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见了鬼

天外重生者 +A -A

  见了鬼。

  温谦亦此时就是一种见了鬼的表情,眼睛瞪得溜圆,支支吾吾半天,都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话。

  惠丰?

  美食城?

  云阳市的买卖人特别喜欢惠丰这个词,一条大街从头走到尾,至少能看见三家叫做惠丰XX的地方。无论是烤鸭店、男装服饰还是足疗按摩,好像用上惠丰这名就真的是实惠丰收了一样。

  若是以前,温谦亦听到这个名字只会吐槽店家的起名能力,最坏的心情也不过是感到厌烦。

  但现在不一样了。

  “惠丰……美食城?”温谦亦脸色唰的就白了。

  他再一次,再一次重复问道。

  “刚刚不久前的……新闻?”

  张瑶早就挂断了电话,不是她主动挂断,而是那边叫做陈媛媛的女生比较心疼电话费,毕竟还是高中生,平时零花钱本来就不多,更不用说在电话上的花费,每一笔都得精打细算。

  她头一次见到温谦亦这副模样。

  更是第一次看见有人能完美的演绎出,这叫做“毛骨悚然”的词语。

  他应该去报考中戏,而不是所谓985东海大学。

  张瑶心里面有些不高兴。

  这幅见鬼表情,实在有点破坏这位清秀男生在她心中的美好形象。一股小女生的无名火气涌出来,哼的一声,她扔下一句话就不再理会温谦亦,快步走在前面。

  “你不是有手机么,自己去百度呗。”

  温谦亦如梦初醒,急忙从裤兜里掏出山寨手机。

  掏手机这个简单的动作他做了足足三遍,不仅仅是紧张,他感觉自己的胳膊软的就像面条,稍微提起力气就感到一股难忍的酸痛。

  以他高中生物的知识,知道这是乳酸在肌肉里大量堆积的结果。

  身体里的乳酸百分之九十九来源于剧烈运动,可是在他的脑海里,在公交车上梦中醒来之前,似乎缺少了一大段记忆。

  那段漫长地梦,此时隐藏在记忆细胞的最深处,即便是去努力回想但依旧有些模糊了。

  只有一点让温谦亦刻骨铭心,“4931”这个可怕数字还是在脑海里挥之不散,如同一道印迹,提醒着他那段经以无数次死亡为结束标志的可怕经历。

  打开JAVA版的小松鼠浏览器,输入了“云阳市”、“惠丰”、“爆炸”一类的关键字,他刚想点下搜索按钮,手指却犹豫在半空中。

  “走啦,还愣着干什么呢!”

  张瑶清脆的少女嗓音从不远传来,她站在市图书馆的正门口向温谦亦招招手。

  市图书馆门口的商铺正在安装新的招牌,搭着六七米高的手脚架。

  温谦亦缓缓呼出一口气,他将手机揣回到口袋里。用手抹了一把脸,满是冷汗。

  “这就来。”

  面对那段恐怖回忆,他极其没有男子汉气概地选择了短暂逃避。

  碎石飞进眼睛里,大脑破裂……

  不锈钢餐具正中喉咙,动脉破裂,鲜血喷洒而出……

  无数种美式恐怖片中的经典意外死法,温谦亦在那小小的爆炸现场差不多已经体验了堪称“全家桶”套餐。他脆弱的神经随时都要彻底崩溃,这不是软弱,而是人类在面对未知危险的本能反应。

  “等等再说吧……”

  温谦亦低头盯着地上黑黢黢的蚂蚁窝,自言自语道。

  “嘿!”

  张瑶见温谦亦还站在原地没有动,嘟嘟嘴,突然起了恶作剧的心思,扯出一张草稿纸,搓成了一团,用力向温谦亦扔了过去。

  温谦亦依旧低着头往前走,心中还在挣扎和犹豫,他都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

  一个梦而已……

  手心传来轻微的撞击感觉,他抬起头,发现自己抬起右手,手心里捏着一个皱巴巴的纸团。他盯着纸团,突然愣住了。

  这玩意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手里的?

  张瑶惊讶地望着温谦亦,以她的角度能够百分之百确认,温谦亦一直都在盯着地面,绝对没有看见自己这个纸团恶作剧,难道这个小帅哥脑门上都长了眼睛不成?

  还没等她说话,旁边商铺的手脚架上突然传来一声惊呼。

  “哎哎哎!小心――”

  温谦亦还沉浸在低头思索中,下意识地左手猛然一抬,就像是扇蚊子一样,依靠手指关节的力量啪的一下敲在了下落的羊角锤侧面,角度、力道精确到了极致,哪怕是有半点偏差都会让自己受伤。

  锤子下落的轨迹出现了偏离。

  当――

  羊角锤掉落在他右脚边上不到两三厘米的位置,把地上的红砖砸出来一个小裂纹。吧嗒,木头锤柄一歪,轻轻落在了蓝色运动鞋上。

  温谦亦甚至都没有看向羊角锤一眼,也没有去责备始作俑者,他还在直勾勾地盯着手心的纸团犯嘀咕。

  这纸团怎么突然跑到自己手里了?

