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节:抱怨

美利坚农场主 +A -A

  飞机上。

  想到吉阳爸爸难堪的脸色,叶牧不禁嘿嘿发笑。

  女儿是爸爸前世的小情人。

  世界上第一个抱她的男人,世界上第一个看到她哭看到她笑的男人,也是世界上第一个叫她宝贝并且永远宝贝她的男人……

  如果将来自己生了女儿,看着她慢慢长大,领着男朋友回家,那心里会是何种滋味。

  叶牧想,将来自己有女儿的话,肯定是百般呵护,看她的男朋友肯定也是各种不爽。

  ……

  回到蒙大拿,叶牧打开了手机,给赵吉阳发了一条短信。国内是晚上,叶牧并没有马上收到回信,可是看到了先前的留言,都是叫叶牧到美国以后回个消息。

  农场里,大建设如火如荼。

  田野间,根据叶牧要求扩展了泥土路的宽度,达到十米宽度。两台陆地霸王,配置的专门的压路滚筒,路面结结实实,平平坦坦。

  柏油路的路线也平整了出来,全长43.75千米。主道路还有几条岔路。

  已经完工的柏油路长度有20千米,施工进度比预期快了不少。柏油路是按照农场自身需求稍高的标准建造,现在修建的27千米,平均造价112万美元。可谓是大手笔投入……

  叶牧回去了农场,将近期的账目支出拿了出来。

  新建工程全部由SOM建筑设计事务所,叶牧只需要负责账目。可是核对账目一项一项的也太多了,看到晚上,叶牧头晕脑胀,随手拿起电话给卡尔打了过去。

  “老卡,有个事情要拜托你。”叶牧道。

  “老大,我也有事情要拜托您。”卡尔一声抱怨。

  “你先说。”

  “北美地区唯一的金刀鱼代理商已经半年没有出货了。”

  “随时可以出货。我这边有太多需要审核的账目,帮我联系一家‘第三方审核机构’。”

  “OK,审核业务我们银行就有,明天派人过来,顺便取货。”

  挂断电话,叶牧进入空间,在小机器人阿诺的帮助下,轻轻松松捞起来几百公斤。然后到厨房将金刀鱼处理了,有三百六十二公斤,冰箱、大冰柜,塞得满满的。

  第二天快到中午,卡尔才带着银行的审计员来到农场。

  叶牧把需要审核的账目交给了他们,然后将过秤之后的金刀鱼和卡尔一起抬上冷藏车:“三百五十公斤,这是今年的分量。”

  “不能多买点,金刀鱼市场供不应求。”卡尔擦了擦头上的汗,金刀鱼太值钱了,卖这个东西比买毒.品还要赚钱,简直叫让疯狂。

  “原计划每年两百公斤,现在已经严重超产。物以稀为贵……”钱谁不喜欢,叶牧也想一次性出货几吨几十吨,可是物以稀为贵,饥饿营销才是王道,现在要做的还是继续炒作:“对了,新世纪金属冶炼公司怎么样了?”

  “世纪碳钢已经拿到进入市场许可证,预计年底产量两百万吨。”卡尔透露着兴奋,新世纪金属冶炼公司也有他的股份,百分之五,公司里第四大股东。

  “这么少。”之前五亿美元全资收购的那家钢铁厂,开足马力年产量能飙到七百万吨规模。现在才六月二十号,距离年底还有五个月又十天,产量两百万吨,真心不多。

  “产量不多但是我们卖得贵,是普通钢材的三倍价格,利润大得很。现在还是推广阶段,我父亲准备收购塞勒钢铁公司,进入船舶钢材领域……”

  “塞勒钢铁公司不就是你父亲的钢铁公司……”叶牧一下子方了,问道。

  “我父亲已经退出了董事会,正计划抛售手上的股票做空塞勒……”说道这里,卡尔尴尬一笑:“这是正常的商业竞争手段,为了我们共同的利益。”

  “好吧。真希望我们的友谊永远不变。”

  “会的。”

  盖尔比手上有塞勒钢铁百分之九的股份,不管怎么运作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送走卡尔,叶牧打开了实验室大门,摆弄起机器人。

