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节:毒药

美利坚农场主 +A -A

  “去匹兹堡干嘛?”赵吉阳抬头问道。

  叶牧拉着赵吉阳的小手:“去签一张合同。起床了,现在出发。早点办完事情给你庆生。”

  联系了公务机公司,先是飞到HSD特区,去了一趟普衡律师事务所,聘请一支九人数的律师代表团,再到匹兹堡展开合约洽谈。

  叶牧和盖尔比已经达成了大致的口头协议,剩下就是各自需要履行的责任、义务、分工……仅仅书写合同就花费了五天时间,拟定的初始合同有十几页……

  同时,盖尔比出资二十亿美元注册了一家名为‘新世纪’的金属冶炼公司,并在短短几天里全资收购了一家市值达到五亿美元的钢铁厂。叶牧也拿出了保密的合金配方和锻造工艺,在美国最大的两家律师事务所共同见证下进入保密环境,实验性的冶炼第一批合金。碳钢的主要成分有碳、硅、锰、磷、硫……还有少量的钛。需要非常精确的配比以及恰到好处的锻造……

  签订这份合同比叶牧想象的费时费力。

  第一批合金达到样品标准,产品成本也有和之前签署的协议一致。之后就是股权协议与合同,以命名为‘世纪碳钢’的合金金属配方和冶炼工艺入股新世纪公司,获得百分之四十七的公司股份。

  盖尔比研究过世纪碳钢配方和锻造工艺,决定申请一部分专利,保留最核心部分。申请专利有特殊渠道,盖尔比和政府部门也有很多合作,预计三个月左右就能把世纪碳钢推向市场。同时还说了公司的上市计划……

  签署合同的过程非常顺利,叶牧却是因为进入保密环境不可避免的错过了赵吉阳的生日。

  带着律师回到希尔顿酒店,赵吉阳正在房间里无聊的看着电视,叶牧拿出了两份英文书写的新世纪金属冶炼公司股权分配书。之前获得百分之四十七的公司股份,归属叶牧名下的只有百分之四十二,还有百分之五空白的没有填写名字。

  “干什么?”赵吉阳看到叶牧拿出的两份文件,不由疑惑,问道。

  叶牧抱住赵吉阳的脸蛋,在她额头上亲吻了一下:“你生日当天我有事情走不开,还把你一个人丢在酒店……这是补给你的生日礼物。”

  “什么礼物。”

  “你先签字我再告诉你。”叶牧捂着合同不让她看到内容。

  “神神秘秘。不要……”赵吉阳想来叶牧是送给自己车子或者其它什么贵重的东西,不肯在上面签字。

  叶牧揪住她的脸蛋,心里很是愧疚,道:“一个小礼物,我没有花一分钱。”

  “那为什么要签字。”

  “乖。”

  哄了好一会,赵吉阳才拿起笔……

  “这里填写你在美国的社保卡……国内的身份证件……”等她一一填写好以后,叶牧拿起股权证书,连同赵吉阳在美国的社保卡和中国的身份证件一起拿过来:“你在酒店等我回来。”叶牧说道将股权证书和赵吉阳的身份材料装进包里,飞快的跑了出去。股权证书还要回公司登记,到法务部公证等等程序。

  忙完这些已经是傍晚了。

  赵吉阳在酒店里担惊受怕,免不了胡思乱想,毕竟稀里糊涂签署了一大堆不知道是什么的文件,还被拿走身份证和社保卡。

  “他不会把我卖了吧。”

  “怎么还不回来?”

  天色已暗,叶牧终于办妥了所有事情,回到酒店。

  “吉阳……”

  听到叶牧的喊声,趴在床上玩手机的赵吉阳光着小脚丫就跑了过来,打开房门:“你哪里去了?”

  “给你准备礼物。”叶牧还给她社保卡和身份证,同时还有一份密封的文件夹,道:“好好保管起来。”

  “什么东西,是我签署的文件?”赵吉阳拿在手上掂量了两下,问道。

  叶牧笑了笑:“傻妞,是结婚证书。”

  赵吉阳做了个鬼脸:“结婚必须有两个人当事人到公证处办理……”

  “现在不要拆开,这是我提前给你的聘礼。”叶牧搂住赵吉阳的肩膀,躺到了床上。

  赵吉阳侧身捂住胸口,抿嘴问道:“如果分手了呢?你不要我了或者我不喜欢你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一定很贵吧,你拿回去。”

  “傻瓜,我怎么可能不要你。毕竟……”叶牧露出痴汉的笑容:“男人是看脸的下半身动物。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流氓、肉麻!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赵吉阳打了一个寒颤,使劲搓了搓手背。

  叶牧丝毫不尴尬,拍了拍赵吉阳的刘海,新世纪金属冶炼公司百分之五的股份虽然不少,但叶牧也没有付出真金白银。如果有一天两人真的分手了,不管谁对谁错、谁不爱谁……叶牧都希望她能过得好。这是一个仙子一样的女孩,世界上最纯洁的花朵。

  她的美不仅是外表,还有心底透出净洁。

  不可否认,叶牧是一个外貌党,可是短暂相处下来叶牧更是被她身上宛如仙女的气质深深吸引。

  “快收起来,我们出去逛街。”叶牧把密封的股权证书拍了回去。

  “说了不要。”

  “不收起来我打你屁股了。”

  “打我屁股也不要……”

  “我真的打了。”

  “真的打也不要。”

  叶牧真的打了下去,柔柔的很有弹性,然后就无耻的硬了起来。

  ‘啪啪’两声,赵吉阳惊呆了,没想到叶牧真能下得了手,眼眶顿时泛红,差点哭出来。

  叶牧心脏狠狠地抽搐了几下,就像少男时期第一次触碰到女性身体,面红耳赤、口干舌燥、不知所措,夺门逃窜:“那,那个……文件好好保管起来……我回房间洗个澡,然后出去逛街。”

  赵吉阳抿着嘴,一脸委屈,却在叶牧跑出去以后变成了娇羞,一只手捂住羞红发烫的脸蛋,另一只手揉了揉被打疼的屁股,心底泛起阵阵涟漪,拨动着异样的小情绪。

  回到自己的房间,叶牧用手不断拍打嘴巴,发出‘啊啊啊啊’的怪声。

  进入浴室,冰凉的水淋在身上,叶牧使劲呼吸着,好让躁动的欲念快速平息下来。

  “简直是毒药……”