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最长的一梦

天外重生者 +A -A

  看见打招呼那人的正脸。

  温谦亦终于有所动容,眼睛里写满了不可置信。

  就像是按照剧本演戏的男演员,突然发现剧本里多出来了一个谁都不认识的新角色。

  一个出乎所有人预料之外的角色。

  刘学佳也跟着转过身。

  她对眼前这个小男生的好奇无法抑制,虽然她感觉到了一丝危险。但是温谦亦身上那种神秘的气质吸引着她,她也想知道,能让温谦亦面露惊疑的人究竟会是怎样的家伙。

  17,16……

  倒计时依旧在温谦亦脑中滴答作响。

  “张瑶你快走!”

  他急忙大喊,脸色一变,眼神之中难掩对即将发生的恐惧。

  就像出现在他面前的不是一个浑身上下都洋溢着十七岁青春的少女,而是一只可怕的吃人怪物。

  声音几乎是从嗓子里蹦出来,声音不小,将惠丰美食城里的目光大半吸引过来。

  人们感到疑惑和好奇,这个面貌清秀的男学生到底在发什么疯。

  张瑶愣了一下,习惯性甜甜一笑,露出嘴角的迷人酒窝,问说:“温谦亦你这是怎么了?”

  说着,她坐到温谦亦斜对面的椅子上,顺便还有时间舔了一口手中的甜筒冰激凌。

  滑滑的奶油味道很容易让人感到幸福感。她小舌头在嘴边打了个圈,轻轻将蹭在嘴角上的奶油舔掉,偷偷瞧了瞧坐在温谦亦另外一侧的成熟女人,目光中带有一丝警惕。

  等到她的目光落在了刘学佳手上的录音笔,这才恍然大悟,猜出来了记者身份,眼中兴趣浓郁,性格外向的她打算和这位记者大姐姐攀谈几句。

  怎么会这样!

  快走啊!

  温谦亦见张瑶不理会自己的警告,心中大急,喉结一动,还没等到他继续说什么,脑海中正在做倒计时的声音突然停止在了“0”这个数字上。

  在惠丰美食城的某处摊位上,突然传来一声轰然巨响!

  火焰冲天而起,红光狰狞,顺着煤气管线迅速向美食城中所有的摊位蔓延,不到半秒钟的时间里,在高浓度天然气的帮助下,第二次、第三次……无数爆炸此起彼伏!

  最初爆炸的摊位上,厨师惊恐的表情停留在这一瞬间,甚至来不及发出惨叫,火焰将他的身体完全吞噬。

  几乎是同一时间,爆炸产生的冲击波与尖啸声浪接连而至。

  人类从感知事实到做出具体应对,至少需要0.1秒的缓冲时间。在此时间内,肉体上的行为大多出自于本能,而不受到大脑控制。

  而温谦亦大脑所感知的世界,却似乎中了某种魔法,万物都处于一种迟缓的状态中!

  刘学佳眼睛微微睁大,迷人的糖果粉朱唇还没来得及张开,咬肌才处于发力状态,似乎要咬出某种惊恐含义的声音字节。

  张瑶面露迷茫,似乎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她想转身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披肩长发完美的掩饰出万物的固有惯性,转头的同时,黑色长发在她的脸颊前飘出数条富有律动的波浪曲线。

  各种杂物以肉眼难以观察的速度向四面八方飞射而出,第一声惨叫,正是由不远处的一个中年食客发出,半截不锈钢勺子命中了他的肩膀,直接刨开了一道血粼粼的伤口。

  一枚三角形的陶瓷碎片率先向温谦亦这边方向飞来,射向他的后背!