  零纬科技背靠微软这颗大树,软件方面世界领先,硬件方便也还不错。根据阿诺的外形制造出来的家庭机器人伊娃系列产品,采用的内置骨骼结构,四肢灵活度达不到真人水平,可是僵硬的走路姿势看起来更萌。

  根据产品说明,叶牧在手机上安装了一款应用,就可以控制机器人的活动。

  距离叶牧家不远的经常在那钓鱼水塘子边上,汉克他们正在收拾机器。水塘子里的水已经见底,抽水机要转移到下一个水塘子,继续抽水。

  叶牧回国的十几天,这边就下了一场毛毛雨,天上没有水汽,空气干燥得很,人工降雨就下来十几分钟,有些地方的土地都没有打湿。

  持续的干旱、高温,美国继续着去年的厄尔尼诺现象。情况更加严重……

  美国西北部地区干旱,中部地区已经下了不知道少多次暴雨……

  蒙大拿州的情况还算稍好,加州农业集中地的中央山谷才是大旱,好几条常年流水的河道干枯。厄尔尼诺现象并非只出现在美国,是全球范围的问题。比如中国,15年干旱16年洪涝,今年又是干旱……

  三条溪河沿途挖掘出不少水塘子,还没有到七月份,里面的水几乎要抽干了。好在是大麦,在谷类作物中生长周期算是短的,而且比较抗旱。田里的大麦长势不算喜人,但是因为升级了农耕设备,播种的时候比较到位,现在这个模样还是可以接受……

  只要撑过七月中旬,大麦扎实了根茎,就算干旱也不会出现大面积枯萎现象,最多减产。

  灌溉这方面汉克做的很好,也是费了心的。

  实验室里,叶牧在手机上安装好了应用软件,控制着十个机器人跟在后面,来到河边。

  “嗨,汉克。”

  叶牧走到河边,打招呼道。随后,叶牧身后的十个机器人同时举起手,喊道:“嗨,汉克……嗨,汉克……”

  汉克整理了一下头上的帽子,看着叶牧身后的机器人:“您可真是悠闲。”

  叶牧嘿嘿的笑了两声,他带着十个机器人出来绝不是为了炫耀,而是有着强烈的目的性。要让农场里的人认为自己是一个技术宅……

  生活区建成以后会有超市,餐厅……特别是计划中的方舟工程,叶牧需要劳动力,但其中会涉及到自己的一些秘密。

  他要慢慢的将机器人融入农场,温水煮青蛙的那一套,等到猛然醒悟,却是觉得自然而然。

  “你估计,今年的粮食可能会减产吗?”叶牧看了一眼顶着太阳下工作的员工,一个个皮肤晒得麦色,脸上,胳膊上还有晒伤的痕迹。

  “现在还不敢肯定。即便减产,比去年来也不会少太多。大型机械高精化耕作模式,对土地的利用比起往年提高了不止一个档次。”汉克说道走到了阴凉的地方。

  “这段时间辛苦了。”叶牧坐了过去,递了支中华给他。

  “大家的抱怨很大。”汉克点燃香烟,苦笑着说:“我们都是闲散惯了……”

  叶牧眉头一皱,不等汉克说完,打断道:“抱怨辛苦?”叶牧给出的工资,普通员工年收入也超过四万美元,而且是报税后的收入,在美国属于中等偏上收入人群,在蒙大拿州更是非常不错的待遇了。就拿张东升牧场的工人来说,月薪两千五不到,工作量更大。

  叶牧这里,农作生产部到了冬天基本不用干活,三四个月时间,工资还是照常的发放。因此听到有人抱怨他觉得意外,也有一点不爽。

  “我不是这个意思。大家很珍惜现在的工作,也不是抱怨辛苦。我说的抱怨是指压力……以前,我们在农场里只需要完成一些边角料的工作,主要工作都是农耕公司完成。现在包揽了所有事情,压力很大。二十几个人要完成九万英亩麦田的工作,一个人要负责四千英亩。如果是利于作物生长的年份还好,像是现在厄尔尼诺现象干旱的年份……”汉克连忙解释道:“我们很珍惜这份工作,每个人工作都很努力。抱怨今年的干旱让我们手足无措……”

  “抱歉,我误会了。”叶牧掐灭了烟头,道:“接下来的半个月更为关键,关系着一年粮食的产量。今年的气候确实不怎么好,大家的辛苦我也看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