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外星人算么?

天外重生者 +A -A

  “下一站,市府广场。”

  169路公交车上,温谦亦抱着用绳子成四方的牛皮纸袋,望向窗外。

  谁都猜不透SOM17大人的想法。

  这个自称高维生命的家伙,总会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主意。听起来很有建设性,有条有理,似乎只要按照它设定好的路线进行,就一定会达到制定好的目标。但是具体实现的难度,与印度恒河的污染问题同处于一个层次。

  除非印度神油不能解救。

  温谦亦的发散思维仅仅持续了不到三秒钟,就回到了残酷的现实世界中。

  SOM17一共挑选了13本书,类别包括计算机语言、计算机数据的原理与应用、以及若干英文学习资料。

  按照SOM17的话来说,如果要学习,为什么不去找最聪明的猴子作为榜样?如今世界的重心还在遥远的欧美大陆,尤其以五大常任耍猴国中的鹰国和星条国为首。

  计算机领域的水平差距与世界各国的政治经济实力类似。

  最出色的程序员、最先进的算法,往往出自于物资极大丰富、计算机研究领域早就建树的西方国家,而不是贫穷的拉丁美洲和亚非大陆。

  印度人自以为傲的软件出口业,其实也不过是西方国家扶持起来的IT血汗工厂,没有什么大不了,仅仅能弥补印度人可怜的自尊心罢了。即便如此,印度计算机行业的主要语言是英文,也不是他们的民族语言印地语。

  温谦亦询问过SOM17,为什么要让自己学习这些计算机方面的书籍。

  SOM17大人给出的答案是一个干净利落的耳光。

  “照做就是。人类为什么总是会去关注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我见过一种完美的硅基生物,它们就不会有人类常有的懒惰、自私、贪婪这些对于科学发展毫无意义的缺点……”

  它的言语中丝毫不掩饰对人类这一物种的鄙夷。

  有句话温谦亦没敢说出口,念头仅仅在脑子里转了半圈就被他自己狠狠拍灭:“那你为什么憋屈地待在我这个人类体内?”

  SOM17能够读取到温谦亦的想法,就像是读取电脑的内存数据那样轻松简单。温谦亦的小心思瞒不了伟大的SOM17大人,任何反抗都需要得到惩罚。

  拒绝回答!

  “啪――”

  温谦亦看不见自己的表情,但是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眼角一直在抽搐。

  俗话说,大丈夫最憋屈的不过是敢怒不敢言,而自己连怒的资格都没有了。巴掌打在脸上,没有愤怒、也没有感到丢人丢脸,只有发现自己竟然如此轻易,就屈服在外星人淫威下的悲哀。

  公交车上的大爷大妈、白领青年纷纷将目光投向了角落,也就是耳光声音传来的方向。

  一个大妈小声嘀咕道:“这孩子是不是压力太大了?怎么自己打自己呢?还用那么大的力气,整车厢的人都听见喽。”

  “学傻了呗。”另一个大妈撇撇嘴。

  没一会,这两个人的话题就转到了家长里短的八卦上。

  “我邻居家一个姓刘的远方亲戚有个女儿,听说是《云城晚报》的记者,这丫头不仅福大命大,胆子更是大得很。就今个中午西城区有家美食广场爆炸的事,你知道吧?。”

  “知道啊,这丫头咋了?”

  “哎哟,爆炸现场老惨烈了,据说死了十七八个!可就这丫头,不仅一点事都没有,还拍了不少照片上传到那个什么什么上,我早就觉得这个刘丫头有旺夫相,哪个小子要是娶了她啊,后半辈子就等着享福去吧!”

  温谦亦低着头,表情越来越古怪。

  云阳市是一个小城市,地方小有地方小的特点。但凡有些吸引眼球的事,流传速度飞快,不一会就能通过七大姑八大姨之口,弄得满城皆知、沸沸扬扬。

  可这也太巧了吧?

  这个姓刘的远方亲戚的女儿,究竟是谁……温谦亦不用猜都知道答案。

  当然是那个蜜桃臀的美女记者刘学佳!

