身体里的完美主义细胞突然被激发出来,尽管是洗漱这样的日常行为,温谦亦都保持着一种宛如机器般精准冷酷的行事作风。

  临出门前,温父避开了温妈的视线,悄悄给儿子塞了一张毛爷爷。

  他说:“儿子,我知道你压力挺大的。高考的事别多想,走一步是一步吧,考不上东海也无所谓,就算是二本也没关系。学校那边的事让你哥解决,青春情感这种事啊,你爹当年也经历过。”

  温父嘿嘿一笑,用力拍了拍温谦亦的肩膀,望着儿子离开家门的背影,他叹了口气。

  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喂,卢哥,你在东海大学那边,认识什么领导么……”

  楼下站着一个二十七八岁大的年轻男人。

  梳理着干净利落的板寸发型,眉毛很淡几乎看不见,眼睛小而有神。虽然身高不算出众,但是身材十分健壮,举手投足间一看就有种退伍军人的派头。

  刘宁百无聊赖地玩着诺基亚5130上的贪食蛇游戏。

  他自己开了个小数码店,本来打算在星期一也就是今天去数码广场进些货。温妈只打了一个电话,他二话不说就把自己的事暂且放下,大清早就赶着公交车在温谦亦的家楼下等了好久。

  一抬头,刘宁看见温谦亦,脸上一乐,没有远方亲戚的客套,跟家人一样直接询问道:“小谦,咋回事?”

  温谦亦也说不清,只是告诉他,最近学校在抓典型,尤其对感情问题进行严打。

  不要过多解释,刘宁顿时心领神会,按照自己的理解差不多明白这次学校请家长的用意,他嘿嘿一笑,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点了一句。

  “老弟,你还是得抓紧学啊,尤其是英语,再好好搞一搞,要不我给你找个家教?我有个老同学在大学里当辅导员,随便抓个人来,都能给你当英语补课老师。”

  他知道温谦亦的情况,数学和理综合成绩不错,就是英语和语文太差劲了。

  明明能上一本重点线的潜力,最后如果仅仅考上了一个二本,那可真是太可惜。

  不过,刘宁也明白说教无益的道理,学习这种事情还是得看自己。所以他也没有仗着长辈的身份乱弹琴,话锋一转,就提到了年轻人之间的共同语言――游戏。

  “等你毕业的,这个暑假带你打DOTA。只要考上大学,送你个PSP3000当做开学礼物!”

  温谦亦点点头,没接这个话茬。

  如果是从前的他,此时早就高兴的快要跳起来。

  游戏掌机对于青少年人的吸引力,尤其是长期处在学习压力下的高中生根本难以抵抗这种诱惑。

  他心中却没有半点波澜,没有幻想PSP到手之后该去玩些什么有意思的游戏。而是在认真考虑,PSP平台上究竟有什么优秀的游戏,每一款游戏的人工成本、制作周期还有吸引玩家的核心玩法,这些都该怎样去安排,又该怎样去设计。

  温谦亦犹豫片刻,问说:“三哥,你觉得做游戏靠谱不靠谱?”

  一听这话,刘宁乐了。

  他对此正好有些研究,也很喜欢这种卖弄学识的机会。

  “有钱当然靠谱。要我说,现在国内的游戏市场,就算是头猪,站在风口上都能飞起来!你瞧瞧现在流行的都是什么玩意,大家都是抄抄抄,要么就是代理国外的,稍微有点创新点都能赚钱。凭借这些电子垃圾,照样养出来了几家上市公司。”

  温谦亦想了想,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即便不清楚SOM17有没有在休眠状态,他还是忍不住称赞了一句。

  SOM17虽然是外星人,还是有些赚钱眼光的么。

  只是这执行难度实在是有点高,而且还缺少一个足够有创意的点子。

  他没经历过自主创业的艰辛,对未来的计划难免会抱有几分天真。更没有认识到SOM17强迫他走上游戏制作这条路上的真正用意。

  赚钱的方法有千千万,SOM17却选择了以温谦亦的身份条件,其实很难实现的一条路线。

  温谦亦与刘宁随意聊了些其他话题。

  两人在凌水一路的公交站点下车。还没走出几十米远,迎面撞见了一个熟人――隔壁班的小美女,白露。

  白露的处境有些尴尬。

  她勉强冲着面前这两位老外挤出一丝笑容,看着他们焦急的模样,以及大猩猩跳舞一样的比划动作,明明知道这两个人需要自己的帮助,她却在关键时候掉了链子。

  自己的英语成绩还算不错,但是应试教育所带来的弊端,让她的口语以及听力水平异常堪忧,只能算哑巴英语。

  更不用说,这两位老外的口音极重,说的话时常还夹带着考试中绝对不会提及的英文俚语。

  华国人最喜欢看热闹,云阳市只是个小城市,市民们对老外还是抱有不小的新鲜感,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这不妨碍看热闹的兴致。