  温谦亦没有回头观察,如同后脑多了只眼睛,左脚猛然发力,整个身体向旁边倾斜,以不到一毫米的偏差,恰好躲过了这枚陶瓷碎片。

  甚至连校服都没有被划破。

  他面露凝重,清楚接下来才是真正的考验。

  伸出右手,先将离自己最近的刘学佳身体扳倒在座位上,数块破铁片和碎石几乎是擦着刘学佳的头发从上面飞了过去。

  这时一枚更大更快速的不锈钢碎片袭来,角度不偏不批正好冲着温谦亦的胸口,他知道这个根本来不及躲避。

  紧咬住牙,右臂卷曲以手肘为接触点,经过最精密的计算,哪怕是有一丁点的误差都会出现最严重的后果,将手肘对准了不锈钢碎片的侧面,即便这样,依旧给他的皮肤上留下了一道深深擦痕。

  依靠瞬间接触的力量改变了碎片的飞行轨迹,同时身体猛然横转堪堪多来了这一致命伤害!

  这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出的动作,也不是影视作品中特种兵拥有的反应。

  如果有人在一侧旁观,就会看见在这过道的座位前,一个身穿校服的年轻人以各种各样的怪异姿势,像是猴子跳舞,又像是极限运动者的卖力表演。

  餐厅内,不知道多少无辜食客因为冲击波所带来的杂物身受重伤,而温谦亦这里几乎毫发无损。

  直到出现了一截射向张瑶的铁管。

  在温谦亦的眼睛里,这截铁管的飞行速度与其他杂物没有什么区别,甚至更慢上几分。他却做不出刚刚那种神奇的动作了。

  他下意识伸出手去拦,铁管撞击在手指关节上,顿时将骨头装成粉碎,手指头不知道扭曲成什么样子。

  来不及惨叫,更来不及躲闪,温谦亦猛然失去了身体平衡,向另一侧摔倒,然后……

  一根筷子直接插在了他的脑袋上,只露出了外面不到一厘米的短短一截。

  这种致命伤害足以让一个成年男性当场死亡。

  温谦亦当然没有脱离人类的基本属性。

  所有感觉戛然而止……

  周围的世界渐渐消失,沉浸在一片静谧的黑暗里。

  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声音很中性,如果打个比方,像是SIRI这种智能语音一类的合成音色。

  “第4931次,你又失败了。”

  如果能够看见自己现在的脸色,温谦亦知道那一定是学校墙壁般的惨白,混合着劫后余生、大难不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种种情绪的惨白。

  温谦亦性格很好,但现在想骂娘,想要用最肮脏下流的语言,混迹在社会最底层、最愤世嫉俗的喷子都编造不出来的词去问候这个声音的全家女性。

  但是他根本就不敢招惹这个声音的主人。

  或者说,是自己身体里的神秘来客,一个自称为高维生命代号SOM17的存在。

  温谦亦也忘了这位强闯进自己身体反客为主的家伙,当初是怎么进到身体里,又怎么做的自我介绍,不过有一点他清楚记得――SOM17从来都不开玩笑,所表现出来的能力也只能用外星生命去解释。

  明明是黑暗,温谦亦却依稀还能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存在感十分的、理所应当的清晰。因为,没有谁不会对贯穿自己大脑的东西熟视无睹,更何况是一支貌似被别人使用过的方便筷子。

  第4931次……的死亡。

  温谦亦感到神经紧绷,几乎达到了极限。

  惠丰美食城中的爆炸他已经经历了足足4931次,从刚开始在惶恐中的突然死亡,渐渐学会了尝试着去躲避。

  每一次致命的伤痛,都是下一次重生的积累。死亡的记忆绝对可以难以忘怀,温谦亦用生命的代价,和数不清的痛苦,才勉强记下了所有会杀死自己的危险。

  在第4930次重生的时候,他感觉自己似乎已经摸清楚了一条在爆炸中幸存的完美路径,不仅仅是自己,就连身旁的美女记者刘学佳都能安然无恙。

  相同的场景他已经经历了足足4930回,哪怕是餐盘上印刷的无聊文字,都已经如同照片般深深印刻在他的脑海里。

  张瑶意外的出现了。

  此前4930的轮回中根本就没有这个漂亮少女的任何踪影。她就是超出温谦亦预料中的变量,也是最后让温谦亦功亏一篑的罪魁回首。

  此时此刻,他一点点回忆起,张瑶究竟从哪里冒出来――她是自己的同班同学,今天早上一起结伴打算去市图书馆买些学习资料,半途中两个人有些疲惫,打算随便找个地方买些冷饮。