  这御姐的身材长相都十分符合温谦亦的口味,但他没有任何再与其做接触的打算。

  男人色心常有,但理智更加重要。

  惠丰美食城的事,可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解释的清楚的。他刚刚为自己这种理智心态感到一丝得意,SOM17狠狠泼了一记冷水。

  “温谦亦”嘴巴一动,冷笑道:“猴子终于有脑子了。”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中,一进门就铺面而来的安全感,让温谦亦时时刻刻都紧绷着的神经终于得到了放松。家作为人们心灵的最后港湾,重要性不言而喻。

  短短的一天时间里,他经历太多,也转变了太多。

  温谦亦虽然性格早熟,但人生阅历不多,还只算是一个普通的十七岁少年。距离成年还有4个月的时间,他却承受住了来自于SOM17的可怕压力。

  在这一段时间的接触里,他总算知道了寄生在自己体内的外星生命,究竟是一个性格怎样恶劣的家伙。

  更清楚自己没有违抗SOM17命令的能力,他能做的只能是遵守命令。

  “学习!你只有3个自然日的时间。”

  还没来得及拖鞋,SOM17的中性声音在温谦亦脑子里轰鸣大作。

  它总算找到了另外一种沟通途径,用模拟大脑声音讯号取代了占用温谦亦嘴巴的古怪方法。

  温谦亦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他就感到一股从骨头缝隙里涌出来的无尽奇痒。

  “啊!”

  他整个人卷曲成一团,双手难以控制地在身上抓挠着,即便隔着衣物都将皮肤抓出了一道道红印。奇痒来的快去的也快,仅仅持续了不到1秒钟,但让温谦亦感到如同度过了几分钟那样漫长。

  冒出的冷汗将校服彻底打湿,温谦亦整个人如同虚脱了一样靠在鞋架处。

  “必须完成目标。”

  SOM17的命令带有着不许拒绝的严肃,刚刚的奇痒,就是它给温谦亦的警告,提示他违反命令的后果会是怎样地狱般的感受。

  “小谦回来了,孩子他妈你去看看。”

  温父的声音从房间里飘出来,带有着中年人特有的沉稳,还有种书香气质的不紧不慢。

  “儿子你这是……”温母是一个相貌端庄的中年妇女,眉宇间残留的风韵,显示出她在年轻时的绝代风华。她从客厅走到门口,看见了靠在鞋架上神色怪异的温谦亦。

  温谦亦勉强笑了笑,说:“妈,我刚刚长跑回来的……”

  这个解释虽然有些不合理,但也勉强能说得通。

  晚饭的时候,温谦亦吃了足足五大碗白米饭,让温父温母吃惊得合不拢嘴。他们面面相觑,从彼此的目光中,知道他们脑海里的想法惊人的一致。

  儿子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能吃了?以前他吃饭可是跟猫吃食一样。

  温母压下疑惑,转瞬就想通了原因。十七岁半大小子的饭量本来就不小,更何况现在还是非常消耗体力的高三。

  她再一次给温谦亦填了饭,顺便还去厨房煮了碗清水挂面。

  几分钟后,温母端着面碗坐在温谦亦身旁,若有所思的目光将温谦亦看得头皮发麻。过了好一阵,温母才犹豫地说出她藏在心里好一阵的话。

  “儿子,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噗――

  温谦亦没控制好情绪,一口米饭从嘴里喷出来,目瞪口呆地望着自己的母亲。

  我咋不知道呢?

  外星人算么?

  他刚有这个念头,心中顿时狂喊糟糕。手臂传来一种蠢蠢欲动的感觉,温谦亦急忙用另一只手按住了胳膊,脑海中接二连三地飘过影视剧中各种俗套狗血的马屁台词。

  最后是虚惊一场,但温谦亦额头上已经渗出了更多的冷汗。

  温母还在盯着温谦亦,在她看来,自己儿子这幅冒冷汗的心虚表现,无疑是戳中了痛脚,被发现秘密的正常反应。

  “你班主任刚刚打来的电话。”

  温父扶了扶眼镜,以极为认真严肃的眼神盯着温谦亦,同时给他解答了心中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