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节:同居时代

美利坚农场主 +A -A

  “谢谢姐姐。”

  “你快别说话了。”赵丽阳拿出一条漂亮的白金心形项链,帮吉阳戴在脖子上,道:“娃娃音听得我骨子发酥。”

  赵吉阳甜甜的一笑,嘟嘴卖了个萌,在赵丽阳脸颊上亲了一口。

  叶牧笑呵呵的吃着油条,娃娃音杀伤力不是一般大的,不仅赵丽阳听得骨子发酥,叶牧听起来都有想要犯罪的冲动。

  早饭过后,叶牧帮着吉阳爸爸清洗碗筷,道:“叔,我等一下和吉阳回美国了,您有什么事情需要吩咐的吗?”

  “也没什么吩咐,女大不中留。对吉阳好点……”

  “哎。”叶牧点头。

  外面,赵吉阳已经收拾好行李,进来问道:“叶牧,订几点钟的机票。”

  “我租了一架飞机。”

  “暴发户,你怎么不买一架飞机。”

  吉阳爸爸抬头扫了叶牧一眼,他也知道了叶牧的大致情况,但是到具体的也不是非常清楚,道:“德不配位,必有灾殃。你懂?”

  “叔叔教诲的是……”从厨房出来,叶牧问道:“你爸说的什么意思?”

  赵吉阳指了指王泽生,道:“一个人的财富和社会地位如果与自身德行不匹配的话必然会酿造灾祸,害人害己。我爸是叫你提升修养,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嗯,我爸说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不愧是书香门第,好有道理的样子。”叶牧笑着道,电话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喂,OK,我马山回来。”

  “什么事情?”赵吉阳回房间把行李拖了出来,问道。

  “回去签一个单子。”电话是卡尔打来的,关于飞机的事情,要叶牧过去签字。

  赵吉阳点点头,把行李给了叶牧,转身进去厨房:“爸,我和叶牧去美国了啊。”

  “好,走吧。”老赵回头挥挥手,道。

  “姐,姐夫,我们走了。”

  赵丽阳从客厅里出来,看着叶牧手上的行李:“路上小心一点。”说着,她偷偷塞了一张银行卡给吉阳,道:“没有结婚前不能乱花男人的钱,你拿着,买几套好看的衣服。”

  “谢谢姐姐。”

  “路上注意安全,过些时日我们到美国看你。”

  撇开其它的不说,这两姐妹的感情也是无比深厚。紧紧抱在一起,场面是生离死别……

  ……

  蒙大拿州依旧不便的烈阳高照。

  碧蓝色天空一尘不染,看不到云,火辣辣的太阳直射的烘烤着大地……

  在大瀑布城下机,坐上直升机先去了一趟康德拉县,签了购机合同,再转回农场。

  下午三点过,正是最热的时间,房前屋后的树上,知了的声音吵到不行。

  院子里,三傻和小花正趴在游泳池,仰着身子漂浮水面,这幅画面好不惬意。

  赵吉阳笑着跑过去:“小花……”

  “吱~!”小花一声尖叫,被吉阳的娃娃音吓到了。面容惊悚,炸毛的差点沉到水里。

  “哈哈,你吓到它了。”叶牧笑着对小花招了招手。

  小花有两天没有看到叶牧了,从游泳池里爬起来,蹦起小腿直接跳到了他怀里,撒娇起来。

  “郁闷。”赵吉阳打开包包,拿了一颗小果冻出来,递给小花。三傻也刨着爪子,哗啦地游了过来。

  “上楼休息一下。”叶牧提起行李,回到楼上,打开自己的房间。

  赵吉阳脸蛋羞涩,红彤彤的,小手紧张的揉捏着衣角。

  “我,我还是住隔壁。”

  赵吉阳甜甜糯糯的声音让人想入非非,叶牧拉住了她手,不由分说吻了下去:“我们同居。”

  “我,我还没有准备好,紧,紧张……”赵吉阳心跳的厉害。

  叶牧反锁了房门,打开空调,抱着她压在床上,轻声温柔道:“就是休息,不做别的。”

  “嗯。”

  宁愿相信世界有鬼也不要相信男人的一张嘴。

  午后炽热的阳光透过窗帘缝隙照射进来,打在两人的身上,一丝丝暧昧在空气中升温。

  “你顶着我了。”赵吉阳气息沉重,嫩嫩的脸蛋红得发烫。

  “嗯。”叶牧拉上被子,一双手不老实起来。

  赵吉阳蜷缩着身子,捧住叶牧的脸蛋,望着他眼睛:“你会对我负责,照顾我一辈子?”

  “会的。”叶牧说道,吻了下去,极尽温柔……

  日暮西山,两人从被子里钻了出来。

  “我要看夕阳……”

  叶牧跳下床,拉开窗帘。夕阳西下,似乎要将自己的炽热绽放,没有云彩的天空尽头,通红的燃烧。

  空调开得很大,房间里有点冷,被窝温暖。

  叶牧再钻回被窝,抱住可爱的人儿,搂在怀里。

  “别乱动,疼……”赵吉阳声音颤抖。

  “嗯,安静的看日落。”叶牧轻轻擦掉吉阳眼角的些许泪痕。

  人这辈子为了什么,权利、财富……

  叶牧却知道自己最想要的已经就在怀里,要相伴终身、白头到老,好好珍惜。

  太阳慢慢的落山,天边红色慢慢消退,一切的一切,显得平和且安稳。

  房间里,两人四目相对,望着对方,眼眸中都透着难以言语的温柔。

  “叶牧,你会不会觉得我很不要脸。”赵吉阳把自己缩到了被窝里,问道。

  “你小脑壳胡思乱想什么?”叶牧把她紧紧搂在怀中,道:“我才是不要脸,老牛吃嫩草……”

  “你讨厌……”赵吉阳揪了叶牧一把,推开他:“我饿了,想吃牛排。”

  “好,我去做。”

  去到厨房,叶牧先是开了一瓶红酒,倒入醒酒器……

  煎好牛排,把红酒和牛排端到楼上,树上,然后打开音乐。

  回去房间,赵吉阳刚洗过澡,披着湿漉漉的头发站在窗户边上。叶牧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了她:“怎么不吹干一下头发?”

  “这样凉快。”

  “感冒了怎么办。”叶牧抱起她回到床上,拿吹风机吹干她的头发。

  晚餐在书房里吃的,红酒牛排,音响里播放着舒缓心情的轻音乐。

  酒饮微醺,花看半开。

  在叶牧眼中,吉阳就是世界上最美的花,没有什么比她更漂亮的了。

  心中亦是感到无比的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