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节:午后时光

美利坚农场主 +A -A

  跑到石峡谷里转了一圈出来,几个SOM建筑设计事务所年轻的设计师拦住了路。

  “什么事情?”叶牧下车询问。

  “我们按照您的要求设计了一些具有科幻感和未来感的住房,请您看看。”康尼罗连忙打开公文包,拿出厚厚一叠图稿。

  叶牧接了过来,道:“我拿回去看看。”

  “您如果选中我们的设计,我们希望可以独立承包生活区域的房屋建造工程。”

  “你们……”叶牧把图稿卷成筒状,在手上拍了两下,这几个设计师是想要跳槽自立门户:“我考虑一下。”

  回到家中,叶牧和赵吉阳一起看起了几个设计师的图稿。

  彩色图稿,每一张设计看上去都是用心了的,都还不错。

  白色的主体建筑,圆顶房屋,上面有花台,给人整洁的感觉,有一定的未来感。但是单一的冷色调不可避免的产生了距离感,让人难以亲近,显得冰冷。

  不规则四边形建筑,也是单一的色调,搭配简洁的花园、泳池……

  “看这张,它是不是哥特式建筑。它的窗户、阳台……建成以后看上去应该不错。”哥特式单体建筑,配上金属质感的墙壁,加了大型窗户、阳台……

  “很好看的设计,可是没有二十万很难完成。”叶牧摇了摇头。二十万美元可不是一笔小钱,对于农场的工人,几乎没有谁愿意拿出二十万修建房子。

  十几个设计,叶牧最看重的只有那张不规则四边形建筑,建筑结构简单,施工难度小,也就意味着建造成本低。

  看过之后,这些图稿就被叶牧随手丢到一边:“都是些没用的设计,我做饭去。”

  “我做饭,你在旁边指导。”

  赵吉阳有一双特别漂亮的手,手指长而且柔软,拉小提琴很棒,用来握刀就显得笨拙了。

  午餐过后,赵吉阳回到楼上房间,练习起小提琴。

  叶牧洗了碗,收拾好客厅回到楼上,听到了柔和的小提琴旋律,便亲手亲脚地推开房门,走了过去。

  赵吉阳坐在落地窗户边上,面对着窗外麦田,小提琴在她手上变成了诉说故事的道具。

  叶牧侧身躺在床上,望着她长发披肩的背影。琴声中,叶牧似乎看到了春光明媚、鸟语花香,跳跃的音符轻盈、灵巧,像小兔子在草地上闪躲、嬉戏。

  赵吉阳翻了一页乐谱,旋律变得缓慢起来,断断续续的音调。

  叶牧对纯音乐是无爱的,安静的旋律正好成为催眠曲,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睡梦中,他似乎看到了情人送别、依依不舍……喜剧变成悲剧,小提琴的旋律变得哀伤,也牵动了叶牧的梦境。

  叶牧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阳光透过落地窗户照射进来,有些亮眼。

  刚才是做梦,梦到了梁山伯和祝英台?

  “醒了。”赵吉阳趴在床边上,正看着叶牧:“你睡的和猪一样。”

  叶牧伸展了懒腰:“你刚才拉的是《梁祝》。”

  “嗯,我拉到一半……演奏,是演奏……真是讨厌,演奏到一半就被的呼噜声打断。”

  叶牧正要发笑,赵吉阳鼓着腮帮子,一把揪住了他的嘴巴。叶牧顺势抱住她,搂在怀里。

  “啊,你干嘛。”

  叶牧嘿嘿笑着双手紧抱,两人脸贴着脸,双眸凝视……

  良久,叶牧吻了下去,唇触着唇,两人都停止了呼吸,仿佛时间静止,天地世界失去色彩有的只是眼前一抹温存。

  过去了好久,赵吉阳喘着大气使劲推开叶牧,粉扑扑的脸蛋红到了耳根子:“你亲我……”

  话没有说话,叶牧再次吻了下去,她睁着漂亮的大眼睛眨呀眨呀,两只手爪乱舞,失去了方向,也不知道推开叶牧,只能屏住呼吸被动接受着叶牧的索吻。

  叶牧伸出了舌头,赵吉阳眼睛越瞪越大,心脏跳动如此强烈,有了缺氧的感觉。叶牧一只手也开始不安分了,游走起来,从后背慢慢探索到达胸脯,隔着衣服摸到了柔软的……

  赵吉阳睁开凌乱起来,瞬间清醒,受惊吓地推开叶牧,缩到一角,双手紧紧抱住棉絮被褥,脑海里空荡荡苍白一片。

  叶牧怔住了,头皮顿时炸麻,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手呢。

  赵吉阳紧紧抱着棉被,悠悠的抬起头,一双乌黑的眼睛,长长的眼睫毛轻轻跳动,望着叶牧:“说,你是不是老司机。”

  “啥……”叶牧愣住了。

  “老司机!”

  “什么老司机,听不明白。”

  “伸舌头,你还伸舌头……你的手……不是老司机是什么。”赵吉阳一只手紧紧抱住棉被一只手擦着嘴唇,语不成句,断断续续。

  叶牧被她打败了,刚才紧张的情绪随之烟消云散:“真是听不明白。”

  赵吉阳使劲的擦着嘴巴,忽然瞟见了叶牧的裤裆:“你,你,你……你的……流氓。”

  叶牧赶紧捂住不听话的小兄弟:“本能反应……要是没有反应我就不正常了。”

  “你,你快出去。”

  叶牧当然不肯乖乖听话了,两人关系在刚才可以说是有了实质的进展。叶牧拉过被子盖在身上,将美丽的人儿搂在胸膛。

  赵吉阳蜷缩着身子,双手抱在怀中:“不许亲我,不许乱摸,不许想入非非……”

  “表说话,休息。”

  “哼。”

  就这么拥抱着,叶牧已经感到无比满足了,强烈的梦幻感,让人觉得无比的不真实。

  “喂。”赵吉阳伸出小指头摁了摁叶牧的下嘴唇:“来,吻我。”

  叶牧依言亲了下去,赵吉阳调皮地张开嘴巴:“老司机,再来我就咬你。嗷~汪汪……”

  叶牧按住她的脑袋,还是吻了下去:“小白痴。”

  赵吉阳生气的背过身子。

  午后的时光不知不觉中过去,赵吉阳终于转过身来:“躺累了,我们出去走走。”

  “哪也不想去。”

  “你一个大地主怎么闲得无聊,就不关心一下农场的事情?”

  “有什么好关心,农场的各项事情都有专门的负责人。再说了,现在是农闲……”

  叶牧还是被赵吉阳拉了起来,出去关心一下田里的大麦。

  大农场,没有完整的灌溉系统就得靠天吃饭,天要干旱,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总不可能凭空降下一场大雨滋润麦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