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节:拜见岳父岳母

美利坚农场主 +A -A

  喝点酒,看会电视,睡觉……

  醒的时候已经进入中国领空。

  时差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傍晚出发,到达首都国际机场也是傍晚,六点过。

  十三个小时的航程,时间似乎静止。下了飞机,收拾好行李,从VIP通道快速离开。

  “阳阳,你们直接回家还是?”机场外面,何欢颜挽着赵吉阳的胳膊,问道。

  赵吉阳望着叶牧,特意打量一眼他手上的小行李箱,里面就一套休闲西装一套背心短裤和两双鞋子:“我们去一趟百货商场,叶牧他两手空空,要去买点东西回去。”

  “那一起,我也没有给家里准备礼物。”

  叫了出租车来到王府井商业街,匆匆来到百货商场,找到茶叶专柜。叶牧买一盒包装精美的木盒子竹叶青,再挑选了一套青瓷茶具。

  赵吉阳也给她的妈妈买好了化妆品。

  时间不早了,商场里的人流稀少。等到何欢颜他们出来就一起走进对面的酒店……

  陈佳刷的卡,开了两间房。叶牧本来想说自己一个人住的,可是看到陈佳何欢颜两个手挽手,亲密无间,顿时了然。

  他们两个同居了?

  这一发现叫叶牧心跳加速……

  来到酒店顶层,何欢颜松开了赵吉阳的手:“晚安,明早不用叫醒我们了,想睡个懒觉。”

  何欢颜和陈佳回去了房间,留着一脸呆萌状的赵吉阳……

  叶牧手拿房卡,脸上荡漾起笑容。

  “她,她,她们同居了。”赵吉阳还以为和何欢颜住一个房间,现在留下她和叶牧顿时感到不知所措。

  “情侣同居不是很正常的事情。”

  回到房间,叶牧打量了一眼,就只有一张床,暗想着晚上是不是有更进一步的可能。赵吉阳脸蛋红的发烫,道:“我晚上睡沙发……”

  叶牧反锁上门,从后面抱住了吉阳,脸贴着她的发线,道:“一起睡。”

  “不,不行。”

  “小色女,我说的是睡觉,只是睡觉。”

  夜已深,被窝里的叶牧欲火焚身,小兄弟变成了大兄弟。赵吉阳卷曲着身子,怀抱着双手,一副楚楚可怜地望着叶牧:“我大姨妈来了。”

  叶牧哭丧着脸:“我也没有乱来啊。”

  “嗯,不许乱来,明天得回去见我爸妈。”赵吉阳说道没心没肺地躺在叶牧胸膛,安心的睡了过去。

  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叶牧睁开眼睛,看着怀中安静的宛如精灵般的人儿,欲望也渐渐消退。

  天空泛起了鱼肚白,叶牧才稍有睡意。

  醒来,天已经大亮,赵吉阳趴在床上,双手撑着下巴,正注视着自己。

  “好看吗?”叶牧睁开眼,问道。

  “好看。”赵吉阳痴痴地一笑,说:“天亮了。”

  “嗯,晓得。”

  “天亮了。”赵吉阳加重语气。

  叶牧掀开被子,一把抱住她,翻身压了上去:“我知道。”

  赵吉阳嫩出水的脸蛋羞红:“你快起床了,赶回家吃午饭。”

  “想抱你一会。”叶牧道。

  “我要生气了啊。”赵吉阳鼓着脸腮,瞪着眼睛,忽然嘟着嘴亲了叶牧一口:“你顶着我了。”

  “那就顶着。”

  楼下车水马龙,人声嘈杂,房间里安静的针落有声。昨天晚上,叶牧是一动也不敢动,生怕把持不住吃了她。这种感觉,仿佛回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紧张、心跳、期待却又自持。

  赵吉阳拿耍起小孩性子的叶牧毫无办法,从床上爬起来,拿了件衣服:“我去洗澡。”

  酒店浴室是半透明的磨砂玻璃,宽衣解带朦朦胧胧更是诱惑。叶牧只看了一眼,口干舌燥,像是要喷出火一样,拿起冰箱里的矿泉水,咕咕噜噜喝掉大半瓶。

  赵吉阳洗完澡处理啊,叶牧都不敢看她一眼,连忙跑进浴室冲了十几分钟冷水澡,这才浇灭心中欲火。

  离开酒店,赵吉阳一直在憨笑:“晓不晓得什么叫禽兽不如?”

  叶牧无语的翻着白眼,苍天啊大地,早晓得听到这番话,昨晚就禽兽:“我害怕你今天起不来床。”

  赵吉阳亲吻了一下叶牧的脸颊,红着脸:“知道你憋得辛苦,等回美国……”

  临到中午,叶牧和赵吉阳来到一个有些年头的老胡同。

  “等下看到街坊邻居要礼貌点,有怎么称呼你跟着喊。”

  “嗯,好。”

  叶牧刚点头,赵吉阳已经招呼起迎面走来的老太太:“张奶奶好。”

  “阳阳啊,好久没有看见了……他是?”

  “我男朋友。”

  赵吉阳揪了叶牧一下,叶牧顿时反应过来:“张奶奶好,我叫叶牧。”

  张奶奶打量起叶牧来:“长得好看。阳阳好眼光……”

  叶牧笑了起来:“谢谢张奶奶。”

  张奶奶离开以后又一个中年妇女走来:“吉阳啊,听说你到美国留学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赵吉阳小声的对叶牧说:“我三嫂……”

  “嫂嫂,我男朋友,叶牧。”

  “吉阳的男朋友……”中年妇女身材发福,夏季炎炎,叶牧瞧见了她满脸挂着的油脂,身上也带着一股子怪异的酸味。

  “三嫂好。”叶牧受不了她身上的气味,不露神色的后退了一步。

  赵吉阳也是尴尬地应付着聊了两句,道:“三嫂,我爸妈等我们,先回去了。”

  老胡同不长,赵吉阳认识的人不少,一路打着招呼,最后来到一家老四合院门口:“我家。”然后领着叶牧推开门。

  标准的四合院,走进去就闻到了厨房里飘出来的饭菜香气。

  “爸、妈……姐姐。”赵吉阳喊道,拉起叶牧的手,走了过去。

  赵吉阳的妈妈和姐姐从客厅出来,她的爸爸在厨房里忙碌,只回应了一声。

  “阳阳,想死妈妈了。”赵吉阳妈妈过来抱住了她,一双眼睛在叶牧身上扫视。

  叶牧点头哈腰,奴才样子,道:“阿姨好。”

  “妈,我男朋友,叶牧。”赵吉阳挽住妈妈的手,一脸小骄傲,介绍道。

  吉阳妈妈脸上亲切的笑容:“到屋里坐,马上开饭了。”

  进去客厅,赵吉阳把买来的礼物拿了出来:“都是叶牧买的,您的化妆品。”

  吉阳妈妈把化妆品拿了出来,这是她常年使用的化妆品,高兴的收了起来。然后拿出了茶叶、青瓷茶具……

  “这是给老爸的……”

  “老爸老妈都有礼物,我的喃?”赵吉阳的姐姐望了过来,笑着伸出手。

  回来只想着给赵吉阳爸妈准备礼物,吉阳姐姐这个准新娘的礼物却是忘记了。叶牧一时尴尬……

  赵吉阳拆开了茶具包装,拿出一个小茶杯,道:“送你一个茶杯,祝你婚姻美满和姐夫恩恩爱爱一辈子。再早点给茶杯舔个把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