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节:弟弟叶恒

美利坚农场主 +A -A

  车子停在外面,一辆法拉利FF,双门四座的GT跑车。

  “知道你回来,特意开了一辆四座车子。姐夫对你好吧。”王泽生自鸣得意,打开车门,说道。

  “好。”赵吉阳点头,和叶牧坐到了后面。

  王泽生和赵丽阳的婚礼在小汤山的欢颜温泉山庄,路上王泽生说了,婚礼期间他把欢颜山庄包了下来,三天。炫耀是每个人的天性,可是一个劲的表现就太让人反感了。

  叶牧只是笑笑,不说话,静静的看着他装逼。

  “欢颜山庄就是何欢颜她家开的,度假村山庄。”赵吉阳把脑袋靠在叶牧肩膀,拿出电话给何欢颜打了过去:“欢颜,到家了吗?我们马上去你家里。”

  “唔,在吃饭。”何欢颜嘴巴里包着东西,口词不清。

  BJ的道路交通状况实在不怎么样,离开小胡同,开车不如骑车。王泽生拿出雪茄,点燃,抽了两口才想起叶牧:“抽一根雪茄提神。”

  “雪茄太高档的东西抽不习惯……”叶牧摆了摆手,敲了敲车窗:“开一下车窗,闻着气味闷人。”

  王泽生打开窗户,道:“雪茄比香烟带劲,也健康一些。叶兄弟不是京城人吧?”

  “嗯,不是。”

  “京城的路那个难受啊,开个法拉利不如奇瑞QQ……”

  叶牧揉了揉眉心,赵吉阳看向他,比划了一个禁音的动作。

  两小时路程,王泽生一直唠叨着过来的。要不是顾忌赵吉阳姐姐在这,叶牧就拉着吉阳下车了。

  到达欢颜山庄,何欢颜和陈佳在那里等着了:“叶大土豪,过关了吗?”

  “过关了。”叶牧笑了笑,牵起赵吉阳的手,十指紧握。

  陈佳拿出烟:“叶哥,抽根烟。”

  叶牧笑着接了过来,问道:“你怎么样,过关了没有?”

  “过关了。说起来真巧,欢颜山庄是我父亲的地产公司承包修建,我们家的第一桶金。”陈佳说起了他家和欢颜山庄的故事。世界很大也很小,有时你不得不感叹命运的奇妙。

  进去山庄,一小片树林,过去后是草地,游泳池。十几个青年男女正在泳池里打闹……

  他们是王泽生的朋友,看得叶牧连连摇头。

  “吉阳妹妹,好久不见你越来越漂亮了。”一条花裤衩,光着身子一身排骨的男子从泳池里爬起来,走了过来。

  “他是谁?”叶牧皱眉问道。

  “王泽生的朋友,只见过一次。”赵吉阳小声回答。

  王泽生对着来人招招手,低声给两人说道:“林少,林远集团少东家。我都得罪不起的人。”

  这尼玛是活见鬼了。叶牧感到非常的无语,再次打量了吉阳的姐姐赵丽阳,是个漂亮人儿,瓜子脸冷艳,形象气质俱佳,但怎么就找了个王泽生这样的人?

  对不了解的人本不应该说三道四,叶牧的想法和感觉也只留在心里。他并不喜欢王泽生,也不喜欢王泽生的这个花裤衩朋友。

  不过话说回来,王泽生的某些方面和以前的张东升很相似……

  可能吧,人无完人,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王泽生说话的口气,始终强调着自己多么多么牛逼。现在走过来的花裤衩,林少……王泽生主动承认惹不起的人,叶牧本以为有多牛逼,哪晓得看到陈佳连忙叫了一声‘佳哥’。

  叶牧感到了淡淡的忧伤,是自己孤陋寡闻还是现在的年轻人太会玩了,特别是改革开放‘先富带动后富’先富裕起来的那一批人的后代。

  陈佳一脸尴尬,讪讪笑道:“富二代的圈子很小,首都这个地,认识的人多。林远和我算是发小,初中就认识了。”

  叶牧点了下头,都懒得认识。不是他傲,只是觉得没有必要,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喜欢交朋友的人。

  林远尴尬了,伸出的手悬在半空,陈佳连忙解围,道:“你称呼叶哥就好。”

  “叶哥好。”

  叶牧勉强伸出手,和他握了一握。

  林远弄不清楚叶牧是怎么回事,就看了看陈佳,对叶牧发出邀请:“叶哥,过去玩。”

  “你们玩,我们来是有正事的。”一瞬间,叶牧有喧宾夺主的感觉,王泽生却是被晾在了一边。

  去看了一眼布置的婚礼会场,会场布置的差不多了,婚庆司仪找到新郎新娘排练婚礼的过程……

  叶牧对这类东西无趣,但是只能无奈的陪着。太累,昨晚又没有睡好,没有多久,叶牧一个劲的打哈欠,最后干脆到沙发上躺了下来。

  “吉阳,你男朋友做什么的?”叶牧睡着了,赵吉阳的姐姐拉着她,问道。

  “农场主。”

  赵吉阳还未出社会,还没来得及学会市侩。说起来,赵吉阳回国前特意交代叶牧收敛暴发户气质,就因为老赵不喜欢王泽生这个富二代女婿,但是赵丽阳死心塌地还有了孩子,老赵也是没有办法。

  等他们把婚礼的流程彩排一边,叶牧差不多睡醒了,又跟着赵吉阳姐妹到处乱转……

  真累!

  就一直熬着,熬到赵丽阳奢华的婚礼结束。叶牧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但还有一趟婚礼等着,叶牧只希望叶小沫的婚礼不要像赵丽阳这里的一样,铺张。

  告别未来老丈人未来丈母娘,叶牧带着吉阳登上飞往蓉城的航班。

  “结婚真是麻烦。”飞机上,赵吉阳也带着一脸的疲惫。

  “我们结婚的时候简单点。”叶牧说。但是等到他自己结婚的时候才知道,结婚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嗯。”赵吉阳点头,靠着叶牧的肩膀,不一会就睡着了。

  回去家里,爸妈看到叶牧带着的赵吉阳,眼睛都直了,喜欢的不得了。

  赵吉阳第一次见叶牧父母表现的很是腼腆,把在BJ买的礼物拿了出来:“叔叔阿姨,给你们的礼物。”

  一边欢声笑语。另外一边,叶牧逗着婴儿床里的小兔崽子,一弄他就哭……

  “妈,小崽子叫什么名字?”叶牧忽然问出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问题。

  “叶恒。”叶妈妈没有好气的道,回过头看向赵吉阳又是阳光灿烂:“叶牧他这个人性情冷淡,但人是外冷内热……”

  赵吉阳不住点头,憋着笑。

  吃过晚饭,叶牧牵起赵吉阳的手,到外面散步了。

  “你怎么连弟弟的名字都不知道?”

  “当时取了好几个名字,叶墨、叶青山、叶志恒……一直争论,等我到了美国还没有确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