  早知道就不逞能了……察觉到旁边路人的围观目光,让白露感觉尴尬又难堪,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白露只能微微一笑,露出两个酒窝,额头的汗水出卖了她内心的紧张。

  “AgainPlease?”(请再说一次)

  亚拉伯罕无奈地捂脸,他明白过来自己似乎找错了求助对象。

  他望了望同伴戴维,双手一摊,耸耸肩,操着一口地道的阿拉斯加口音说到:“你不是说你在本地找了个翻译么?你不是说你安排好了一切么,好吧,现在我们迷路了。上午八点钟,我们必须赶到德高会馆!后果你是清楚的,我们承担不起违约的代价。”

  戴维是个标准白人胖子,他摸摸头,犹豫道:“实在不行……我们求助当地的警察吧。”

  “只能这样了。”亚拉伯罕长叹一口气。

  白露听见了戴维口中的“Police”,这个单词是警察的意思。她小脸一白,立刻有些慌乱。

  这俩老外难道要报警?

  不会吧!

  指路不成,恼羞成怒啊?

  她脑子本来就因为紧张有些晕乎乎,现在更是有点思维错乱了。心里满是后悔,大街上肯定有口语水平比自己好的家伙,早知道就不参合进来了……

  完了完了……如果老外报警,自己肯定就要上电视,如果上电视,自己就要出大糗了,以后还怎么在同学面前做人啊!

  白露越想越害怕,脸色越来越难看。

  “NoPolice!”她急忙摇头,急的都哭出来了,小声恳求道。

  可是两个外国男人正陷入争执,哪里会顾及这样一个热心华国小姑娘的感受。

  “或许,我可以提供一些必要的帮助。”一个英文口语标准到如同听力考试播报一样的声音,从白露身后传来。

  白露赶紧转过身,迎着光第一时间没看清楚来人的模样。

  但是她在这个人身上看见了圣光!

  他简直就是上天派来的……

  温谦亦?

  白露瞪大眼睛,笑容一垮。这个家伙……不是隔壁尖子班有名的英语学渣么!

  还没等她打招呼。

  亚拉伯罕和戴维一齐看向了温谦亦,如同找到了救星。

  “谢天谢地,你会英语?德高公馆怎么走,我在地图上找不到这个地方。”

  温谦亦笑了笑,从原本的标准美式口语切换到了同样带有阿拉斯加特征的方言,回答道:“德高公馆是以前的名字,即便本地人也很少有人知道。你们要找的地方现在叫做云阳大酒店,告诉出租车司机,他们会带你找到地方。”

  亚拉伯罕得到了答案,不在焦急,反而是对温谦亦的口音感到好奇:“你去过阿拉斯加?”

  温谦亦耸耸肩,没有正面回答。

  亚拉伯罕让戴维去路边叫车,熟悉的口音让他在这异国他乡感到了格外亲切。

  他与温谦亦随意聊了聊关于云阳市本地的景点和美食,等戴维叫到了一辆出租车后,他再三道谢。

  “温,真是太谢谢你了!”

  “小忙而已。”

  两个老外不在停留,急匆匆上了车,操着别扭的汉字口音告诉司机“云阳大酒店”,摇下车窗,冲温谦亦喊道:“有缘再见!“

  司机踩下油门,带着一溜烟远去。

  温谦亦摇了摇头,他不是想故意出这个风头,只是想检测一下自己这些天来的学习水平。

  实践结果让他感到很满意,足以证明《引导理论》中视觉引导方法对学习的帮助。其实还是他超乎寻常的大脑在发挥主要作用。

  至于阿拉斯加的口音,完全是凭借他妖孽般的学习和模仿能力,敏锐的捕捉到了亚拉伯罕发音中与标准口语不一样的地方,随之将自己的口音转变成与之类似。

  还没从愉快的情绪中脱离出来,他就察觉到后背有两道不太寻常的目光。

  这时候他才想起来。

  表哥刘宁和隔壁班的小美女白露,可一直都在旁边看着呢。

  一回头,他看见了两张震惊得合不住下巴的面孔。

  “你真的是温谦亦(我表弟)?”

  温谦亦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风头是出够了,可是该如何解释……这才是大难题。刚刚的他,可不止简单地给老外指了路,在提及云阳市本地特产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生僻词汇从他的嘴里彪出来,很多单词即便是英语专八也少有涉及。

  而刘宁和白露都略懂英语,所以才被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这哪里是英语学渣,这分别就是著名外国语大学毕业的英文翻译吧!

  英文说跟老外一样熟练就算了,这模仿度高达百分之百的英文口音究竟是什么鬼?!这货明明是土生土长的云阳人,什么时候学会“Alaska”口音了?

  难道和雪橇犬学的?

  如果他是学渣,那我们是啥?

  刘宁和白露面面相觑,他们此前明明不认识,但从彼此的目光中读出了一模一样的心理波动。

  今天,他们终于重新认识了一遍温谦亦这个奇怪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