  然后就来到了惠丰美食城。

  只是张瑶的存在被SOM17暂时从温谦亦的记忆中抹去。按照代号SOM17的说法,这是从简单到困难的适应过程,多救一个人,就意味着更多的困难。

  多出来一个张瑶,不知道多出了多少种可能性。

  也就是说……我还得再死几千次?

  温谦亦愣住了。

  “我给你的命令,只是让你救下最近的人。换而言之,你刚刚若是什么都不做,其实已经达到了完成任务的标准。一切都可以结束了。”

  SOM17的声音不急不缓,似乎很享受这种过程。“不过,对于实验的结果我十分满意。”

  声音越来越小,四周的黑暗似乎也越来越深沉。

  温谦亦刚想说些什么,还没来得及出声,身体的感觉似乎渐渐恢复了知觉,就像是从睡梦中苏醒过来。

  “温谦亦,醒醒呀!我们到市图书馆站啦!”

  是张瑶的声音!怎么回事?

  眼前依旧是漆黑一片,温谦亦心中却涌现出无穷的惊喜。那个世界中的黑暗,与闭着眼睛的黑暗截然不同!这一点他还是能够分得清楚。

  他艰难地睁开眼睛,浑身上下就像是被无数个大汉蹂躏过一样,酸涩无比,就连抬起胳膊的力气都没有。

  “感谢您乘坐239路公交车,市图书馆车站到了……”

  望向四周,他发现自己正坐在公交车靠后面的座位上,另一旁,张瑶甜甜笑着,露出迷人好看的酒窝。

  温谦亦懵了。

  难道刚刚是在做梦吗?

  他掐了一下自己,疼的龇牙咧嘴。这动作让张瑶看见了,忍不住捂嘴笑了笑,摇头说:“你还真是睡糊涂了。对了,刚刚上车之前你跑去哪里了?我等了你快半个小时呢!”

  温谦亦面目表情还是有些呆滞,他望了望张瑶,望了望窗外,阳光明媚。

  司机还在坏脾气地催促着:“哎,后面那俩人下不下车啊!不下我关门了啊!”

  “我们下!”

  张瑶见温谦亦还是一副傻愣愣的模样,有点害怕司机粗暴的态度,犹豫了一下,脸上微红,一咬牙抓住了温谦亦的胳膊,硬生生地将他拖下了车。

  直到脚面接触到踏实的沥青地面,温谦亦才算从迷茫的状态里缓解出来。

  “活着真好……”

  “哈?”

  张瑶脸红得像苹果,还装作若无其事,硬生生地瞥了温谦亦一眼,然后急忙转过头,看向四处风景。

  “没什么。”温谦亦笑了笑,缓缓呼出一口气:“就是做了一个可怕的梦。”

  活了这么久,他第一次感觉原来自由地活着是如此珍贵。

  这时候张瑶的诺基亚E63突然响起来:“圈圈圆圆圈圈,天天年年天天的我,深深看你的脸……”

  她歉意地笑了一下,然后接起电话,打电话的人是她的闺蜜陈媛媛。

  陈媛媛大惊小怪地嚷嚷道:“哎,瑶瑶,你听说没?西城区刚刚有一家餐厅出事了,伤了不少人。你和温谦亦在外边没啥事吧?到哪里了?”

  “没事没事,我们坐239路刚到市图书馆。”对于这个闺蜜的性格,张瑶早就习以为常,随口问了句:“你说的餐厅在什么地方,怎么回事?”

  E63的听筒声音不小,足以让温谦亦听得清楚。

  “啊,据说是一家叫做惠丰的美食城,煤气爆炸,老惨了……”

  温谦亦的表情凝固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