  头上传来中年人的呼喊声。

  “小兄弟,对不住啊,刚刚手一抖没拿住东西,你没啥事吧?”装修工人叫做王金水,搓着手,面带歉意地望着温谦亦。

  温谦亦抬头望去,疑惑地盯着他。

  还没等温谦亦接上话,张瑶小跑过来,一手指着王金水,生气地说:“你也太不小心了!东西从这个高的地方掉下来,伤到人你可怎么负责!”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王金水自知理亏,嘿嘿一笑,不做反驳只是道歉。

  他眼睛没落在张瑶也没落在温谦亦身上,而是时不时地瞄一眼地上的锤子,似乎很在意。

  张瑶瞪了这王金水一眼,气呼呼地拉起温谦亦的手,将他拽向了市图书馆正门的方向。

  王金水耐心地望着他们走进了旋转门,这才慢悠悠地从手脚架爬下来。社会上的成年人总有自己一套处事法则,这种事亏得遇到了学生,学生社会经验少向来都很好说话,否则的话,他免不了被一顿臭骂,甚至还得赔上一小笔钱。

  “还好没事。”他咂咂嘴,弯腰就要捡起地上的羊角锤。

  刚一抬手――咔擦几声,羊角锤的铁头碎成了好几块。

  他瞪着眼睛,怔怔地盯着手里光秃秃的木棍,然后盯着地上的金属残渣,倒吸一口气。

  这可是工业级的铬钼钢锤头,在五金工具市场上可需要小几百块的昂贵东西,正常来说,用上二三十年根本不成问题!他才买了不到半年时间……

  这玩意掉地上也能摔碎?

  王金水光顾着心疼,没有注意到一块侧面的碎片上撞击痕迹。

  “见了鬼了。”

  此时此刻的云阳市内,不少人嘴上都挂着这句口头禅,心里犯嘀咕,有种中了邪的怪异感觉。

  刘学佳即便是东阳传媒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即便是平日里大家公认的乖乖女,此时也难免爆一句不痛不痒的粗口。

  “见了鬼了……”

  她靠在泉水派出所的椅子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的炽光灯,没有半点淑女形象。

  身上昂贵的zara女装此时满是熏黑了的痕迹,就像是刚刚从战场上逃出来。

  也差不多是从战场逃出来。

  刘学佳回忆起惠丰美食城中的惊险遭遇,此时还是有种惊魂未定的感觉。那种锅碗瓢盆一起上天的爆炸场面,置身其中的时候,真的跟炮火轰炸没什么两样。

  “佳佳,我听说在刚刚的小会上,李主编提了好几次你的名字呢。”王凯巧是刘学佳的校友兼同事,比起刘学佳的青春靓丽,她只算是个姿色普通的大龄女人。

  她深深地望了刘学佳一眼,祝贺道:“你在现场用手机拍摄的那些画面,主编很满意,经过这件事之后,估计你转正就没有什么阻碍了吧。”

  刘学佳勉强笑了笑。

  王凯巧说:“不过你还真大胆呢,那么危险的时候还是不忘记者的工作呢。我见到现场照片……据说是煤气泄漏导致的连环爆炸,太吓人了。有关部门肯定要追查责任,李主编的意思是让我们继续跟进采访,最好能找到什么关键性证据……”

  后面的话刘学佳已经听不进去了……

  她迷茫地望着天花板,脑子里依旧是那个身穿蓝色校服的身影,挥之不去。

  一个警察走进来,冲着刘学佳善意地笑了笑,道:“刘女士,你好,何队长在203房间等你过去。我们需要作一下简单的笔录,麻烦你了!”

  刘学佳缓缓呼出一口气,手扶着额头,晃晃悠悠地来到了203门口。

  推开门,办公桌前坐着一个梳理着利落短发的国字脸男人,看上去精明能干,举手投足间还有点军伍气息。

  “刘记者你好,关于惠丰美食城的爆炸案,我有几点问题想要找你确认一下。”

  何子龙,也就是何队长,他在第一时间找出了现场监控录像,起初只是为了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最好是能撇除人为关系,要不然又要拉高辖区犯罪率……所幸的是,没有发现类似于人为迹象。

  换句话说,在排除人为关系后,这件事与泉水派出所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随便过个场面,就算应付过去。

  但是何子龙实在是太好奇了。

  他抛出了他心中疑惑:“刘记者,你接受过……嗯……保镖培训,或者是类似的特种训练么?”

  “没有。”刘学佳老实回答。

  何子龙憋了半天,才说冒昧地问说:“那为什么,你一点事都没有呢?”

  是啊。

  所有人都疑惑,惠丰美食城里几乎所有人都受了不大不小的伤,而在爆炸中心附近的刘记者……除了被火熏得有些狼狈以外,就像是神灵附体一般,连衣服角都没破!

  “没有监控录像?”刘学佳突然问了句。

  何子龙耸耸肩说道:“监控死角。”

  不知道为什么,刘学佳感觉心里突然轻松了不少,她将前额的发丝拢到耳后,妩媚的女人气息让何队长有点挪不开眼睛。

  “运气好。”她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