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脑子是个好东西

天外重生者 +A -A

  李勇敢对天发誓。

  从眼前这个清秀青年人的眼睛里,他体会到了一种名为死亡的恐惧感。

  如果现在,他还能够与自己名字那样保留有一丁点的“勇气”存在,他都不会选择惊恐得如同被施暴的小女人那样,无助叫喊,嗓子尖锐得就像深宫里的大太监,最后――被一根手指点在脑门上。

  扑通一声。

  李勇使出了猛虎落地势!

  其实就是没有骨气的突然跪在地上,浑身颤抖。

  不是他胆子小,人类能够在远古时代脱颖而出,离不开身体本能对危险的预警。但是在面对SOM17这种无穷高层次的生命,这种本能反而成了压倒李勇精神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的恐惧没有错。

  SOM17的确正在权衡将李勇人道毁灭的好处与弊端。

  “温谦亦”伸出手,将手指轻轻点在了李勇的额头上,似乎早就预料到这个男人根本不敢反抗。他只是静静地注视着李勇,面无表情,倘若现在有千倍以上的光学放大镜,就能够看得到惊人的一幕。

  他手指表皮细胞不断复制、分裂、衰老,这一完整流程被加速了无数倍,在非常短的时间里完成了新陈代谢活动。潜藏在内环境里ATP三磷酸腺苷被飞速消耗。

  新生细胞的遗传物质脱氧核苷酸在某种外界力量的作用下,重新分裂重组,转录翻译成为具体的蛋白质结构,重新定义了蛋白质群的作用。

  SOM17将手指上的细胞基因进行了临时改写,让这根手指在短时间内变成了拥有某种读取大脑记忆体能力的工具。

  可是在读取到的信息,让“温谦亦”都免不了皱眉头。

  “这只猴子大脑内的信息真是毫无价值可言。”

  李勇贫瘠的大脑里充斥着与电子游戏有关的一切,从如何科学的骗熟人装备到怎样装人妖卖萌,这些一般人接触不到的高端领域他都深有研究。

  他满脑子都是在考虑,自己如何更爽快的打游戏,如何在游戏里成为人上之人,顺便再赚些钱来供自己在游戏里变得更加牛B。

  “RMB战士的一生之敌”,李勇在潜意识深处如此评价自己。

  最让SOM17失望的是,这其中没有任何政治、军事、社会构成这些SOM17想要得到的关键信息。

  “温谦亦”缓缓将手指收回来,陷入了沉思的状态中。

  它在考虑,有一些事情是不是有必要告诉温谦亦这只碳基猴子。要不然,以这种低等生物可怜的脑容量,无论如何都无法理解它目前所遭遇到的困境。

  如果有任何可能,哪怕是概率统计学中无限趋近于0可以视作“必然否定”的可能性,它都不会选择寄生在这脆弱的人类体内,这有损高维生命的尊严,更让SOM17感到一丝前所未有的忧虑。

  它必须尽量保证温谦亦的安全,也有必要让温谦亦掌握应对危险的能力。

  惠丰美食城,正是它一手导演的训练课程。

  滴答――

  卫生间里有水管漏水,发出清脆的声音。

  李勇望着温谦亦离开的背影,直到彻底看不见,他整个人顿时失去了力气,靠在隔间上一动不动。满脸都是冷汗,用袖子擦了好几遍也没有擦干。

  “简直就像是……史诗级大BOSS啊!那究竟是什么人?”

  他终于缓过神来,心有余悸。

  在刚刚的某个瞬间,李勇的潜意识察觉到眼前的那个人绝对动了一丝杀心。他从未见过有这样恐怖的家伙,仅凭借一双眼睛的注视,就能让自己提不起任何反抗的欲望。

  脑子里被一种名为恐惧的情绪充斥着,放弃了任何抵抗的心理。

  李勇手还有些抖,掏出打火机点了好几次才将香烟点燃,狠狠吸了一口,让烟雾彻底沉浸在肺里打个滚,在尼古丁的作用下他才感到好受些。

  他突然看见了碎成残渣的洗手池镜子,仔细观察,还能看到镜子碎片上沾染的鲜血。

  “我草……”

  李勇猜不到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他很庆幸没有反抗而是明智地选择了认怂。他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张哥,晚上的公会战我不参加了啊……我没出车祸,也不是生病了,就是休息几天……”

  没等张哥继续追问,他挂断了电话。

  ……

  市图书馆的面积很大。

  温谦亦游荡在这略显空当的建筑里。

  他眼神中露出一丝迷茫,感觉脑子里昏昏沉沉的,很难去理智思考,就像是电脑中的操作系统出现了某种小BUG,问题虽小,但是影响不小。

  SOM17将身体控制权还给了温谦亦。原本在惠丰美食城就燃烧了许多体力,刚刚改变手指基因时又消耗了大量体内ATP,渐渐显现出后遗症来。

  大脑运转需要能量作为消耗,缺少能量的情况下,温谦亦的大脑不得不像CPU低频运行类似降低消耗。

  如果是正常人,这种情况下已经陷入到了昏迷状态,早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静脉注射葡萄糖和生理糖水了。温谦亦的身体显然与普通人一点点出现了本质上的变化与偏差,他现在的状态即便是脑科学家也没办法具体描述。

  有点恍惚。

  温谦亦感觉自己明明能思考,却有点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残留的理智让他想起洗脸的必要性,毕竟顶着一脸血污,任是谁看见都会联想到杀人命案之类的事情,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送到公安局里了。

  理智仅仅起到了提醒洗脸的作用,他没办法控制洗脸的具体动作。

  他已经记不清自己在洗脸的时候手指头插到鼻孔里多少次,手掌沾水拍在脸上,不经意间用的力气却像是杀父仇人那样狠狠掌掴,啪的一声抽在脸上,猛地让他惊醒几分,然后继续恍惚。

  此时已经是下午,除了一些依旧在奋战高考的学生以外,没有什么人还会留在图书馆里。

  东阳只是个二三线级别的小城市,没什么人文气息可言。市图书馆自从建立到现在,就一直是学生党的圣地。但这地方虽然在市中心,因为交通规划水平低下的缘故,这附近经常堵车,所以即使是学生也少有人来。

  除了是特地来买书的人。

  不过,有时候买书并不是为了充实自己,其实另有目的。

  于娟年过三十,事业有成,几年前离婚之后就没有再嫁他人,一直单身到现在。她身穿着棕色圆领上衣,领口外露着锁骨和精致的铂金项链,下身则是淡黄色短裙,和一双套着肉色丝袜的细长美腿。

  女人的气质,很多时候都体现在脖子上。气质型美女都拥有着挺拔纤细的漂亮脖子,于娟当然也不例外。

  她眉目略带笑意,笑容到了嘴角又变成矜持。

  任何男人看见她都免不了在心中赞叹,这真是一个漂亮女人。

  只是,在于娟身旁站着的中年男人有点破坏别人欣赏美女的雅兴。中年男人身材高大,步伐虎虎生风,端是一个孔武有力的利落汉子,只是在长相上――有些不太过关。

  说直白点就是丑了点,小眼睛、蒜头鼻、嘴巴还有点地包天,作为同行男伴有点配不上于娟的美貌。

  翟军,也就是于娟身旁的中年男人,爽朗一笑,起了个话题道:“于娟,听说你们五十一中今年这一届高三的学苗不错啊。”

  于娟抿嘴一笑,望向翟军,这个男人虽然其貌不扬,但家世、性格都很合她的心意。她细声细语回答说:“都挺努力的,两个尖子班里应该能出三四个985,就是一个叫温谦亦的学生不太听话,听说跟一个学习挺好的女生张瑶早恋。”

  “男追女,人之常情嘛!”翟军略有所致,哈哈大笑。

  走廊里不少走动的人。

  “这男的长得真特么磕碜。”有人在一旁小声嘀咕道。

  翟军听见气的嘴角直抽,但是在美女面前他还是要保持住绅士形象,他也是离婚多年,一直都想再找一个合适的女人度过下半生,好不容易碰到于娟这样合适的大美女,他无论如何都要抓紧这次机会。

  于娟听见了,也只能装作没听见。

  正当气氛变得有些尴尬,两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时候,救命星出现了。

  温谦亦弓着身子,双眼直勾勾地,一摇一摆游荡在图书馆走廊中,脑子还没有彻底清醒过来,依旧处于低频运行的迷茫状态。

  于娟一眼就看见了温谦亦,表情一愣,以她的记忆,高三届两个尖子班的名单如数家珍,第一时间就认出来这是五十一中学的学生。

  “温谦亦!”

  “你刚刚提到的学生?”翟军问道。

  于娟点点头,本来没想打招呼,眼看着温谦亦走过来,她作为老师和长辈,更是学校的德育主任,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也不大好,而且她也想摆脱尴尬的气氛。

  温谦亦听见有人喊自己,循着声音望了过去,视野之中出现了一个身穿棕色裙装的妩媚女人。

  他第一眼就瞧见了那双套着肉色丝袜的纤细美腿。

  脑子里蹦出来两个字――可撸。

  温谦亦愣了愣神,可撸是什么意思?

  撸,似乎是用手上下运动,抚摸表面;可,自然是可以的意思……他越想越迷糊,怎么都搞不懂也想不清楚,大脑处于恍惚状态的他更没认出这个女人就是自己学校德育处的于主任。

  温谦亦脑子里费力思索着,脚步没停,走到了于娟面前。

  “这小子看着就是材料!在你们学校肯定不一般吧?真是个帅小伙子!”翟军客套地称赞了句。

  于娟心理话没说。

  如果不是高三期末,迟早把他踢出尖子班。这个叫温谦亦的学生成绩不怎么样,太拉低一本升学率了。

  她心理活动如此,脸上笑呵呵地看着温谦亦。

  下一刻,在于娟惊愕的眼神中。温谦亦咧嘴一笑,伸出右手,就往于娟的头顶拍去。

  于娟笑容僵在脸上,刚要后退躲开,可是穿着高跟鞋的她很难向后躲闪,只听见――啪的一声。

  她失败了。

  温谦亦的手结结实实地拍在了于娟的头顶上,咧嘴傻笑。

  这一瞬间,图书馆走廊似乎突然寂静下来。

  走廊里的目光纷纷投向这里,尤其是温谦亦的身上,人们都在想……这小子到底有多大的胆子。

  温谦亦虽然脑子糊涂,但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的地方,随口问道:“怎么了?”

  谁知道这小子到底怎么了!

  一转头,朝正前方看去,恰好迎面撞上了于娟几欲杀人的愤怒眼神。

  “温!谦!亦!”于娟咬牙切词,声音几乎是挤出来。

  翟军勉强解释了一句:“呃,应该是九零后比较特别的打招呼方式吧……”

  话音未落,温谦亦转头看向了翟军,一张其丑无比的国字大脸出现在他眼前。

  “呕――”

  温谦亦一弯腰,顿时吐了。

  这不怪他。

  任是谁撞墙十多下,试图跟混凝土比硬度,轻微脑震荡在所难免的,呕吐则是脑震荡时再正常不过的生理反应之一。

  于娟和翟军面色铁青。

  与他们反应完全不同的是,走廊里顿时如同炸开了锅。

  “这小子……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